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1日星期一

德《明镜》周刊: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揭露中国监狱中的暴行

核心提示:"他们有一副金身和两副面孔。他们对中国人显示狰狞的一面,对西方显示友善的一面。"

原文:Testimony of Torture Chinese Dissident Exposes Prison Brutality
作者:Susanne Beyer
发表:2011年11月1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mage-282924-galleryV9-eggj.jpg
【原文配图 图片说明:中国诗人廖亦武的书在德国热销,他本人最近也移居德国。自我放逐使他终于得以出版他的回忆录,揭示他在数年牢狱生活中承受的虐待和酷刑。这本书是对中国司法体系的极大控诉。】

老人说话时看起来镇定自若。他坐在轮椅里,一根木杖总在手边,浓密的银灰头发与过去同样地工整分开。他在谈论中国,显得对那里很熟悉,曾经去过12还是15次。他说,"我钦佩中国在1976年以来,毛泽东死去后取得的成就"。

他没有就此为止,而是继续说,虽然中国确实不是民主体制,这个国家不管怎样还是实现了经济腾飞。结果是"几乎人人都说他们现在活得比自己在任何其他时候都更好。"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他补充说,并且中共一直很"成功"。然后,他向上伸出食指,引用普鲁士国王福兰德里克大帝的一句名言:"他们有权以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出路。"

这位92岁的老人并不是在随便什么地方烤火聊天,他也不是随便什么人。他是德国前首相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被人们尊称为这个国家的祖父。施密特说这些的时候是在德国最有影响力的一个谈话节目中作为嘉宾,他的对面坐着G®πnther Jauch,德国最受尊敬的访谈节目主持人。在他的身旁坐着很可能成为下一任首相的Peer Steinbr®πck。主持人没说什么,对施密特的理论没有任何回应,但很快转换了话题。而轮到Peer Steinbr®πck开口时,他只是说那种理论还"有待完善",然后闪烁其辞地赞扬了西方式的民主法制。

节目最后,施密特的那些话没有遭到任何批评,在500万观众前,在现场观众的掌声中谢幕退场。

一个有趣的对话者

前首相在三周前的那栏节目中显然十分轻松愉快。既然他看起来还经常外出和别人见面,也许——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他能够花点时间和一位可能十分有趣的对话者聊聊:一位友善的53岁中国男人,写了今年最残酷和令人震惊的一本书,并且坚持说其中每个字描述的都是事实。

这个人是廖亦武。这本书是他将近四年中国牢狱生活的回忆。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示威运动被血腥镇压后,他为此写了一首题为《大屠杀》的诗,并因此被捕判刑。他最近一本书的德文标题是F®πr ein Lied und hundert Lieder《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是一份来自人权践踏最无度之处的目击报告,充斥着血、尿、还有粪便。

"'钦佩'中国?","有权以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出路?"听说前首相说这些话的时候,廖亦武很吃惊。他问这些是不是施密特的原话,然后摇了摇头。

上周四,在参加了美国图书巡展后,廖亦武刚刚回到慕尼黑,以便在11月14日接受颁发给他的狱中回忆录的绍尔兄妹文学奖。他赶到慕尼黑的英国花园接受采访,到达时显得疲惫并因天冷而有些寒战。但当听到施密特说的那些话时,他突然变得非常清醒。

他说,说这些话的是害怕危及中国的贸易,但他们"给世界带来不好的想法"。如果贸易比人权和尊严更重要,"那么这就是世界的末日"。他说,任何人都不应该在对待共产党的问题上自欺欺人,"他们有一副金身和两副面孔。他们对中国人显示狰狞的一面,对西方显示友善的一面。"

多个版本

廖亦武在他的书中描绘了狰狞的那一面。他被禁止在中国国内或国外发表这本书,但是S. Fischer Verlag,一家德国出版社想在今年夏天发表它。廖的另外一本书英文版标题为《行尸走肉:中国底层的真实故事》,两年前在德国收到很好的反响。在这本书里,廖记录了他和中国的穷人以及无权无势者,厕所清洁工、农民工,以及和政治犯们的对话。

廖不得不为他的狱中回忆写了多个版本。第一个版本,他唯一的一份手写版被警察没收了。第二版也是同样的结局。第三次他终于用上了电脑,保存了备份。花费了这么多年心血,廖下决心要在德国出版这本书。他在七月初从中国逃亡到德国,当月月底这本书被出版。

廖说他的出逃拯救的不仅是这本书,也包括他自己。如果他还留在中国,这本书就不可能出版。而如果这本书出版了,他就会被判刑。然后一切会再来一遍。

"开火"

