2011年12月22日星期四

《福布斯》章家敦:中國經濟的頭號問題

核心提示:由於18大的權力交接,也由於各種經濟政策都有自己的局限和反作用,和2008年不同,這一次,中國中央政府的經濟管家們對於是否應該刺激疲軟的經濟遲疑不定。

原文:The No. 1 Problem of the Chinese Economy 
作者:章家敦 (Gordon Chang)
發表:2011年12月18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610x.jpg
【原文配圖】

中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周三結束了。這個使北京所有與經濟工作有關的決策者聚首一堂的會議是明年第18屆中共黨代表大會舉行前的最後一個主要經濟政策會議,觀察者們都在找證據證明中央政府要對當前抑制增長的努力作出重大調整。

我們得知,未來一年中國的目標將是"穩中求進。"依照大會聲明,"穩定是指保持基本穩定的宏觀經濟政策、經濟較快增長、消費價格和社會穩定。"

那聲明相較去年,更傾向增長,但大多數觀察家忽略了北京的平淡言辭。澳新銀行駐上海的周浩(音)告訴路透社記者,"我們不應該過份解讀政府說什麼,而是應該更關注它會做什麼。"

事實上,北京一直在做的是採取措施刺激經濟。中國人民銀行,即中國央行,在十一月將20家合作銀行的存款准備金率調低了0.5個百份點。在這次有限度的動作之 後,這個月,大、小型銀行的准備金率一律按比例減少0.5個百份點。11月份銀行貸款額高於預期,不算出人意料,而是證實了寬松貨幣政策已經生效。

然而,變化只是微小的。昨天,發言經常被引述的中國國家經濟研究研究所主任樊綱把目前的放緩稱為"健康的修正"。這個有時會表現得像是國務院非官方發言人的樊綱還提醒我們,不要期望會出現任何大型的經濟刺激計划。他表示,北京的決策者對他們的大方向感到滿意。就如新加坡安泰銀行的Tim  Condon所言,決策者"在堅持到底。"

那麼,應該改變方向嗎?今年早些時候,中國經濟確實是速度過快了。但現在卻是低個位數增長,甚至是在收縮。這些天來,出口、消費、工業訂單、樓價等通通都沒有向正確的方向發展。而因為世界各地的經濟疲憋,這些問題將不可避免地變得更糟。

上一次全球經濟重挫時,中國領導人果斷而迅速地採取行動。2008年7月,中央政治局通過了旨在促進出口的措施,並於當年11月在國務院宣布其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划。而這一次,中國領導人看來卻猶疑了。

中國領導人相對無為的可能原因有三種。首先,他們或許低估了情況的嚴重性。但這不大可能。可以指責中國領導人的事情許許多多,但不包括疏忽大意這一項—至少在涉及到中國經濟的時候如此。

其次,他們可能會明白到,盡管下滑速度加快,他們可以做的卻不多。上一次經濟低迷時,他們的回應是把該國的貨幣供應量增加至超出合理水平,從而使貨幣政策失效:而且實行的財政刺激政策太多,拖累銀行和低層政府。他們盡可以實行新一輪激勵措施,但這只會使目前以通貨膨脹和房地產泡沫為主的問題變得更糟,最遲在兩年內就能體現出來。正如樊綱暗示,也許他們已經認定現在是時候吃葯了。

第三,中國領導人也許因為明年秋天正式開始、而且過程可能持續兩年的十年一度國家政治交接而不能採取有效行動。與2008年不同的是,那時候共產黨和中央政府出手迅速,而目前在北京高層的癱瘓意味著技術官僚可以實行的只會是微不足道的措施。

中國的經濟總管—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似乎從沒得到政治上的支持去採取明顯必要的措施重新調整經濟,使之從側重出口及投資轉向消費為本。此舉應在上一個十年的中期風平浪靜的時間發起的,那時候經濟增長穩健、外部環境看來利好、上一次交接亦已經完成。

現在要這樣做的條件不太好。歐洲分崩離析,而沮喪的國際社會似乎不願意向北京施以援手。中國的問題仍然是可控制的,但是他們得有強有力的領導才行。

有報導指,在2013年初將成為總理的副總理李克強,已經開始行使他對經濟方面的權威,也許是主持會議,但肯定也幫忙出謀划策。鑒於他之前主政河南和遼寧兩省時累累的失敗記錄,這並不是一個有希望的跡象。

可是在中國派系深重的政局之中,每一派系​​在最高領導層都有代表,而李克強將接掌政治局常委里那個有望變得最具影響力的職位。不論李克強是否夠格主理世界 第二大經濟體,他有國家主席兼總書記胡錦濤的支持,而且似乎與不屬於胡李一派的溫家寶分擔職責。因為中國交接所需的時間特別長,新的領導班子也許要到 2014年年底才終於真正的掌握大局。但到那時候,已經晚矣。

因為,目前中國不穩定的經濟正在快速下沉。

相關閱讀: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