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针对女孩的战争:性别杀戮

原文:The war on baby girls: Gendercide | The Economist
译文:经济学人:针对女婴的战争  :性别杀戮

杀害、流产、忽略......至少有1亿女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并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 

2010 年3月4日《经济学人》印刷版

译者:Ytblf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贫穷国家年轻夫妇中的一员,盼望有第一个孩子。作 为新中产阶级的成员,你的收入日益提高,并想要一个小家庭。但是你仍被许多传统的东西所左右 ,其中最重要的是重男轻女。也许家庭的生计需要体力劳动者来维持;也许只有男孩才能够继承土地;也许女孩婚后注定加入别的家庭,而你在年老的时候需要有人 照料;也许女孩需要一笔嫁妆。
现在,再想象一下,超声波扫描只要12美元,而你支付得起,于是你去检查了。扫描显示,胎儿是个女孩。而 你想要个男孩, 家人也极力坚持要个男丁。你从来没有想象过像偏远乡村的人们那样杀害女婴,但是堕胎似乎有所不同 。你会怎么做 ?

对数百万 的夫妇而言,答案是:把女儿打掉,再生个儿子。在中国和印度北部,男女出生比例 超过1.2:1。男孩对婴儿疾病更加敏感脆弱,其在出生率上略高于女孩是自然规律对这种脆弱性的矫正。但是如此大的性别失衡非自然调节之功。

对流产的反对者而言,这无异于大屠杀。许多人与这份报纸一样,认为流产应该安全、合法、少量(比尔.克林顿语),对这些人而言,一切要视情况而定,但是个人流产行为积累起来的 社会后果却是灾难性的。仅中国未婚男性——被称为光棍”——的人数就与美国年轻男性总数持平。在任何国家,漂泊无根的年轻 男性往往意味着麻烦;在将结婚生子作为社会认同方式的亚洲社会,单身男性几乎类似于不法分子。随着性别比例失衡的一代进入成年,犯罪率、婚姻买卖、性侵犯 甚至女性自杀率都持续上升并将进一步加剧。

将上述行为称为性别杀戮并不夸张。流产、杀害、忽略致死......妇女成百万地消失。在1990年,印度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认为有1亿女性遭到杀戮 ,现在这个数字只会更高。稍感安慰的是,国家可以减轻这种伤害,并且韩国的例子已经表明最坏的结果可以避免。其他意欲阻止这类杀戮 的国家有必要学习韩国的经验。


女孩的减少和死亡

人们大多知道,中国和印度北部有大量非自然增长的男孩。但很少有人对该问题的糟糕程度有所认识,并且问题的严重性正在日益加剧。在中国,1980年代后期出生一代人的男女失衡比例为108:100;21 世纪初期 一代 的比例为124:100。在一些中国省份,这一比例更是史无前例地达到130:100。虽然中国的情况最严重,但性别比例失衡已经蔓延到其他国家。在包括 台湾和新加坡在内的东亚其他国家、高加索和巴尔干西部的前共产国家,甚至在美国部分人口中(例如,华裔或日裔美国人群)都出现了性别比例失衡。性别杀戮几 乎存在于每一块大陆 。无论穷人还是富人、知识分子还是文盲,无论是信仰印度教、伊斯兰教、儒教还是基督教,都无一例外地受到性别失衡的影响。

财富无助于阻止性别杀戮。台湾和新加坡都 是开放、富裕的经济体。在中国和印度,性别比例失衡最严重的地区往往是最富裕、受 教育程度 最高的地区。鉴于如此多的国家受到性别失衡的困扰,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只是问题的一部分。

事实上,对女婴 的杀戮源于三个因素: 对男孩的传统偏好、对小家庭的现代渴求以及可辨别胎儿性别的超声波和其他技术手段。在视4到6个孩子为常态的社会,男孩迟早会降生,对男孩的偏好没有必要 以杀害女孩为代价。但是现在一对夫妇只想生两个孩子——或者 像中国一样,只允许生一个孩子——为了生男孩他们会牺牲未出 生的女儿。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和印度的现代开放地区性别失衡最为严重的原因。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一胎过后性别比例会更加失衡:第一胎父母往往会接受女 孩,但是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确保第二个孩子——很可能是最后 一个——是个男孩。在一些地区,第三胎的男女失衡比例超过 200:100 。

如何阻止半边天掉下来? 

因此,古老偏见和追求小家庭现代偏好的 恶性结合使女婴成为受害者。对这一状况作出有效改变的只有一个国家。在1990年代,韩国的性别失衡程度几乎与中国相同。现在,韩国的性别比例正在逐渐回 归正常。这并不是刻意追求的结果,而是因为文化的改变。女性教育、反歧视诉讼以及平权法令使男孩偏好看起来不合时宜且没必要。现代性的力量起初加剧了这种 偏见——最终,克服了它。

但是这些都发生在韩国富裕之后。如果中 国或印度——目前收入水平只有韩国的四分之一和十分之一——在同等富裕后再解决这一问题,将会在若干代人之后。为了加速变革,他们需要采取符 合其利益的任何举措。显而易见地,中国应该取消独生子女政策 。出于对人口增长的忧虑,中国领导人将反对这一提议,他们对西方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注也不屑一顾。但是独生子女政策对于降低出生率不再必要( 即使这一政策曾经有效,但是其他国家在降低人口压力方面,也取得了和中国相似的成绩)。独生子女政策极大地扭曲了中国的性别比例,并将带来灾难性后果。胡锦涛主席将构建和谐社会作为他的指导原则,但采取一项如此深刻地败坏家庭生活的政策无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

所有国家都有必要提高女性价值,应该鼓 励女性接受教育;废除剥夺女性财产继承权的法律和习俗;惩罚导致性别比例失衡的医院和诊所;采取一切手段使女性融入公共生活,如女电视新闻播报员、女交警 等。毛泽东说过:女性能顶半边天  。全世界应该更多地行动起来,共同阻止性别杀戮,避免半边天轰然坍塌。

相关阅读: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时事评论”、“经济学人”、“译者ytbfl”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