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8日星期一

《外交政策》图说:2011年地球上20个最不自由的地方

核心提示:以下是“自由之家”(译注)的排名,亮点在第10名和第14名。

原文:The Least Free Places on Earth, 2011
时间:2011年7月1日
发布:自由之家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110630_NKorea_114630586.jpg
1 北韩

根据自由之家的排名,北韩人民所享有的自由是全世界最少的。1994年,当北韩的创立者金日成去世后,他的儿子金正日接管了国家并得到了所有的政治权力。北韩政府有一个劳改营网络,数万政治犯在残酷的环境下遭受折磨。按照每个家庭对政权“忠诚度”把公民划分成不同群体,这种半世袭系统决定着个人生活的每个方面——包括就业、教育、住房和医疗。数十年糟糕的经济管理让国家只能依靠食品援助——这是国家紧紧地控制着的,于是老百姓们饥肠辘辘。今年,北韩的领导层有了一些变动,金正日家族的重要人物被提拔到有望继承权力的位置上。现在,金正日的儿子金正恩看起来似乎已经确定了是他的继承人。

-/AFP/Getty Images

110630_Libya_115890565.jpg
2 利比亚

受到国际社会唾弃的利比亚领导人穆阿穆尔•卡扎菲在1969年推翻了亲西方的国王伊德里斯,获得了权力。理论上,这个储藏着丰富石油的国家的政治权力属于某些委员会。但是实际上,卡扎菲的统治没有反对者。今年2月,在一位人权活动人士被捕之后,班加西开始了要求卡扎菲辞职的抗议活动。但是卡扎菲拒绝下台,并要求军队对抗议者实施暴力报复。3月,联合国安理会在利比亚设置禁飞区,要求双方停火。在随后数月,美国,联合国,欧盟进行了数次空袭,并不断公开要求卡扎菲立即下台。6月,当叛军巩固了自己的战果,逼近首都的黎波里的时候,国际刑事法庭发出了一份对卡扎菲和他的儿子的逮捕令,罪名是对利比亚人民的反人类罪。

COLIN SUMMERS/AFP/Getty Images

110630_Manyamar_106625620.jpg
3 缅甸

缅甸由军政府控制。从1992年至今,丹瑞一直领导着这个军政府。他通过法令来管理缅甸,控制着所有的权力分支,让曾经富裕的国家变得一贫如洗,缅甸人民的人权被侵犯。在1990年选举中,军政府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并将民主领导人昂山素季关押至2010年11月——正好在自1990以来的第一次议会选举一周之后。这一选举是被操纵的,政治异见人士在之前数周被逮捕,很多边境地区的投票被取消,以确保亲军人的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获得胜利。缅甸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声称选举不民主拒绝参加选举,并最终于2010年9月被缅甸政府解散。今年3月,丹瑞亲自挑选的继承人登盛宣誓成为缅甸的新总统。

CHRISTOPHE ARCHAMBAULT/AFP/Getty Images

110701_110630_EquatorialGuinea_.jpg
4 赤道几内亚

在赤道几内亚,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总统掌握着广泛的权力。这个国家从未举行过可信的选举,它是世界上腐败最严重,最不平等的国家。国家的石油财富让奥比昂和他的核心集团变得富有。在赤道几内亚,侵犯人权的现象,包括酷刑、拘留政治反对派、法外处决十分普遍。2010年,奥比昂重新任命了他之前的内阁中的大多数人,包括他的儿子及其家族的其它成员,他的儿子是执政党民主党的副主席,受到奥比昂的喜爱,并将成为奥比昂的继承人。在同一年,由于人权组织的反对和游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暂停了颁发由奥比昂资助的科学奖计划。

NATALIA KOLESNIKOVA/AFP/Getty Images

110630_Eritrea_80317287.jpg
5 厄立特里亚

厄立特里亚政府在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结构中实行铁腕治理。全国选举被无限期暂停。管理政党的规定从未获得通过,独立政党根本不存在,政府控制着大多数的媒体。到2010年,至少还有17名在2001年的镇压活动中被逮捕的记者仍然被关在监狱中。

