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纽约时报》为被拐越南乡村姑娘抚平创伤

核心提示:王氏梅,这位越南北部最贫困山区的少数民族赫蒙族的一名中年妇女,用她的行动和手工艺品合作社帮助了那些在人口贩卖罪行中成为受害者的女人,并带动转变了小镇的人的态度。

原文:In Vietnamese Village, Stitching the Wounds of Human Trafficking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JULIE COHN
发表 :2011年8月1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Gillian翻译并校对

17vietnamhp_cnd-articleLarge.jpg
【上图:马氏米(Ma Thi Mi)曾被卖到中国当新娘,她如今在合仙(Hop Tien)的王氏梅(Vang Thi Mai)合作所工作,在这儿生产工艺品,然后出售给游客。】

17vietnam-map-articleInline.jpg【左图:越南合仙离中越边境不远。】

越南合仙――难得会有游客到访合仙(Hop Tien)这个僻静的村庄,要来到这里,他们得沿着崎岖盘旋的上行山路颠簸前行一番,一路上充满惊险,然后才能一窥这个笼罩在朦胧之中的沉睡小村。

当游人们匆匆行走于越南北部地势险峻的山野美景之中时,他们往往会对这一地区被排斥的众多女性视而不见,同样被忽略的还有一名已经开始反抗这一切的女人所展现的大无畏决心。

十多年前,人贩子突然开始造访这个似被世人遗忘的、遍布着高耸的石灰岩峭壁和葱翠山谷的地方,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抢掠妇女和小孩,然后把他们运往不到四英里远的中国进行越境贩卖。

首批掠夺者于2003年进入合仙,他们提出要给一些年轻女子买新鞋,语调听起来貌似没有什么恶意。然后那些女子就消失不见了。不久,又有另外一些人失踪,这些年龄全都在16至22岁之间的姑娘家被卖给别人做妻子、奴工或性工作者。

根据联合国的跨机构贩卖人口调查项目(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ect on Human Trafficking)在该区域的项目主管马修・弗里德曼(Matthew Freedman)所说,在越南,她们是相对普遍存在的一大问题的受害者,绑架和贩卖年仅5、6岁的儿童的行为也是顽疾之一。

据美国国务院2005年发布的一份人权报告记载,中国警方说,在2001年-2005年间,他们在中越边境地带解救了超过1,800名被贩卖人口。弗里德曼说,自那以后,特别是在过去的三年中,越南"已经开启了一场轰轰烈烈且行之有效的反拐行动。"但是,越南在这方面仍然面临着不少挑战,人口贩卖的问题依然存在。

一旦她们被营救出来,这些受害者身上的耻辱标记是个大问题。这儿的村民就绑架事件报案后,越南当局与中国官员合作,找到了那些女子,然后她们显然就被遣返回家了。

但在察觉到其中两名女子怀上身孕之后,居民一时的欢欣之情迅速转化为憎恶情绪。还有迅速蔓延的消息说,其他女人也被强行充当性工作者,即便是那些没有背负性交易标签的女子也难以自保。

担忧家里的女子已经失身令整个家庭蒙羞,有几户家庭很快就与被绑架的女儿断绝了关系。有些女孩只好在半山腰搭建起了用于栖身的临时帐篷,蓝色的斑纹即使距离镇子相当远也还是可以看见。

她们被抛弃了,没有食物和收入, 也看不到希望。

vietnam_women_right_01.jpg?w=603&h=406【左图:王氏梅在整理麻杆。】

王氏梅(Vang Thi Mai)身材矮小,面容祥和,常年的劳作已经磨损了她的双手,她收留了那些女子,并改变了她们的人生和整个村庄的命运。

即使是今天,村民们都不太情愿谈及绑架事件,也不愿遵从王氏梅。她以苦口婆心的劝说至少收容了七名女子,在她们返回之后,人们避之唯恐不及,她邀请她们到她家里住,并最终将她们带到了一间由她和丈夫共同创办的纺织合作社。

为了生产服装和其它成品,她教她们如何将麻秆分拆成一缕一缕的,然后再将它们纺成线,之后再织成布,再给布上色 。"当我开始和这些受害者一同工作时,镇上居民就会对我横加排斥和指责,说我不该和那些姑娘混在一起,"49岁的王氏梅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他们说,那些姑娘已不再纯洁,我不应该帮助和照顾这些不纯的女人。我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一切并非她们的罪过,是其他人的可耻行径让她们成为受害人。"

