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5日星期一

【编辑对话】大连反PX抗议

核心提示:本期的【编辑对话】前半部分综合了2011年8月14日从大连抗议福佳大化的现场传回的多节音频片段,后半部分是对本次事件的观察和评论。因为制作时间匆促,在时间点等细节上还要请读者参考多渠道的信息来源,进行交叉验证。

所有往期的译者Podcast音频节目都可以在iTunes商店中搜索“译者”收听或订阅,或直接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下载或收听本期音频节目(需翻墙)

dalian_px_08.jpg?w=720&h=521
[音频片段1]
人群嘈杂声、口号声:“福佳大化、搬出大连”
[音频片段1完]

dalian_px_07.jpg?w=600&h=450
“福佳大化、搬出大连”这是发生在2011年8月14日大连市的一次抗议PX项目的示威。根据路透社援引新华社的报道,今天,有12,000名示威者聚集在大连市政府前面的人民广场,有人举着自制的标语,有人穿着专门制作的T恤,这是他们要求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出来表态的口号:

[音频片段2]
人群嘈杂声、口号声:“福佳大化、滚出大连”
“静一下!”
“唐军出来!唐军出来!唐军出来!”[持续至少三分钟,音频有删节]
[音频片段2完]

这场示威起源于8月8日的台风“梅花”,根据《财新网》的报道,这次“梅花”过境,让大连福佳大化的PX项目附近五六百米长的防波堤中的两段被海浪冲毁,每段溃堤长30多米,而两个PX储罐距离被毁的南段防波堤仅有50米左右的距离。

大连的PX项目2007年10月开工建设,2008年11月建成,2010年4月经辽宁省环保厅核准进行试生产。

在8月9日,国营媒体上曾经播发了这样的消息:大连海堤溃坝导致海水倒灌,威胁毒化工罐;溃坝决口已全面封堵完毕,化工储罐没有发生泄漏 ,同时,在各大网站,如腾讯开设的专题则强调“市民们对PX项目的恐惧是不理性的”。

但是,显然,这些信息未能打消大连市民的疑虑。周日,也就是今天,还是爆发了这样大规模的示威。

dalian_px_10.jpg?w=912&h=606
示威总体来说是平和的,到今晚10:00左右,国内的微博和Twitter上没有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的现场图片或视频。但是据今天在现场的匿名网友说,在下午1:30-2:00左右,据称一名示威者被武警殴打,一度导致周边的人情绪激动,向武警投掷了矿泉水瓶,并引发推搡。这是当时的一段录音:

[音频片段3]
嘈杂声
“别扔瓶子!”
“我操!”
“冷静!”
“别打!”
“性质就变了!”
“打完这是什么?”
[音频片段3完]

在示威者的呼吁中,上午11:30左右,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唐军站在一辆面包车上,通过大喇叭向人群喊话,这是当时的录音

[音频片段4]
唐军:“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在这里宣布……一定搬走!”
人群鼓掌声、嘈杂声
“静一静”
“……维护大连的社会稳定……你们撤离现场”
[音频片段4完]

他承诺PX项目一定会从大连搬走,同时希望大家撤离广场,在他宣布了这一决定后,人群中爆发了掌声,但也有人追问:“什么时候?”

之后,人民广场反复播放以下政府通知

[音频片段5]
“大连市人民政府公告:一、市政府研究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尽快搬迁,同时,鉴于搬迁需要制定科学方案,现在立刻停产;二、广大市民热爱大连、保护环境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希望大家理性表达;现在在人民广场聚集,已严重影响交通秩序,和正常的生活秩序,希望大家自觉维护大连的社会稳定;三、请大家听从劝告,立即离开人民广场。”
[音频片段5完]

在下午6:00,中央电视台简短播出了大连决定搬迁PX项目的消息,这是来自中央电视台的音频

[音频片段6]
CCTV:“大连市委市政府今天下午决定,大连福佳大化的PX项目立刻停产,并且正式决定这个项目将被搬迁。”
[音频片段6完]

据推特上的消息称,截止到晚上10:00,人民广场上的人群已经散去多半,但仍有人未离开。

收听本期音频节目,可以用RSS订阅: http://feeds.feedburner.com/epodcast (需翻墙收听)
————————————————————————————————————————

以上是今天大连发生的示威情况的介绍,下面我们连线长期关注中国的群体性事件,也是多次给译者供稿的一位志愿者,来评论一下本次事件。

YZ:大家好,这是编辑对话的第三期,这给我们来谈一谈在今天刚刚发生的大连市民为了福佳大化的PX项目今天爆发了一次比较大规模的示威,我认为这已经算是一次示威了,不是叫散步。关于这一事件我连线了译者的另一位志愿者,你好。

LH:各位听众,大家好!