PETER MARTELL/AFP/Getty Images

110630_Somalia_111430433.jpg
6 索马里

作为一个国家的索马里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它被各种代理力量所取代,处于一种不稳定的混乱局面。就在两年之前,由西方支持的埃塞俄比亚军队入侵索马里,支持过渡联邦政府(TFG),阻止伊斯兰叛乱者完成他们的撤退。为了寻找对抗激进组织的支持,TFG拉拢了一些它过去的敌手,而且新扩增的议会把温和的伊斯兰主义领导人谢赫•谢里夫•谢赫•艾哈迈德选作主席。但是谢里夫•艾哈迈德的政府几乎没有任何控制能力,在面对来自青年党和伊斯兰游击队的攻击的情况下,它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青年党最近几个月加紧了它对南部和中部索马里的控制。记者们也面临着不断增大的危险,两个电台被军事人员控制,记者们被拘押、被杀害。冲突中的各方被国际组织指控犯有战争罪。

TONY KARUMBA/AFP/Getty Images

110630_Sudan_113397433.jpg
7 苏丹

自从1956年从英国和苏丹独立出来之后,苏丹,这个非洲最大的国家就一直处在不断的冲突之中。苏丹总统奥马尔•哈桑•巴希尔在1989年的一次军事政变中掌权。国际刑事法庭已经发出了多次对他的逮捕令,罪名是战争罪、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自2003年以来,在达尔富尔地区,巴希尔在数万人被屠杀的惨案中难逃其咎。尽管南部苏丹已经在7月举行了是否从北部苏丹独立出去的公投,战斗却还在加剧,而且各个政党也没有就哪个国家将获得几个争议地区——包括产石油的阿比耶举行公投以取得一致意见。今年5月,巴希尔派遣苏丹军队进入阿比耶,造成了10万人逃离家园。在北部苏丹的南部科尔多凡地区,北部苏丹军队同苏丹解放军之间爆发的战斗不断增加。

ASHRAF SHAZLY/AFP/Getty Images

110630_Turkmenistan_83717718.jpg
8 土库曼斯坦

在所有从前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里,土库曼斯坦很快成为了最有压制性的国家。前总统萨帕尔穆拉特•尼亚佐夫是土库曼斯坦共产党的前领袖,在1991年取得权力之后,他把国家隔离起来,摧毁过去的机制,并让媒体保持沉默。在2006年去世之后,库尔班古力•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开始掌权,并承诺将进行改革。但是,尽管国家实行了新宪法,它仍然是个一党专政的国家,政治和公民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政府的控制。在这位新总统的统治下,公民社会并没有得到复兴。最后一个活跃在土库曼斯坦的国际人道主义NGO“无国界医生”在2009年离开了土库曼斯坦。当政的民主党仍然是这里唯一注册的政党。于2010年举行的选举受到了当局的控制,人民选举委员会甚至要求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终生任职。

SAMUEL KUBANI/AFP/Getty Images

110630_UZBEKISTAN_57590739.jpg
9 乌兹别克斯坦

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伊斯兰•卡里莫夫总统就一直掌握着乌兹别克斯坦的权力。卡里莫夫主导着乌兹别克权力结构的各个方面,包括立法和司法。没有合法运作的真正的反对党,未注册的反对组织的成员也受到严厉的压制。比如在2010年11月,警察拘留并审问了试图建立一个新政党的15个人。数十名活动人士现在非人道的环境下服刑。这其中就包括为消除乌兹别克斯坦的强制童工而工作的Ganihon Mamathanov;艾滋病活动人士马克西姆•波波夫;以及诗人和政治活动人士优素福•朱马。

DENIS SINYAKOV/AFP/Getty Images

110630_Tibet_98640149.jpg
10 西藏

西藏,这块遥远的,被称作“世界屋脊”的喜马拉雅地区,一直受到中国严密的控制。藏人没有选举自己官员的自由,没有决定自己的政治未来的权利。中国的安全力量经常进行不经司法程序的逮捕、拘留、酷刑,和处决,对抗议汉人统治的非暴力抗议也进行惩罚。今年,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让出了他在流亡藏人群体的政治事务中的职位。这个群体居住在印度,人口将近10万。也是在今年,西藏流亡政府(CTA)通过了一个新的宪章。宪章要求加强达赖喇嘛所展望的一个世俗的、民主的体系。而流亡藏人社区也选举43岁的学者洛桑•森格作为他们的新噶伦赤巴。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110630_Syria_116463753.jpg
11 叙利亚