廖在书中写到,入狱前他是个"浪漫派"。他在八十年代的中国是个成功的年轻诗人,有才气,但是天真并且远离政治。

image-10276-galleryV9-trny.jpg
【原文配图:图片说明:廖亦武在写了关于1989年的天安门血腥镇压的诗《大屠杀》之后被投入监狱四年。】


他的人生在1989年6月4日,随着天安门广场发生屠杀而就此改变。语言从他的身体流出,汇集成《大屠杀》。

开枪!开枪!开枪!
向妇女、向学生、孩子开枪!
向工人、教师、摊贩开枪!
扫射!扫射!
... ...
干掉鲜花、森林、校园、恋爱、和清纯的空气!
扫射!扫射!扫射!
我感觉很好,感觉很爽。

廖录制在磁带上的诗在异议者中间流传。1990年他被捕,被关押在一个看守所。"他们剃光了我的脑袋,然后扒光了我的身体。(被委派当差的囚犯)检查从我身上剥下来的衣服,一厘米一厘米地检查,然后堆在旁边。这时候他们才检查我的口腔,腋窝,脚底。当他们的头头叫我撅起屁股,非常小心地把一只竹棍插入我的肛门时,我下意识地在身体两侧握起空空的拳头,想要提起根本不在那儿的裤子"

"从我不再是个婴儿之后,我就再没有这么一丝不挂地被人盯着看过。这整个过程进行了大约七分钟,可是简直比一辈子还长。他妈的,我从没想过这第一个打击就已经把我撂倒在地了。"

image-282925-galleryV9-rlir.jpg
【原文配图:图片说明:廖亦武在写了关于1989年的天安门血腥镇压的诗《大屠杀》之后被投入监狱四年。廖亦武的诗《大屠杀》节选:开枪!开枪!开枪! 向妇女、向学生、孩子开枪!子弹让他们不知所措。】

电棍

他住的牢房靠近厕所,从那里被带到审讯室。看守用电棍打他,有的审讯一次就打了100多棍,另一次没有停顿地连续打了20多分钟。他们把他的手铐在背后,有次一连铐了23天。手铐经常被铐得太紧,他的手肿胀起来,金属嵌入皮肤。

犯人们中间存在着分明的等级。他们大约20人,被关在"比20平米大一点"(215平方英尺)的地方。地位高的犯人由地位低的服侍。有些"娱乐仆人",长着漂亮脸蛋并且女性化的男青年,为地位高的犯人唱歌跳舞,晚上裸睡在旁边以满足他们的性欲。还有狱霸,对那些无力保护自己的人毫不手软。

犯人们互相传一份所谓"菜单",有45道"菜",描述的是不同的酷刑。"铁盘回锅肉:先用竹签乱扎人的后背,扎出几千个洞来,然后撒上盐用布裹起来。等血结成痂后,再把布撕下来"

离开监狱时,廖亦武成了一个千疮百孔的人,中国的敌人。在一首诗中,他把他的"父国"描述成一个"罪犯之国",并高呼"我希望看你进监狱,我希望你也尝尝背铐的滋味。"他质问国家是否希望"你的人民爱你就像妓女爱嫖客那般。"

不再吃土豆

写作让他恢复尊严。他不再恐惧。生活不止是活着。

image-282927-galleryV9-tjim.jpg
【原文配图:图片说明:廖亦武担心他的朋友,中国的活动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目前还在狱中的刘晓波。这是2010年1月在香港支持刘晓波的一次示威。】

image-228643-galleryV9-pxpg.jpg
【原文配图:图片说明:2011年6月23日,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向记者们挥手,他当时刚刚从北京的狱中被保释。他在四月被捕,被控逃税,他的被捕引起了国际大哗。(译注:艾被捕时未被控任何明确的罪名,他不是从狱中获释,而是从秘密拘押点获释,也不是严格的法律意义上的"被保释",而是被有条件的"取保候审"。)】

即使是在慕尼黑他领奖前的日子里,即使和朋友们在一起,他也感觉怅然若失。经历了那些,他如何能感到快乐? 何况他知交了30年的亲密朋友还在狱中?作家及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零八宪章的作者之一,于2009年因"煽动颠覆政权"被判处11年监禁。廖亦武每天都想到他的朋友。此时此刻,他在遭受电棒吗?

在慕尼黑的一个餐馆,廖点了一道焖鱼,剩了一半没吃。"因为那些土豆",坐在他旁边的朋友说。"监狱里每顿都吃土豆。现在他再也咽不下土豆了。"

由 Ella Ornstein 译自德文

相关音频:

自由亚洲电台:廖亦武谈狱中生活

廖亦武:走出中国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