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反驳:西方媒体对中国的五大误读

核心提示:李世默反驳沈大伟和裴敏欣的观点,认为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常见误读包括:不进行选举、权力集中、遏制言论自由、腐败盛行和拥抱资本主义

原文:Counterpoint: Debunking Myths About China
作者:李世默(Eric Li)
发表:2011年7月20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TTS:MP3

原注:在7月1日的《纽约时报》上刊登了两位著名的中国观察者,沈大伟所写的(《中国共产党90岁了》和裴敏欣所写的《伟大的党,但共产主义在哪儿?》分析了即将在2012年面临新的重大权力交接的中共的失败和挑战。李世默,一位上海的风险投资人和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事务的博士候选人加入了这场辩论。(译者注:此处提及的《纽约时报》上的两篇文章及本篇都将收录在《译者合集 激辩“毛的复活”》中,届时将可以在各大主流电子阅读器上下载,敬请期待。)

中国共产党掌管全球最大的国家已达62年之久。它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都清楚这样一个事实:1949年共产党接管政权之时,中国深陷内战泥淖,并因外来侵略而四分五裂;各地饥荒严重,民众苦不堪言;中国人平均寿命仅为41岁。今天,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一支在全球都举足轻重的力量,中国人民的生活欣欣向荣,人均寿命已达74岁。

但是我们还必须作出更深入的评估,西方政治和学术精英对共产党的领导人就算不是完全的不认同,至少也是明显的不安,这也是让我们要更深究对中共的评估的原因。西方媒体有关中国的论述存在五点误区。这些误区需要用事实加以驳斥。

中国不举行选举,因此其统治者无需得到被统治者的认可。

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称,中国政府的民众支持率属于全球最高之列。2010年,中国人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率达到87%,并且近几年来一直高于80%。66%的人认为过去5年间生活有了改善。高达74%的人对未来5年感到乐观。

我们需要问的是:在这些数字上,为什么选举产生的政府大部分都无法与中国相比?选举是验证共识和合法性的唯一途径吗?

 中国是一个集权国家,党的政治权力是集中化的,并且是自我延续的。

最高统治机构中共的中央政治局有25名委员。目前,只有七位的背景非富即贵,也就是所谓的“太子党”。其他的人,包括主席和总理都来自普通人家,没有特殊的[与生俱来的]优势。他们通过努力拼搏一路走到了权力之巅。在更大范围的中央委员会中,那些来自权贵背景的人的比例就更小了。

如果走访中国任何一所顶级高校的校园就能清楚看到,共产党仍在吸引着最优秀和最智慧的年轻人。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或许是全球实行精英管理最彻底、是向上流动最为动态的大型政治组织之一,远比大多数西方国家和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执政精英们要依赖“能人统治”。通过能力让本组织立于不败之地有什么错呢?

中国对言论自由的限制遏制了创新。

中国无疑是在限制言论自由,特别是政治言论。但是这妨碍了中国社会的革新吗?

互联网企业在纽约股票交易所和纳斯达克的IPO中最成功的实例就有一些是中国的初创企业创造的。中国企业正在通向主宰全球可替代能源行业的道路上前进。在公共政策上的突破让私人的房屋拥有率从1990年近乎为零升至了今天超过80%。(译注①)这在全世界也跻身于最高之列,而中国还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

伦敦皇家学会说的报告说,中国在得到公认的国际期刊上发表的科学研究论文的比例在1999年至2003年间为4.4%,而在2004年至2008年间上升到了10.2%,紧随美国之后。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收入超过法国,跃居全球第三。全球35位作品创下7位数销售额的在世的艺术家中有15位是中国人。如果这些事实体现不出创新,那么还有什么能体现呢?

共产党的集权统治导致腐败盛行。

没有人,特别是共产党自己,怀疑过腐败是中国的一个严重问题。但是这与集权统治有关吗?

据透明国际称,全球最“干净”(最不腐败)的地方只包括4个非西方的政府:新加坡、香港、卡塔尔和日本——其中有3个是集权政权。按照透明国际的排名,中国的排位(78位)比印度(87位)、菲律宾(134位)、印度尼西亚(110位)、阿根廷(105位)等其他许多国家都高。只比意大利(67位)低一点——而所有这些国家都是选举制的民主国家。显然,一党制的中国腐败程度比许多民主国家都低。

中国迄今为止取得的成功都要归功于中共拥抱了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

按照美国传统基金会和《华尔街日报》对自由经济的年度排名结果,中国位居第135位。排位高于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包括海地、阿尔及利亚、孟加拉国、科特迪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肯尼亚、卢旺达等。如果市场经济改革是中国施展的唯一魔法,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国家经济上没有获得这么大的成功呢?而这些国家比中国贯彻自由市场经济体制还要早得多并且深入得多?[除了市场经济,]中国还做了些什么?

那些经不起事实考验却依旧主宰人们意识的设想是华而不实而且有害的。如果今天的世界强国的政治和学术建树还把观点建立在错误之上,那么这对构建一个和平的世界秩序尤为危险。

译注①:这里的房屋私人拥有率是指私有所有的房屋占所有房屋的比例,并非中国人中拥有房屋的人的比例。

相关阅读:


视频:李世默接受Anand Giridharadas访谈(英)(需翻墙)

说明:本文参考了《参考消息》上的同来源译文,与以往一样,本文为全译,所有其他版本译文均为节译。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