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4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邓小平的遗产:伟大的稳定器

核心提示:《经济学人》对傅高义所著《邓小平传》的评价是"关于这位20世纪的小个子巨人的定论性质的自传"。这本书的副标题与其说是"中国的转型",不如说是"中国的稳定",而这种平定危局的能力的中心却是暴力。

原文:The great stabiliser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2011年10月2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cys.tony翻译

20111022_BKP001_0.jpg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By Ezra Vogel. Belknap Press; 928 pages; $39.95 and £29.95. Buy from Amazon.com

今年早些时候,当"阿拉伯之春"横扫中东世界的时候,据说,紧张不安的中国官员问西方记者和外交官们(未被正式文件记录):你们是否认为中国会是下一个?事实证明,在这场民众反抗风波之中,中国并未受到影响。这要归功于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以及对异议者的迅速逮捕行动。同时,大规模民众抗议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阻力,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的大规模经济增长让不少人对现在的制度感到满意。除此之外,这个国家并没有一个类似于侯赛因·穆巴拉克或穆哈迈尔·卡扎菲上校这样的邪教式人物可以成为异议者攻击的火力焦点。

中国共产党应该就此感谢一位个子矮小、烟不离手的人,他在近15年前逝世:邓小平——中国在1978年至1992年间的最高领导人。傅高义的新传记不仅仅把邓小平描绘成一手打造现代中国的人物,更认为他是当代历史中最重大的人物之一。

如果说毛主席缔造的是一个专断独行的、社会主义的中国的话,邓小平则以更强的壮举,扭转了大部分毛泽东的作为,并且也称之为"社会主义"。傅高义先生,哈佛大学的退休教授,在精心研究下,撰写了一本关注中国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的著作。他的书的副标题可以用"中国的稳定",而不是"中国的转型"来概括,他在书中描述了邓小平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平定乱局的国内和国外战略。邓安抚了曾经使毛泽东愤怒或害怕的远交近邻,延续发展了毛泽东有始无终的对美外交关系(这也就有了史上最不协调的一张照片,照片中邓小平带着一个大大的牛仔帽),修复了与苏联的关系。1979年与越南发生的那场混乱的战争则是中国避免军事对抗原则的一个例外。

在国内方面,邓建立了自由贸易区,解散了公社,吸引国外资本。这代表着一种惊人的意识形态逆转,这些都可以看做是邓小平务实的特点体现,因为党没有多余的闲钱:"我们会提供一项政策,让你向前冲,自己去披荆斩棘。"在1989年的"北京之春"发生之后,党内保守势力试图让改革的步伐退缩不前,邓小平以一次前往自由贸易区的"南巡"予以反击。他的目标是启动经济增长,这种经济增长在他于1997年去世时一直一直保持了两位数。他的去世与香港回归只差几个月,香港回归是由他主导谈判的,这次谈判为他的民族主义的形象添光增彩。

邓小平还消灭了毛的"文化大革命"中达到巅峰的对领袖的个人崇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是以他自己的人格力量来消解这位"克里斯玛"领导人的重要性的。他的继任者,江泽民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他的技术官僚技巧和妥协的能力,而不是他的个人魅力。邓小平的工作习惯帮助他驾驭了从毛主义的那种政治色彩浓厚的文化转型。他的日常上午作息表是八点钟吃早餐,然后是勤勉地阅读部长们的报告、15家国内报纸和一系列(翻译过来的)外媒材料。他追求全面的了解,以及自己本身的革命资历,让他比那些希望在自己领域保持权力的同事们技高一筹。邓启动了中国的制度化的政治权力移交,在明年十月我们应该能看到这样的一次权力过渡。

傅高义先生非常了解中国的精英们,不仅仅因为他在克林顿政府中曾担任了多年的东亚情报官员。这本书的资料来源有很多来自内幕消息和出色的消息源,例如对邓小平翻译的采访。但是这种优势也在争议之处显得倾向于邓,作者努力消除邓小平名誉上的污点,1989年的那场臭名昭著的大屠杀留下了这一污点。傅高义先生指出,那时,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比如韩国也出现了相似规模的政府暴力。

虽然邓小平为中国带来了稳定,这值得称赞,他的解决之道的核心却是暴力。正如Roderick Macfarquhar和Michael Schoenhals(傅高义先生的前哈佛同事)在他们的史诗般著作《毛泽东最后的革命》中叙述的那样,邓小平应该为在"文革"后期的清洗中不亚于"四人帮"的残酷行为负责。在1975年,他下令军队镇压一个位于云南省的穆斯林村庄,这次行动导致了1600人死亡,其中包括300名儿童。邓小平在14年后对工人及学生运动的反应也和他的性格一脉相承。

书中包含了大量未曾披露的说法,这些说法有的语气轻佻。例如,按邓的一个儿子的说法,邓小平认为戈尔巴乔夫是"白痴"。因此这部厚重的书不太可能在近期在中国出版,尽管如此,曾读过手稿的中国政坛的内部人士确认了这部著作的准确性,让本书成为邓小平的定论之作。傅高义先生雄辩地确立了邓小平在中国从一个贫穷和饱受摧残的国家转变成为一个政治经济的超级大国这一过程中的至关重要的地位。在毛泽东逝世的三十五年以后,中国的下一代将不再有关于这个来自四川省广安县的小个子的私人记忆。但他们都一样,都是邓小平的孩子。

相关阅读:

《外交政策》邓小平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哪儿?)

1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