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

美联社 埃及活动家和守旧派的“巷战”

核心提示:在埃及总统胡思尼・穆巴拉克倒台后,一群年轻的活动人士迅速行动起来,把革命中乐观肯干的精神带到了他们的社区中。他们开始在米特奥科巴(Mit Oqba)昏暗的街道上竖立电线杆,把天然气管道接进这片区域。他们做到了当地官员长期承诺要做,却从未去做的事情。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向30万低收入的居民展示,为结束穆巴拉克政权下的腐败和萧条而举行的起义的好处。

原文:Street by street, Egypt activists face Old Guard
译文:埃及活动家和守旧派的"巷战"
时间:2011.7.11 星期一
作者:美联社SARAH EL DEEB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并由志愿者校对

开罗(美联社)――在埃及总统胡思尼・穆巴拉克倒台后,一群年轻的活动人士迅速行动起来,把革命中乐观肯干的精神带到了他们的社区中。

他们开始在米特奥科巴(Mit Oqba)昏暗的街道上竖立电线杆,把天然气管道接进这片区域。他们做到了当地官员长期承诺要做,却从未去做的事情。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向30万低收入的居民展示,为结束穆巴拉克政权下的腐败和萧条而举行的起义的好处。

活动人士的父母们很快就开始收到了威胁警告:你们的孩子将会被打手们收拾。一位官员帮助活动人士获得延长天然气管道的批文;结果,他突然被调往另一个职位。

活动人士们与前执政党在本地有势力的成员间发生了正面冲突。这是关于新埃及的一课:旧政权还在这里,并对抗变革。

米特奥科巴的一位活动人士穆罕默德・马格迪说,"旧政权不只是穆巴拉克和他的部长们,还有成千上万的受益者。"

穆巴拉克在5个月前被赶下了台,跟着一起下台的还有他30多年政权里的高层人物。但是现在手握实权的军队将领们,对解除前执政党成员对国家各个层面(上到政府高级职位,下到各地方政府)的控制行动迟缓――或者可以说是明显抗拒。与此同时,公众对改革迟迟未到的愤怒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

米特奥科巴的经验表现了守旧派和新生代在街头巷尾发生的冲突。

在穆巴拉克的政权时期,全国各地选举了1700个地方议会(Local Council),成员人数达到了50000人。这些议会理论上代表着他们各自的社区。实际上,他们是穆巴拉克的国家民主党这部互惠、腐败机器上的齿轮。对选举的操控确保了几乎所有的议会成员都来自国家民主党。

他们经常推动那些可以让他们自己或者自己的朋友捞到好处的项目。比如,如果一家跟议会或者执政党关系紧密的公司可以获益,某条街道就会新增一条人行道。议会成员掌控着居民的服务项目,以便谋取私利。

这套系统确保了政权对国家的控制。每到选举季,官员们会使用黑金来驱使选民把票投给执政党候选人,或者雇佣打手殴打反对派。

上个月底,一家法院下令解散所有的地方议会。这是迈向改革的重要一步。但是依靠金钱的支持,过去的成员仍然保持着他们的联系。这给了他们一个有力的工具,以此在新的地方选举中夺回席位。

"他们有很多钱可以发给民众。他们跟本地的大家族都有联系,"一位跟米特奥科巴的大众委员会(Popular Committee)一起工作的活动人士赫帕・加尼姆说。"一些想参加竞选的人已经开始杀牛,在邻里间分发牛肉了。"而这是一种常用的拉票方式。

同样的担忧也存在于国家政治之中。很多一度是穆巴拉克政党的官员都开始准备参加9月份的竞选。

一个叫做大众委员会的社区活动组织决定,不仅要打击腐败,而且要打破埃及人的冷漠。埃及人已经放弃了把事情做得更好的想法。这个委员会的前身是在反穆巴拉克起义时期各地的社区守望组织。他们守卫家园,防止抢劫活动。

作为埃及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共同协作的例子,守望组织广受欢迎。他们也获得了那些在反穆巴拉克起义中起着推动作用的年轻人的支持。全国范围内,有差不多50个大众委员会,每个委员会都有在自己家的社区里做事的志愿者。