紧接着中东地区的起义,叙利亚在今年3月也爆发了抗议活动。据信多达1万人被逮捕,超过1100人在政府对示威者的暴力镇压中丧生。从骚乱一开始,外国记者就被禁止进入叙利亚。随后在6月底,一些记者获准进入叙利亚,但是他们受到了叙利亚政府的紧密监控。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2000年,他的父亲去世后继承了权力,并承诺让叙利亚的政治和经济自由化。在他刚刚开始担任总统的时候,叙利亚出现了短暂的政治开放,但是很快,它就回到了压迫型的国家,许多最基本的自由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在2500名到3000名的叙利亚政治犯中,很多人都没有接受过审判。

LOUAI BESHARA/AFP/Getty Images

110630_Belarus_110893524.jpg
12.白俄罗斯

从1994年开始,白俄罗斯的政治权力就被集中到了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他通常被称作欧洲最后的独裁者)的手中。选举,包括2010年12月卢卡申科“赢得”第四个任期的总统选举,受到了严重而且广泛的不正当行为的玷污。没有任何政党在橡皮图章一样的立法议会里拥有席位,当局使用警察暴力和其它形式的骚扰来打击政治反对派和独立媒体。在国家境内旅行需要获得一种内部通行证,一项新的总统令要求网吧经营者追踪用户的在线活动。这两种手段进一步限制了公民的行动和言论自由。在2010年的虚假选举之后,卢卡申科政府对反政府抗议进行残酷镇压,逮捕了包括九位挑战总统选举者在内的约700人。

VIKTOR DRACHEV/AFP/Getty Images

110630_Chad_87142283-1.jpg
13 乍得

乍得的总统伊德里斯•代比是前军事政变的领袖,从1990年开始掌权至今。在此期间,种族和政治冲突让数十万乍得人逃离家园。乍得盛产黄金和铀,并在2003年成了石油出口国。但是,乍得的腐败和管理不善十分普遍,老百姓仍然极度脆弱。安全部队和叛军政治一直在进行杀戮和酷刑折磨,但是却没有人受到惩处。一项新的媒体法案对“煽动种族仇恨和宽恕暴力”的行为规定了严厉的刑期。当局也禁止了被认为在提倡暴力的穆斯林组织。受到长期拖延的立法和市区选举原定于2010年底举行,但是最终再次被改到2011年初举行。而今年4月总统选举被质疑投票人数过低,导致反对派宣称代比的胜利不合法。

GEORGES GOBET/AFP/Getty Images

110630_China_109470542.jpg
14 中国

受到过去6个月的中东和北非起义的惊醒,中国当局加强了镇压异见人士的手段。互联网审查和对人权,民主活动人士的拘捕不断增加。著名的人权律师被骚扰,被取消律师资格,“被失踪”。中国出台的新规定让民间社会团体要获得海外捐助更加困难。但是最近的镇压只是数十年来一直都存在的镇压的加强版。根据自由之家的排名,超过一半在自己国家“生活不自由”的人都在中国。中国共产党紧握着手中的政治权力,剥夺了中国公民选举自己的领袖,参与政治反对派,和让自己的政府为自己的过失负责的权力。在中国,因网络活动而被关押的记者和个人比其它任何国家都要多。到目前为止,有数万人被认为因为他们的政治或者宗教观点被关押或“被失踪”。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110630_de%20Cote%20d%27Ivoire_114482579.jpg
15 科特迪瓦

在2010年11月举行的被长期拖延的总统选举导致了暴力活动和政治对立,科特迪瓦也从此位列世界上最压迫的国家之中。现任总统洛朗•巴博拒绝下台,也不承认反对派总统候选人亚桑拉•瓦塔拉的胜利。国家开始实行宵禁,国际媒体被屏蔽,随着暴力的升级,科特迪瓦的边界也被关闭。有超过3000人被认为在骚乱中被杀害。但是,在最近的暴力活动之前,腐败一直都是科特迪瓦的一个严重问题,违法者也很少受到起诉。作为政务任命官的法官有受到外界影响和贿赂的高度嫌疑。2010年,数次罢工行动受到了严酷地镇压,而与国家各种武装力量有关的强奸案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SIA KAMBOU/AFP/Getty Images

110630_Cuba_113274541.jpg
16 古巴

经过了前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49年的统治之后,古巴仍然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现在,它的统治者是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对执政的共产党的反对不被容许。今年3月,古巴政府释放了最后一批在2003年对独立记者和异见人士的“黑色春天”镇压中被关押至今的政治犯,但是记者们仍然受到沉重的压制。活动,选择自己居住地和工作的自由受到严格的限制。而试图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离开这个岛国将受到惩处。2010年,罗马天主教会为它自1959年革命以来的第一个神学院举行落成庆典。但是,包括教育和出版在内以教会为基础的活动受到了政府严格的限制。古巴的人权捍卫者和政治犯遭受着酷刑和糟糕的监狱环境的折磨。

