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2日星期四

《紐約時報》保羅·克魯格曼:中國會崩潰嗎?

核心提示:曾被中國媒體點名批評過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克魯格曼再發表看衰中國經濟的文章,以下是本文全文譯文。

原文:Will China Break?
作者: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發表:2011年12月18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

Krugman_New-articleInline.jpg設想以下這個景象:最近的增長依靠的是房地產價格急升所推動的巨大建設熱潮,並表現出泡沫的所有經典標志。信貸快速增長――大部分新增信貸並不在傳統銀行,而是在既沒有政府監管、也不由政府擔保支持的不受規范的"影子銀行"。現在泡沫正在破滅―有真正理由擔心金融和經濟危機了。

我是在說1980年代末期的日本嗎?我是在說2007年的美國嗎?可能是的。但我現在說的是正在轉化成為另一個危機點的中國,而目前世界經濟的危機點真的、真的已經夠多了。

我一直不願意談中國的情況,部分原因是很難弄清到底發生什麼事。所有的經濟數據,最好視之為特別枯燥的科幻小說,但中國的數據比大部分數據都要離奇。我曾經請教過中國專家,但沒有兩位專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而且,即使是官方公布的數據也令人不安―而最近的新聞更是戲劇性得足以敲響警鍾。

過去十年中國經濟最引人注目的是盡管在上升但增幅卻落後整體增長的家庭消費。目前消費支出只佔GDP的約35%,是美國水平的一半左右。

那麼誰在購買中國生產的商品和服務?部分答案是,嗯,我們。隨著消費者所佔的經濟份額下降,中國越來越依賴貿易順差來繼續支撐製造業。但從中國的角度來看,更大的問題是已飆升至佔GDP近乎一半的投資支出。

明顯的問題是,消費需求相對較弱的時候,是什麼推動那些投資呢?答案是,在相當重要的程度上,它是依靠一個不斷膨脹的房地產泡沫來推動的。自2000年以來,房地產投資佔GDP的比重增加了大約一倍,現在占整體投資的份額升至一半以上。可以肯定的是,增長的其餘部分大多是來自向蓬勃發展的建築業銷售而擴張的企業。

我們真的知道房地產是個泡沫嗎?它展示了所有症兆:不僅是價格攀升,還有那我們幾年前才經歷過、非常熟識的投機熱――回想一下佛羅里達沿海地區當年的情形。

還有另一點和美國經驗相似:信貸蓬勃發展,其 中很大一部分不是來自銀行,而是來自無監督、無保護的影子銀行體系。當然,在細節上有巨大的差異:美式的影子銀行往往涉及到著名的華爾街公司和復雜的金融工具, 而中國的版本則往往通過地下錢庄,甚至當鋪運行。但後果是相似的:在中國,就像幾年前的美國那樣,金融體系可能遠比傳統銀行數據顯示的要脆弱得多。

現在,泡沫明顯的正在破滅。它會對中國―以及世界的經濟造成多大損害?

一些評論家說,不用擔心,中國有強大、明智、會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以應付經濟低迷的領導者。這其中隱含了通常不會明說的想法―中國不用擔心民主的枝節,要做什麼都可以。

然而,對我來說,這些聲音聽起來就像廣為人知的遺言一樣。畢竟,我很清楚記得曾經得到類似的保證:在1980年代的日本,據稱一切盡在財政部了不起的官僚的掌握之中。後來,也有保證美國將永遠、永遠不會重復導致日本十年失落的錯誤――就在我們事實上比日本做得更糟的時候。

在我看來,中國官員有關經濟政策的聲明,並不怎麼明智。特別是,中國掊擊外國人的方式――別的不說,對進口的美國製造的汽車徵收對經濟沒有任何幫助、但卻會毒害貿易關系的懲罰性關稅――聽起來不像一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成熟政府的所為。

傳聞證據表明,雖然中國政府不會受到法治約束,它卻可能受制於無孔不入的腐敗。這意味著,究竟在地方真正發生的事情可能和北京所下的命令南轅北轍。

我希望我只是不必要的危言聳聽。但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中國的故事聽起來太像我們已經在其他地方看到的裂縫了。因為歐洲的混亂而已經受累的世界經濟真的、真的不需要一個新的危機核心了。

相關閱讀:

7 comments:

Louis 说...

不好意思,你担心的问题,大陆全部笑纳。

Wei Wang 说...

这位仁兄,“大陆全部笑纳”是什么意思?大陆丝毫没有经济泡沫的担心?

John 说...

狗屁,这家伙在扯淡

on99 说...

寫這篇文的是諾貝爾獎得主,你又是什麼東西?

John 说...

扯淡,偏见,歧视,和得什么奖无关,和的品性有关。

Chenshengkai 说...

品性是你来判定的。你这种见识的人上译者做什么?人民网比较对胃口才是。

Chenshengkai 说...

在墙内只看到卢锋反驳的文章,看不到克鲁格曼的原文。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