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

《外交政策》中国新兴的“抗议之城”

核心提示:出现了抗议的这个城市——大连——并非是处于危险边缘的那种城市。

原文:The New Epicenter of China's Discontent
作者:CHRISTINA LARSON
发表:2011年8月2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rsz_dalian_121240337_0.jpg
【原文配图】

大连—中国东北部的海滨城市,这里有着闪亮的摩天大楼,有着海岸游艇俱乐部,在人民路还有卡地亚珠宝和阿玛尼专卖店,这里似乎不像是一个会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的地方。毕竟,大连是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主办城市,是电子品生产中心,是一个十分受欢迎的假日旅游目的地。从90年代中期,大连已被广泛的认为是中国最干净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一个祥和平静能够在圣亚海洋世界看海豚表演的城市,一个有钱人来养老的城市,换句话说,这个城市没有明显地处于危险边缘的迹象。

但是8月14号,大连如火山爆发。大约有12,000人在大连市政府对面的修剪整齐的人民广场草坪上聚集,堵塞了周围的许多街道。他们是来要求位于海边的化工厂必须立即关闭并搬迁的,当地政府和国际媒体都为此而正襟危坐——前者承诺要搬迁化工厂,后者虽然大感意外,但交口称赞。在大连,这被称为“814事件”。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在大连?

由环境污染引发愤怒在中国并非新鲜事。根据中国南开大学的研究者统计,去年有关环境问题引发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多达90,000起。而且不像许多已经影响到了农民的农作物收成或者眼看着亲戚们罹患疾病而成为抗议目标的工厂,福佳大连化工厂2009年开始运行,与过去的健康危害没有特别的联系,这种恐惧,是针对未来的。

八月上旬,一股强台风擦过大连海岸,使该化工厂的防波堤毁坏,引发了不详的质疑:如果未来这个离海不到100英尺的化工储罐被暴风雨摧毁,那么整个大连市的人都会被毒水淹没,成为空城?这个工厂的主要产品是对二甲苯,用于聚酯的生产,这种毒素能导致皮肤和眼睛受刺激,量大的话会破坏人体的神经系统。对于大连来说,这个有着六百万人口的城市位于黄海半岛,周围三面环海,这个化工厂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幽灵,一名游行示威者告诉我:“这生死攸关。”

这个由政府和私人企业福佳合资15亿美元兴建的工厂于2007年被批准成立。尽管这个工厂是大连十大工厂之一,但是那时却鲜有媒体报道,可能是因为当时中国东南部的厦门也发生过游行示威,反对过另一起计划中的PX工厂。目前大连化工厂的年利税达到3.3亿美元。

在中国,这种情况可谓耳熟能详,成了惯例——在游行示威之前,如果政府没能披露有关工厂的信息,又捂住了有关工厂危害的真实报道,公众的愤怒就会如烈火熊熊燃烧起来。与此同时,最近很多关于日本福岛核电站灾难的报道提供给了人们很多恐惧的想象。

八月上旬,当即将成为台风“梅花”的强风在太平洋聚集时,中央电视台影片摄制组就飞到大连调查,如果暴风导致该工厂化工储物罐泄露的话将会发生什么。但是记者被阻止在大门外,还遭到了殴打,据报道打人者是受工厂老板指示。有关该事件的新闻在网上广为流传。之后,8月9号,一段关于该工厂的预告片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中播出,但是就在正式播出之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收到命令要删除这一段,并且它也照做了。

殴打记者以及央视新闻泄露的信息引起了众怒。博客推特上的信息迅速传播,远远快于审查所能控制的范围,居民没有被告知什么?是什么样的狠角色在保护工厂?危险真的比任何人想象得都恐怖么?

