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5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文件显示中国试图出售武器给卡扎菲

核心提示: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记者从卡扎菲政权官员们居住地区的垃圾中发现的政府文件显示,在的黎波里战斗的最后几个星期里,中国的国营企业明显违反联合国的制裁,曾经向卡扎菲政权提供价值2亿美元的武器和军火。

原文:China Sought To Sell Arms To Qaddafi, Documents Suggest
作者:ANNE BARNARD
发表:2011年9月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利比亚,的黎波里——周日,利比亚的过渡政府官员说,在卡扎菲上校与利比亚叛军的战斗进行到最后几个星期的时候,中国国有企业明显违反联合国的制裁,向他的政府销售大量的武器和弹药。他们引述的是一名加拿大记者发现的卡扎菲政府的文件,官员们说,这些文件是真实的。

05libya-popup.jpg
【图:周日,利比亚义军检查了一架在巴尼瓦利德外被北约部队摧毁的军用飞机,这儿是忠实于卡扎菲上校的军队负隅顽抗的地方,怀疑上校有可能躲在这儿。】

这些文件包括从利比亚安全部门官员的一份备忘录,里面详细说明了在7月16日,在一次前往北京的采购旅行中,看起来是由国家控制的中国军售公司愿意出售价值2亿美元的火箭炮、反坦克导弹、便携式地对空导弹——这是可以打击飞机的武器,以及其他的武器和弹药。多伦多的报纸《环球邮报》周日在网站上发表了这些以阿拉伯文书写的文件。

中国公司显然建议要通过第三国,如阿尔及利亚和南非来运送这些武器。同中国一样,这些国家反对联合国授权的北约针对卡扎菲的利比亚部队的军事行动,但表示他们支持先前的联合国决议所规定的武器禁运。

义军发言人Abdulrahman Busin周日在一次采访中说,过渡政府将寻求通过适当的国际频道对此进行问责。Busin先生说,任何违反制裁的国家在与利比亚这个有着丰富石油的国家进行商业和其他交易的话,前景将不会光明。

"我们有中国和卡扎菲之间进行了交易的确凿证据,我们拥有可以证明这一点的文件,"他说,义军还有其他证据,包括在战场上发现的文件和武器,表明非法供应给卡扎菲上校武器的还有许多其他政府或公司。"我随便一说就能列出至少十个。"他说。

《环球邮报》的记者 Graeme Smith 说,发表在该报网站上的文件是他在阿齐齐亚兵营周边的垃圾堆中发现的,这是卡扎菲政权官员们居住的地方。这些文件都用的是政府采购部门的绿色抬头的信笺。

华盛顿的国务院、五角大楼和情报官员说,他们不知道有这样的交易,他们将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分析文件。在布鲁塞尔的一位北约高级外交官则认为报道非常可能不确实,但表示,他不熟悉的文中提及的文件。

进行利比亚的制裁的联合国委员会成员表示,他们没有关注到任何有关卡扎菲和中国进行军火交易,并指出,法国一直被指责向一些义军组织空投武器。但义军们为自己辩护说,禁运决议是专门针对卡扎菲的政府武装,而不是他们。

由于文件在周日浮出水面,有迹象表明,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正在重返正常生活。义军声称解决水资源短缺和恢复电话服务方面有所进展。

与此同时,义军们在巴尼瓦利德外集结,这是卡扎菲上校的仅存的几个据点之一。周日,有一城镇在进行和平投降的谈判中未能达成妥协,因此义军在准备可能的进攻。

据美联社报道,一名义军的谈判者,Abdullah Kanshil 说,谈判在卡扎菲的支持者坚持义军要解除武装才能进入该镇后破裂。义军们一会儿宣称要对巴尼瓦利德发动马上进攻,一会儿又说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已近在咫尺。

在的黎波里,这种戏剧性场面已经渐行渐远。穿着白色制服的交警指挥着车辆,虽然由于燃料短缺,在加油站很多排着长队等待加油的车辆,警察的出现则表明政府人员正在逐渐回到工作岗位上,不仅仅是要指挥流量很低的交通而已。

近来,全城上下的检查哨上执勤的年轻义军们看起来放松了许多。周日,一个检查哨上担任警卫的只是由身穿黄色反光安全背心的服装店模特。

几天前,所有的店面都关门,而现在,街道上可以看到几家药店、餐馆和服装店开门营业了。新的广告牌在呼吁革命的青年支持者多画一些正面的涂鸦,而不只是侮辱卡扎菲上校的那种。在官员们请求战士们停止鸣枪庆祝后,这种射击减少了,但一名医院的志愿者说,她最近看到一个3岁的小女孩的尸体,她是在祖父的肩上骑着的时候被流弹打死的。

最近几天,利比亚的家庭有更多人出门了,尤其是上周五的晚上,成千上万的人到首都的主要广场——现更名为"烈士广场"上进行以庆祝。小女孩们穿着她们在开斋节买的最好的新衣服,在利比亚旗帜前摆出胜利的姿势照相。

过渡议会的稳定小组的主任,Aref el-Nayed说,人们对城市安全的信心日渐增长,城市处处都是义军团队的情况不会持续很久。Nayed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群体都无意一直做军人、独立的国家军队或警察,这方面有共识。"

尽管如此,联合国的利比亚特使 Ian Martin 在的黎波里说,在该国的武器扩散仍然是"一个重大问题。"

上周日,在一系列的新闻发布会上,义军官员们列出了他们所称的好转迹象,包括瓶装水的供应,已经准备好要通过清真寺进行分发,公务员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以及银行重新开张。

交通部长Anwar al-Fitouri 说,在西部山区,手机和本地固定电话又恢复通畅了,教育部长 Salim Suleiman Sahli 说,教师会在一个星期内开始工作,并开始为新学年做准备。Sahli 先生说,战斗地区的学校已经关闭了数月,专门编制的教材将帮助学生们赶上八周的进度。

在的黎波里的一名义军军事领导人 Abdel Hakim Belhaj 告诉记者,在巴尼瓦利德,首都的东南是卡扎菲支持者据守的一个地点,那里已经升起了义军的旗帜,他呼吁当地人民上街表达他们支持新的政府。他的说法无法得到立即确认,双方的战地记者们在整场冲突中都变得不可靠,这一点已经人尽皆知。

这个镇是由 Warfallah 家族主导,他们长期支持卡扎菲上校,义军猜测,他或他的儿子可能藏匿在那里。起义政府表示,已证实卡扎菲上校的儿子Khamis已经死亡,但没有独立来源的证实,他的死讯已经至少被报道过两次。

CNN报道说上校的儿子,Saadi,周日告诉记者,他就在巴尼瓦利德的外面,他认为不存在整个镇子通过谈判投降的任何可能。同时,上校的发言人穆萨·易卜拉欣在的黎波里解放后已有两个星期没有露面,据路透社报道说有一通电话声称他在巴尼瓦利德,并说过渡议会的劝降"在这里根本没人理。"

Ibrahim先生说,卡扎菲上校仍然在利比亚,被保护得很好——但​​他说他不知道确切位置。

本文由华盛顿的Eric Schmitt,纽约的Neil MacFarquhar ,的黎波里的Rayan Abu Amr,以及利比亚Wadi Dufann的 Bryan Denton 共同报道。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