YZ:我想先了解一下你的总体评价。我知道今天从中午开始你就一直在关注事件的发展,到现在为止你的感觉是什么?这是一次成功的示威吗?

LH: 但是现在来讲,很难用成功或失败来界定这次大连反PX项目的”散步“(隐晦一点的说法,其实就是抗议)。因为到了傍晚时分传过来的信息说,有一些武警在殴打散步的民众,但现在这些信息比较混乱,有人说现场出现了暴力镇压,也有对此的反驳。

YZ:如果要是发生了镇压的话或者出现了人身伤害的话你认为这个削弱它的成功性么?

LH: 下午的时候有推友转发了这次散步的四点诉求,包括:①要求这个项目立即停产;②要求政府部门公布搬迁时间;③追究相关的责任人;④希望媒体对这次散步作公开报道。下午政府对这家店所求作出了回应。目前为止,第一条和第四条算是得到了答复。

YZ:这次市政府的反应应该算是比较快的,而且它将已经公开承诺了。从这一点来讲还不算成功吗?

LH: 就目前来讲,我还是持比较审慎的态度,不太敢在当天、在政府部门对散步所提出的多项诉求只作了部分回应的情况下就把它算作成功。

[受访人文字补充]
中共中央以及体制内关注群体性事件的知识分子一直在对中国各类群体性事件进行研究,过去若干年也一直在培训直接面对这些群体性事件的党、政、军、警部门的官员进行应对群体性事件的培训,从他们临场作出的表现来看,内部早已有了一套因应方案或SOP手册,譬如,你发现没有?市长、市委书记基本上都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直接跟散步民众进行对话,甚至在当场就宣布某些妥协措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像英国政府、警方那样,在处理伦敦骚乱问题方面给人一种有点措手不及,无法充分应对的感觉,因此才让骚乱活动持续了好几天时间。
[受访人文字补充]

YZ:这很容易让人们想起在厦门那次反对PX的散步,应该说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那一次市民运动……

LH: 公民运动,称不上是所谓的“社会运动”。

YZ:对,公民运动,从多方面地报道来看,这么长时间以来,一个地区的人民愿意打破沉默、很明确的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毕竟比鸦雀无声往前进了一步。

LH: 但是大连这个项目的开工时间、建成时间好像比厦门那个项目还要早,而厦门在2007年已经作出了散步的动作,

[受访人文字补充]
假如纵向与大连市民之前各种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的行为相比,这次的公民行动的确有所进步,但横向与其他地区之前就已展开的同类性质的行动相比,称其为进步的话,似乎也不太妥当。
[受访人文字补充]

所以你说它进步的话就要看你从哪个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dalian_px_04.jpg?w=369&h=490dalian_px_06.jpg?w=382&h=512

YZ: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次大连市民事先作了一些准备,他们有自治的标语、T-恤、很有创意的口罩、还有自己制作的视频……

LH: 对,有一些在厦门那次就出现了,也是对国外一些环保运动抗议做法的模仿和学习

YZ:你觉得在这些组织方面和事前准备方面他们有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LH: 我觉得这次散步活动大致上保持了非暴力的色彩,散步的市民大部分都表现得非常文明,现场有散步的民众把留下的垃圾和事先就有的垃圾都清理了,在集会的时候没有践踏草坪,表现得很文明,也比较平和坚定,散步民众普遍比较遵守纪律,立场也表现得坚定,提出的诉求清楚明了。另外,这次在信息的扩散传播方面做得比以前的类似活动有一些进步。

[受访人文字补充]
主要的动员工具是手机短信、QQ以及各种社交媒体,借助QQ平台做的动员、协调最具组织性,例如:有好几个同属某个QQ群的散步参与者都穿着了同样印有反对PX项目的T恤。动员时间大概有10几天,在此期间这些动员没有遭到对各类信息审查得非常严厉的当局的察觉、破坏,没有被其扼杀在萌芽状态,这点很了不起。散步参与者在散步过程中也充分借鉴了非暴力抗争活动中经常会出现的具有缓和现场紧张气氛、降低维持治安、实施镇压任务者镇压意志、决心的动作:譬如一位中年妇女在给维持治安的武警擦汗,散步人士向警察、武警说明抗议理由及提供矿泉水,让儿童、宠物展示抗议诉求等等。
[受访人文字补充]