前党委书记夏德仁的任期和该工程的批准不谋而合,腐败以及对人民大众意愿的怠慢使夏德仁被大连人民所诟病,和他的前任者形成鲜明的对比,具有超凡魅力、受人爱戴的薄熙来得到了人民的拥护。有一些关于夏德仁的丑闻是否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工厂能够落户大连?在缺乏媒体和官方渠道的可信证明之前,网上流传着很多可怕的传闻:一旦接触污染的海水,八分钟之内人就会死掉,生出的下一代也会有严重的畸形。

回头看看,人们对危险的意识有一点言过其实。没有参与组织这次游行示威的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的一名人员说,潜在的影响,诸如对皮肤和眼睛的刺激,远小于人们的恐惧。但是确实存在危害,安全舒适的城市不复存在,可信的渠道发布了这个消息。因此人们上街了。

在焦躁的氛围下,一周前一条短信通过社交媒体在网上传播,导致12,000人上街。显然,响应的人都不知道是谁发的。不知道谁是领导者,也不知道他或者她是否能被信任,人们就上街了。有些是出于愤怒,有些则部分是出于好奇,他们在接到临时通知后出门游行,在下着毛毛雨的周日清晨,他们出现在街头。

辛小姐(Cindy Xin),一名二十多岁的、勇敢的、时尚的会计,早上10点多一点到达了人民广场。她乘公交从家中出发,经过大约一小时的路程到达了广场,她和室友一起来,从没有参加过游行示威的她,在路上不停的想,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真的出来,她回忆说,他们能来么,真的能来么?

辛小姐在前一周从同事那儿听到了游行示威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将会有事情发生,公司的财务总监曾开玩笑说,会给参与游行示威的员工三天假期,“我认为这说明了有很多人支持这件事,”她说道。

为了了解更多的信息,辛小姐上网搜索,在很受欢迎的百度搜索引擎里敲入“大连”和“八月十四”,但在八月十二号时,很多搜索结果就已经被删除或者指向死链接,但是她还是发现一些基本的信息,计划是八月十四号上午十点在人民广场聚集,接着她登陆了人人网——中国版的脸谱网——发现了她的很多朋友都在发送有关游行示威的信息,问道:“你去么?”她不知道(现在仍然不知道)是谁组织了这次游行示威,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要去,这不是秘密。

当辛小姐和她的室友到达人民广场时,已经到处都是人了,好几千人,她从没见过这么多人聚集在同一个地方,占满了旁边的街道,一排防暴警察包围着人民广场,辛小姐挤过人群到主广场,对面是又低又矮的政府大楼,上空飘扬着红旗,后面一排排崭新的摩天大楼清晰可见。当她等待的时候,她开始扫视人群,人们拿着“PX滚蛋,还我大连”的标语,有些人还带着防毒面具。其他人则拿着国旗唱着国歌,大部分人——不是全部——都是年轻人,人群被组织的非常有序。一些人甚至在捡垃圾,从口音可以听出几乎所有人都是大连人,一些公司还给员工制作了T恤用于抗议,他们摆造型拍照。

很快,10点30分,一个男人爬到警车顶部,他穿着宽松的灰色polo衫和黑色的西裤,他是唐军,大连市的市委书记,一只手拿着扩音器喊话,他说PX工厂将会搬出大连,他做出了承诺,接着他挥了挥手,他让大家离开广场回家去,但是没有一个人动,接着人群中有人喊道:“什么时候搬迁?”

唐军注视着人群没有回答。
“10天!10天!”人们开始喊道。
人们接着又喊到:“停产!停产!”
唐军什么也没说,他爬下车离开了广场。

辛小姐待了一会儿。广场中的许多人都在拍照或者录影来记录这一情景。她开始注意到很多穿着制服的人进入了广场——不是普通警察,而是防暴警察,他们穿着绿色警服,戴着头盔和盾牌。早些时候,她还和当地警察聊过天,她说这些警察对她很友好。“他们只是在工作,”她想到“他们也是普通的大连市民,他们应该同情抗议的人群。”但是这些是不熟悉的口音,他们来自中国的其他地方,“军警们都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听到人群中有人说市区外有很多军绿色的卡车正在开进。大约11点30她离开了广场,但是很多人待着没动。

