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4日星期四

大西洋月刊博客:菲德尔・卡斯特罗:“古巴模式在我们这里都行不通了”

核心提示:菲德尔・卡斯特罗:“古巴模式在我们这里都行不通了。” 注意:本文并非最新发表,只是我们刚刚完成翻译

原文:Fidel:’Cuban Model Doesn’t Even Work For Us Anymore’
时间:2010年9月8日
作者:Jeffrey Goldberg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fidel-castro-on-another-trip-the-national-aquarium-2010-09-01.jpg
最近在哈瓦那短暂的停留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古怪的事情(还不算一场海豚表演,一会儿我将简短地谈到),但是,最不寻常的事情,是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的自我反思水平。我对共产主义独裁者的经验十分有限(我对非共产主义独裁者的经验倒是多点),但是当卡斯特罗承认,他在古巴导弹危机的关键时刻犯了错误的时候(我的上一篇报道的结尾记录了他说的话——但是他说,他说了很多,不过提到他后悔的是要求赫鲁晓夫对美国实施核打击),我十分震惊。

更加让我震惊的,是他在我们第一天会面的午餐上说的话。我们坐在一个小桌子边;卡斯特罗、他的妻子,达丽娅、他的儿子,安东尼奥、官方媒体的重要人物,兰迪・阿隆索、和我的朋友朱莉娅・斯威格(朱莉娅是外交关系协会里著名的拉美学者,我带她来,是为了自己不会在访谈的过程中说出太蠢的话)。一开始,我的主要兴趣是看卡斯特罗吃饭——当年一系列的消化方面的问题差点谋杀了他,所以我认为我也要做一点肠胃方面的研究,小心地观察他吃了些什么(根据我的记录,他吃了一点鱼和色拉,一点蘸了橄榄油的面包,还有一杯红酒)。在总体轻松愉快的谈话中(我们花了三个小时谈论了伊朗和中东问题),我问他是否仍然相信古巴模式还是值得对外推广的。

他说,“古巴模式在我们这里都行不通了。”

这个回答让我大吃一惊。这位革命领袖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别提那个了”?

我让朱莉娅把这个惊人的观点解释给我听。她说,“他没有反对革命的思想。我认为,这是他承认,在‘古巴模式’下,国家在经济生活中扮演了太大的角色。”

朱莉娅指出,这种观点的一个作用也许是为了给他的弟弟,现任总统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在实行必要的改革的时候创造空间——实行改革必然要面对党内正统共产主义者和官僚的阻挡。劳尔・卡斯特罗已经放松了国家对经济领域的控制。他最近宣布,一些小规模的商业活动可以开始运行,外国投资者现在也可以购买古巴的房产。(这个新的通知引发了一个笑话,那就是美国人不被允许在古巴投资,但这不是因为古巴的政策,而是因为美国的政策。换句话说,古巴正在开始采取美国一直要求它采取的经济政策,同时美国人却因为政府虚伪、愚蠢、适得其反的贸易禁令而不被允许参与这个自由市场的实验。当然,当古巴人同欧洲人和巴西人合伙买下所有最好的酒店的时候,我们将会为此而后悔。)

但是我岔开了话题。在这次漫长,轻松的午餐快要结束的时候,卡斯特罗向我们证明了他确实是处于半退休的状态。第二天是星期一,大人物们都会忙着处理他们的经济议题,或者把异见人士投入监狱诸如此类。但是卡斯特罗的日程表是空白。他问我们,“你们想跟我一起去水族馆看海豚表演吗?”

我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访谈的过程中,这种情况出现了好几次)。“海豚表演?”

卡斯特罗说,“海豚可是一种聪明的动物哦。”
 
我告诉他,我们第二天早上要跟古巴犹太社区的主席阿德拉・达沃林(Adela Dworin)开会。

卡斯特罗说,“那把她也叫来。”

桌边有人说,水族馆周一闭馆休息。卡斯特罗说,“明天会开门的。”

当然,那天水族馆开门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先从犹太教堂接上阿德拉,然后在海豚馆外的台阶上见到了卡斯特罗。他吻了阿德拉,这并不是偶尔出现在照相机前的动作(也许是给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另一个消息)。我们一起走进了一个用蓝色灯光照明的大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巨大的玻璃做的海豚水箱。卡斯特罗最后说,哈瓦那水族馆的海豚表演是世界上最棒的海豚表演,“独一无二!”因为,这实际上是一个水下表演。不穿戴呼吸设备,三位潜水员进入水中,跟海豚一起表演一系列复杂的杂技。“你喜欢海豚吗?”卡斯特罗问我。

我说,“非常喜欢。”

卡斯特罗叫来水族馆的主管吉列尔莫・加西亚(Guillermo Garcia)(当然,水族馆的每位员工这天都来上班了,而且,有人告诉我,他们都是“自愿”来的),让他和我们坐在一起。

卡斯特罗说,“戈德堡,向他问一些关于海豚的问题。”

“什么类型的问题?”我问道。

他说,“你是个记者,问点好问题。”然后指着加西亚说,“他反正也不怎么了解海豚,他实际上是个核物理学家。”

“真的吗?”我问加西亚。

“是的。”加西亚略带歉意地说。

“那你怎么跑来管理水族馆了?”我问道。

“我们把他安排到这里,是为了防止他建造核武器。”卡斯特罗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加西亚认真地说,“在古巴,核能只会用在和平用途上。”

“我没认为自己是在伊朗,”我回答说。

 卡斯特罗指了指他那张转椅下的一小块地毯。

他说,“这是波斯的!”并再次笑了起来。“戈德堡,问问关于海豚的问题吧。”

我转向加西亚,“海豚有多重?”

100到150公斤,他说。

“你们是怎么训练海豚做这些动作的?”

“这个问题不错,”卡斯特罗说。

加西亚叫来水族馆的兽医帮助回答这个问题。兽医叫西莉亚。过了几分钟,安东尼奥告诉我,兽医姓格瓦拉。

“你是切的女儿?”我问道。

“嗯。”她说。

“你是兽医?”

“我负责照看水族馆里所有的动物,”她说。

“切非常喜欢动物,”安东尼奥说。

接着就到了表演的时间。灯光暗了下来,潜水员进入水中。不用描述整个过程,我只能再说一次,我惊讶地发现我很赞同卡斯特罗的看法:这座哈瓦那的水族馆上演了一场梦幻般的海豚表演。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我看过许多的海豚表演,但是这次表演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也要说:我从未见过像卡斯特罗这样喜爱海豚表演的人。

后来,我和卡斯特罗谈论了美国的贸易禁令、古巴的宗教情况、政治异见人士的困境和经济改革等问题。下面是一张当天在水族馆里的照片(我坐在矮椅子上;切的女儿在我后面,她有一头金色的短发;卡斯特罗就是那个像卡斯特罗的人。)

fidel%20and%20goldberg.jpg

杰弗里・戈德堡是《大西洋月刊》的全国记者。《囚徒:一个关于友谊和恐怖的故事》的作者。他曾在中东和非洲进行过报道。他还为《大西洋月刊》的意见专栏写作。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