ADALBERTO ROQUE/AFP/Getty Images

110630_Laos_56317518.jpg
17 老挝

老挝是世界上现存少数共产主义国家之一。老挝人民革命党(LPRP)垄断着该国的政治权力。由总统朱马利•赛雅贡领导的老挝政府规定了生活的各个方面,给官员们提供了许多索要贿赂的机会。所有土地归国家所有,政府经常把土地奖给同政府有特殊关系,或者富有的公民。2009年,300名老挝农民因计划抗议政府没收土地而被捕;直到2010年年底,还有9人仍被关押,而他们现在的下落不明。老挝的宗教自由被严格限制,LPRP控制着佛教僧侣和寺院,官员们关押基督徒,或者把他们驱逐出村庄,让他们改变信仰。为了试图破坏自1975年开始的低度反抗政权的Hmong族组织,政府迁移了数千名山区居民。

HOANG DINH NAM/AFP/Getty Images

110630_SaudiA_110618751.jpg
18 沙特阿拉伯

沙特阿拉伯是一个威权君主制国家,所有的政治权力都由皇室掌握。《古兰经》和《圣行》(由先知穆罕默德设立的有关言行的指导)被当作国家的宪法。皇室禁止组建政党,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只存在于沙特阿拉伯之外。国内媒体受到严格控制,政府掌管着印刷和卫星电视网络,并屏蔽了40多万个网站。2010年,因为批评保守的伊斯兰信仰,al-Watan报的编辑被迫辞职。根据法律,所有的沙特人都是穆斯林,政府禁止任何对其它任何宗教的公开活动。妇女不准开车,也不准在没有男性伴侣的陪伴下在国内旅行。震撼了其它中东国家的社会骚乱并没有对沙特王国产生多少影响,但是最近沙特的妇女已经走上街头,抗议禁止妇女开车的条例。

FAYEZ NURELDINE/AFP/Getty Images

110630_SOssetia_82916249.jpg
19 南奥塞梯

当后来的南奥塞梯国在2008年8月脱离格鲁吉亚的时候,它引发了一场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残酷的战争,数百万死亡,数万人逃离家园。尽管有国际社会的批评,莫斯科仍然承认南奥塞梯从格鲁吉亚的独立,并开始从政治和经济上进行接管。战争之后,南奥塞梯总统Eduard Kokoity用来自俄罗斯的官员取代了他的大部分内阁成员,俄罗斯军队也禁止奥赛梯族人进入格鲁吉亚。此次冲突造成了2万6千人迁移,其中大多数都是格鲁吉亚族人。南奥塞梯人面临着一个由俄罗斯资助高度腐败的精英群体的挑战。所有在南奥塞梯的非政府组织的运行都受到政府的严密监视。2010年,腐败指控指向了Kokoity和莫斯科支持的首相Vadim Brovtsev。

KAZBEK BASAYEV/AFP/Getty Images

110630_Western%20Sahara_109856152.jpg
20 西撒哈拉

摩洛哥治理下的西撒哈拉是摩洛哥政府和阿尔及利亚支持的Polisario战线叛军长达数十年争议的主体。在2010年,两国就是否允许举行独立公投的谈判没有取得多少进展。摩洛哥控制着当地的选举,严格限制集会自由,拒绝给与游牧撒哈拉人,或Sahrawi组建独立的政治或者非政府组织的权力。Sahrawi的活动人士,人权捍卫者和其它的一些人继续受到骚扰和随意的拘留和酷刑。摩洛哥政府经常使用军队来平息在Sahrawi村庄的示威活动和骚乱。2009年,三名被逮捕的Sahrawi活动人士在审判被暂停之后,整个2010年都处在关押状态。最终,他们在今年4月获得保释后被释放。

DOMINIQUE FAGET/AFP/Getty Images

译注:自由之家是一个主要靠美国政府提供资金,以非政府组织为形态运营的专业政治机构,总部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价值观以美式民主为标准。

相关阅读:

《外交政策》图说:坏蛋中的坏蛋











2 comments:

Fengfenga 说...

拜托作者先有了基本的常识再来这里发表文章

Karlmarx108 说...

1.Hmong应该翻译为赫蒙族,即苗族。
2.苏丹1956年从英国和埃及统治下独立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