YZ: 而且他们在现场遭遇了手机信号被屏蔽这样的技术困难。

LH: 不光是手机信号被屏蔽,2007年厦门市政府已经这么做了。这次大连地区的IP都无法登录新浪微博。

YZ:所以他们把消息传出来真是非常不容易。

LH: 在抗议现场以外的民众通过短信来传播似乎没有太大的阻碍。有些现场的图片和文字还是能及时地传播出来。本次活动的传播范围比先前其次更广泛了。2007年的时候还没有出现社交媒体……

YZ:而且这次新浪微博上的删除是很快很及时的。

LH: 但是其他社交媒体上的做法有一些不同,比如豆瓣和人人网,有一位推友还说要感谢人人网这一次删除得没有这么坚决。

YZ: 那讲完好处之后还是要平衡一下观点,你觉得还有哪些不足吗?

LH: 我先讲一个事情。北京新闻办公室改革家们和网站和微博平台发布消息,下令大连地区的IP都不能发表新浪微博,这个消息基本上是被证实了。这一点可以反映出中国具有相当独特的政治体制,一种与众不同的国家—社会关系,在今年年初发生中东政治巨变的一些比较典型的威权政体的国家,统治当局也打算过滤、审查、封锁社交媒体上的相关的信息,但是那些威权国家的当局在处理这些信息方面跟中国当局相比要差一大截,前几天正好也发生了伦敦的骚乱事件,这几天英国政府部门、英国警察当局也在反思,在媒体平台上以及黑莓即时通上和骚乱有关的信息,英国警方和政府部门处理得有些措手不及。

YZ:对比起来中国的速度非常快、手段非常高明

LH: 这和我们国家独特的国家—社会关系有关,譬如国家与媒体的关系、国家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的关系,国家与互联网公司的关系……都跟纯粹威权政体的突尼斯、埃及以及民主政体的希腊、英国非常不同。

YZ:但是我觉得这个不是公民运动的不足,而是政府的反制措施。不论是厦门PX,还是大连PX,其实都是我们所称为的“邻避运动”,NIMBY(Not In My Backyard),直译过来就是“不要在我家后院干这个”,那它肯定会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不在你家后院就不管了。

[受访人文字补充]
的确是环保运动中的“邻避”运动(Not In My Back Yard,NIMBY),意指拒绝垃圾处理厂、核电厂、变电站、监狱、工业区等易造成局部危害的设施建在自家社区周围。

抗议民众发出的诉求,针对的都是具体问题,而不是一般性的制度。至于类似污染类企业的项目立项、环评机制如何变得更为透明化,如何让所在地区的民众充分知情、参与方面,根本没有涉及。引用两位推友的看法:

@bleutee 不要对大连人有幻想,也不必有过高的夸奖,这样的运动只局限于维权,离民主政治诉求还差得远。核心组织者也并不多,临时参与者诉求并不明确。这样的运动对个人的意识和社会体制的改变都还是有限的,离目标还很远。 唯有长期进行才会产生质变效果。

@Pengxiaoyun 搬迁或停产,还只是一场避邻运动,公民运动的意义显然不仅仅在于趋利避害,还在于从中实践公民精神的可贵,诸如广州番禺反垃圾焚烧的运动,已持续近年,从单一的避邻而走向一种环保理念的倡导,提出垃圾分类诉求并且要求政府给予回应和实操上的支持。每一步的前进,都是社会力崛起的表现。
[受访人文字补充]

LH: 对,其实厦门那一次已经出现过一次了。最后那个项目虽然没有在厦门落成,但是搬到漳州去了,在道德层面上,这种性质的公民运动都会被一些道德家提出批评。

YZ:还有一个观点我觉得很中肯,就是它是“涉及到我的利益我才会起来发声”,所以还称不上是一次社会运动。

LH: 社会运动有两大特性,一个是组织化程度比较高;第二就是有一些持续性的发起集体挑战。厦门的那次有2007年6月1号和2号两天,这一次大连的散步选择在礼拜天,可能也有一个考虑,希望能速战速决。

YZ: 换句话来讲,我们清楚地知道他们有四点诉求,但是这四点诉求到的那不能完全实现,至少现在还不能看出来有什么后续的策略……

LH: 尤其是追究相关责任人,这一点就涉及要追究负责这个项目的立项和环评这方面的市政府官员……因为这个活动今天才展开,有许多比较深刻一些的见解和评论可能要再过几天才能出现。

YZ:那我们译者一直也会持续关注,谢谢,再见。

Youtube上的相关视频:


相关音频: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