到了下午,市长李万才也面对人群并做出了承诺说工厂会立即停产搬出大连,人们欢呼,毕竟他是市长,大部分人感到满意,或者至少愿意等等看,这是否是真的,接着都回了家。

那天晚上,天黑之后,还有一小群人留在人民广场,他们想要一些行动的证明,开始在黄河路游行,此时保安部队人数超过他们,一些人被追赶,据说还有一些还被殴打(幸运的是没有死亡)。之后很多人将他们的故事发在网上。当辛小姐听到这个,起初她根本不信,毕竟早晨的时候,人群和警察还是很平静的,但是当她的好朋友告诉她在现场并且看见了,她才相信。

第二天早上,当地的报纸大标题写着市长给大家做了解释,并且PX工厂将会搬迁,但是没有图片、没有更多的细节。“我们对本地的媒体不抱希望,”辛小姐叹气道。

那周之后,另一份报纸文章宣布工厂搬迁的计划正在进行中,但是重新安置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其中一个计划正在讨论将工厂搬迁到黄海附近的小岛上,因为小岛属于大连,当地政府仍然可以征税,但是,尽管这样的搬迁可以离开人们的视线,但它仍然可能造成伤害。

“如果大连人认为这是一件关乎到我们能否生存的问题,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走出去抗议。”辛小姐说道。“我在这个城市生活,我是这儿的人,我不想死。”

这可能在中国的其他地方发生么?在大连,触发点非常地本地化,在许多方面也很独特:台风、靠海的工厂、以及从人民热爱的领导到不受欢迎的领导的政治变迁带来的混乱。一些游行者扛着国旗唱着爱国歌曲,他们的愤怒不是指向国家、而是城市。没有发现与全国性群体有关联的组织者。

但是其他因素正变得越来越普遍,最重要的环境问题的意识,用网络工具去组织。有关中国环境问题《黑色河流》(The River Runs Black)一书的作者易明(Elizabeth Economy)说,随着网络提供更多的信息透明,中国人民对污染对幸福生活造成的影响的意识正在增强,并且在当地政府求发展和环境问题带来的潜在破坏性影响中争取自己的利益,她预期在未来5到10年有组织的环保主义运动会呈上升的趋势,同时也包括大规模的群体抗议,她说,这是最后的手段。

但是更多的抗议示威是会不可避免的导致政府更加开放积极地响应呢,还是导致对信息和人民更加严格的管控和镇压呢?北京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能从814事件中学到什么呢?

在游行示威的当天下午,大连市长和市委书记做出了公开的承诺搬走化工厂,但是一些媒体报道,包括路透社,都指出这个工厂仍然在运转,没有立即停产。同时中国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的网络审查已经将这次游行示威的照片信息删除的一干二净。

国际媒体评论人士都在庆祝这次人民力量的胜利,例如,英国《每日电讯报》头条是“中国新中产阶级的游行”,但是在中国如此混乱的环境政治中,当地的观察员和专家都倾向于观望的姿态。“只有时间能证明大连是否胜利了,”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法学院中国环境问题专家王立德(Alex Wang)说。“如果这次事件让环境问题更为透明,制度更为优化,确保公众免于环境危害,那么这将是一次胜利,”但是他又说:“一旦当局对信息进一步管控,那么对大连PX抗议施加的压力只会持续增加。”

阴霾的天气里,大连多岩石的海滩风景就是预兆:岩石颜色的海滩渐渐融入了灰色的海洋和天空,但是一些黑色的阴影打破了地平线——遥远的小岛。也许其中一个小岛就是这臭名昭著的PX工厂未来的基地。最终谁会做决定?如果公众还有一线希望能决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话,那时再庆祝上周的游行应该更为合适。但是在当下的中国,情况似乎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相关音频:

【译者编辑对话】大连反PX抗议 [音频节目文字誊本]

Sinica Podcast  本文作者Christina Larson谈她到大连现场采访本次814事件的感想,与本文内容多有重复。[英文音频]

1 comments:

Guest 说...

“10天!10天!”人们开始喊道。
应该为:
“时间!时间!”

是市长说了要迁走化工厂后人们追问的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