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

《紐約每日新聞》觀點:抵制華爾街的誘惑

核心提示:即將畢業的常青藤大學的學生認為,高等教育決不能成為高端金融的職業學校。學生們受限於高昂的學費,不得不出賣才智給華爾街,華爾街招聘在佔領校園,這不能不說是對"佔領運動"的一大諷刺。

原文:Resist the lure of Wall Street: Higher education must not be the servant of high finance
作者:ANDREW LOHSE
發表:2011年10月21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 LilMax 翻譯;(譯者也是文中所提學校的學生。)

alg_occupy-tax-the-rich.jpg
【圖: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抗議著門已經在祖可蒂公園露營超過一個月。攝影:Marcus Santos for News】

正當"佔領華爾街運動"橫掃曼哈頓以及其他大城市街頭的時候,"佔領運動"已經擴散到了遠在新罕布希爾州的清冷小鎮漢諾威,擴散到了以"保守風氣"著名、在美國大學中享有特殊地位的"達慕斯大學"*。 對於大四學生來說,現在可是特殊時期:企業招聘季又來了。我的同學們中大約有36%的人參加了招聘會並選擇走上了那條被很多人認為是常青藤盟校畢業以後"默認"的康莊大道――而這,恰恰值得我們警惕。

作為這個所謂的99%(這是"佔領運動"者的自稱,以區分1%的金融精英) 之一以及一個退出通往華爾街的康莊大道的達慕斯大學學生,我警覺的看著我的同學們毫無考慮地陸續升入僅有的1%.

今年招聘季開出年薪為六位數的條件,在現在實在顯得再諷刺沒有了。正當美國的貧富不均現象達到了難以想像的程度的時候,正當憤怒民情開始轉化為行動而華盛頓依然無法有效緩解財政窘境的時候,我們亟需對於美國投行業機制的新見解。

精英大學中的企業招聘文化恰如其分地展示了那種觸怒"佔領華爾街"活動的抗議者的意識形態:這麼一個吸噬無數青年才俊進入一個沖洗智慧、標榜貪婪的行業的過程。

這是一種簡單的吸噬過程,但十分強大有力:學生們為了上大學債台高築;當下時期中產階級家庭囊中羞澀;學生們和他們的家人亟需從他們的投資中得到快速回報。於是,他們把知識財富――頭腦和努力――用來交換得到只有金融機構和財團才可以提供的物質財富。 財大,於是氣粗。其他更有意義的工作領域則只好甘拜下風。華爾街招聘的"輕聲允諾"就這樣讓高等教育的精華變得一毛不值。

對於人類文明權力結構的自由探索不會給你帶來一份私募股權公司的工作;同樣道理,學習中國文學或者在肯尼亞做慈善工作,也無法讓你進華爾街。

我恐懼的是,我們自己也開始變成了毫無道德的投資銀行:我們的生活已經淪落到了底線,而沒有絲毫社會責任感。我的同學們中只有極少數的人考慮過以後當教授、記者、公務員、工程師、科學家或者藝術家。 就連那些原本要成為醫生和律師的人們,也最終由於專業學習高昂的價格而選擇加入金融行業。畢竟,相比之下,眼前的私募股權公司、對沖基金和風險投資基金帶來的是幾近無邊的收益。

把這些學生們聰明智慧卻尚未成熟的學生們抽離出來的力量無處不在,因為幾乎不存在第二條路。實則非也。它們只是不被人提起罷了。而事實上,在債務和大學天價學費面前,這些"第二條路"也並不被人看好。適應環境和相互競爭的社會壓力是巨大的。

大企業不斷榨乾這一代人種中最出眾的才智,隨之而來的則是巨大的機會成本。因為,我們國家最終要承受嚴重錯誤分配人力資源的後果。我想應該沒有幾個達慕斯應屆畢業生留意到今年暑假前任勞工部長Robert Reich在我們學校演講時提出的具有挑戰性的問題: "華爾街的社會成本是不是確實超過了它的社會效益呢?"

一個星期之後,同樣是在達慕斯的演講廳,面對著黑壓壓一片瞪大眼睛無限期待的大二學生,前任財政部長Henry Paulson用自鳴得意的大笑一筆帶過地回應了這個問題。 而那些達慕斯的大二學生,正是"時刻准備著"將精英金融公司從根本上不利於公眾利益的議程繼續下去的下一代人,下一代銀行家和金融工程師們。

我們的頂尖大學已經淪落為投資銀行家的職業技術院校了。但是,悲劇的是,即使伴隨著依然不明朗的經濟前景以及毫無起色的公有企業,我們這一代人中最出眾的一批人,將依然將他們的聰明才智投入到那個將會繼續深化階級矛盾以及阻止我們的勞動力變得更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危險事業中。

看著我21歲的夥伴們以一種近似《美國殺人狂》電影的方式交換名片以及挑出優雅的論文風格中的不同之處,我有時會想,是不是我漏掉了什麼? 甚至說,我才是荒唐可笑的那個局外者?這又是不是在我們的文化中顯得"過於宏大"了呢?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擁有"其他的"人生目標,將會帶我們走上他途,或者說至少與那受人嫉妒的1%的奢華生活分道揚鑣

在我們國家現在面臨的十字路口上,我們需要整整一代人的努力來重建美國。高端金融行業是否應該支配高等教育呢?精英學府的聰明才智被浪費殆盡的悲劇,和企業招聘在那些頂級學府不斷擴散的事實,從根本上是相關的。我們的國家將會為此付出代價。華爾街追求的是對青年才俊的壟斷。

而青年才俊們,也用自身行動證明,他們甘願出賣自己。

* 譯註: 據近日和Dartmouth College中文系老師閑聊中得悉,本校中文官方譯名為"達慕斯大學",達特茅斯學院乃為"某些校友"的誤傳,因此本文將Dartmough譯為達慕斯。

作者 Lohse 是達慕斯大學英文專業應屆畢業生

相关阅读:

《纽约观察家》齐泽克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上的讲话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