王氏梅曾是一名护士,并且在过去一直担任所在地区的妇女协会主席,她告诉那些已经返回的女子不要去理会村民们的轻蔑。 "我对她们说,当她们能够挣钱,能够独自养活自己和用赚来的钱关心他人时,镇上居民就不得不改变他们的想法,"她这么说。

事实上,村里的其他妇女一个接一个地开始注意到合作社的效益并渴望加入其中。如今,这所合作社吸收了110名妇女,相当强大,在那里工作可以让一个家庭的收入增加四倍。即使一些男性也开始为那儿做些繁重的体力活和更需要劳力的杂事了。王氏梅说,这么多年来,她也会将国内暴力事件的受害人带入到合作社中。

在最近的一次参观中,在木制织布机发出的富有节奏感的噼啪声里,两位母亲饶有兴致地聊了起来。在烟雾弥漫的晨间时分,一名年轻女子慢条斯理而又耐心细致地将一件底样缝制成了一张新的方布。

王氏梅解释说,当这样的一件工艺品被出售之后,所得收入就会被平均分配到参与了产出此商品的姑娘手中。她会从每件产品中拿出3000越南盾(不到15美分)为"雨天基金"筹款,以便帮助那些女子。

现如今,合作社把产品卖给数量不断增长的来访游客。其他客户包括法国大使馆、一家旅游公司、一位酒店老板和一家位于河内(Hanoi)的出口公司,该公司会将产品推向全球若干国家。

这所村庄位于龙三( Lung Tam)公社内,依然很穷,但它的收入比以前要多,并在许多方面显得比河江 (Ha Giang)其它一些乡村要优裕,河江是越南最北边的省份和最贫穷的区域之一。村庄里超过90%的居民属于少数民族,靠着陡峭的黄连山脉(Huang Lien and Can Ty),大部分人靠务农勉强维持生计――年均人收入不足250美元。

vietnam_women_right_02.jpg
【右图:正在王氏梅的合作社中缝制布艺的一名妇女。】

王氏梅的合作社在改善该区域的经济和赋予妇女更多权利方面之时,也一直在设法保存少数民族赫蒙族(Hmong )的传统,这一箭三雕地使她不断获得来自于政治人物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她曾得到过越南国家主席陈德良(Tran Duc Luong)的探望,还作为赫蒙族文化的代表飞赴法国参加过一个国际工艺博览会。总部设于巴黎的蜡染国际(Batik International)在2007年也参与到了合作之中,随后乐施会(Oxfam) 和明爱(Caritas) 组织也来了。(译注:这两个都是知名的国际慈善组织。)

"当你见到她,并知道她能做到的事,真是太出乎意料了,"蜡染国际的一名项目主管斯蒂芬妮・柏拉姆支格(Stephanie Benamozig)在一封电邮中写道。"我本来以为她是那种穿着商务套装的很严肃的女人,但她却是如此地和蔼可亲和面带笑容的一个人,看起来真的就像是小镇的母亲。"

王氏梅凭着自我的进取心和父母的支持,一直到17岁都在接受教育,她是所在省份少有的除了会说本民族的语言之外还会读写越南语的人。在她所在省份的赫蒙族人中,有超过60%是文盲,像她这样的教育背景堪称罕见。

她自己的女儿现在是一名教师,她鼓励合作社的妇女也把孩子送到学校。贫穷 、严格的宗法道德观念以及对外部世界的了解的欠缺,让这里的一些人口贩卖罪行中的幸存者能获得的选择寥寥无几。

合作社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王氏梅的卓越技能,这种能力已经被证明很难被复制。 "王氏梅非常坚强,"柏拉姆支格说。"在龙三,王氏梅处理一切。她管理一切。拥有这样人格才能的人并不多见。"

得到王氏梅最初施救的一些姑娘已经出嫁。 "他们很幸运地找到了能够理解她们的男人,他们明白她们的失贞并不是她们的错,他们所爱的是她们的人,"她说道。村里人的态度已经在慢慢变化。

"还有一群老人无法理解并支持我,"王氏梅说道。 "但是其余的――年轻一代――能够去明白我的所为的动机,并支持我。他们也不再排斥那些受害女子了。"

相关阅读:

日经商业:独生子女政策的悲惨后果――中国,诱拐大国

经济学人:针对女孩的战争:性别杀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