他们赋予自己的任务是:把事情做得更好,把事情做成。很多人接受了一个额外的头衔:保卫革命。

而这可以代表很多事情――维修基础设施,开办扫盲班,与居民一起在屋顶花园工作,更好地利用水资源,监督官员,让他们变得可靠,等等。一些人开展了"名字和耻辱"运动,对那些收受贿赂,侵吞公款的人(不管是警察,还是把政府补贴的小麦拿到黑市上去卖的面包师)进行曝光。他们用手机照相机拍下违法者,将录像公布出来。

在埃及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一家煤气公司需要维修一个破损了的阀门。但是因为工作要在夜间举行,他们需要人来保护。

随着警察大都撤出了街道,大众委员会志愿提供安全保护。但是,煤气公司害怕会因为与活动人士合作而得罪警察,委员会决定让它的巡逻员不断路过施工现场,以让一切看起来只是巧合。

最终,煤气公司修好了阀门。

马格迪的家所在的开罗米特奥科巴区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挑战和机遇。执政党在人口密集区域的势力强大,这些区域在起义期间给支持穆巴拉克的集会提供了大量的人员。

在穆巴拉克倒台不久,24岁的马格迪和他的委员会起草了一个处理本地被长期忽视的12项重大问题的计划。他们组织为众多街道安装路灯电线杆。那里的毒品交易猖獗,于是他们向官员施压,要求增派警力。

米克奥科巴区亟需一个低收费的政府诊所。有一个确实在建设之中,但是按天拿报酬的工人却一直拖延工期。于是委员会的成员驻扎在建筑工地外,不断纠缠工人,给工人送茶,使出浑身解数来让诊所早日完工。

当地官员在20年前就答应要把天然气管道街道米特奥科巴区的各家各户。但是从未兑现过。于是委员会顺着过去的线索,让一些批准文件得到签署。现在,主管道已经铺设好了,委员会帮着居民登记接到自己家的分支管线。

活动人士们说,随着事情的成功,骚扰也随之而至。马格迪说,本地议会的支持者入侵了委员会的脸书群组,向成员们发送恶意邮件,导致了成员内部间的争吵。他们也调离了与马格迪合作,签署了文件的官员。他们还向一位校长施压,迫使他禁止委员会在他的学校里开办的扫盲班。

马格迪说,为了恐吓志愿者的家庭,他们散布谣言,谎称武装打手正在等着殴打志愿者们。

在这些徒劳无功之后,本地议会试图抢夺功劳。在一份简报中,它声称是它"承诺并铺设"了天然气管道。前执政党成员们都站在新的路灯旁摆姿照相。

马格迪的组织也用自己的简报来反击。他们用《人民想要的》来报道他们的活动和前政权成员试图收买忠诚的行为。他们也赞扬了帮助他们完成任务的官员。

一位曾经在执政党的议会中任职的当地大人物作了最后一搏的尝试。他找到志愿者,明白地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失败。

"谁跟你们撒谎,告诉这个政党已经死了?"他吼道。"我们还在这里,我们会借着你们的帮忙再次获胜。"

米特奥科巴区的本地议会成员扎古尔・拉沙德否认议会曾经骚扰过年轻的活动人士,并把他们称作傲慢,爱多管闲事的年轻人。他说,活动人士的影响仅局限于几条街道。他也否认活动人士跟新的天然气管道有关,并声称这个项目之前就获得批准了。

"大众委员会难道有一根魔棒吗?它说'延长天然气管道',然后天然气管道就延长了?"拉沙德问。他计划再次参加选举,并对自己获胜充满信心。

同时,拉沙德也抱怨,活动人士们事实上可以走进本地官员的办公室,并促使他做出行动,出于担心对被看作反革,地方官员也只能服从。

他说,"他们过去根本进不了官员的办公室。真是乱套了!"

活动人士们并不担忧。在受到米特奥科巴本地议会的冷遇之后,马格迪的组织者在几位议会官员住家所在地的埃尔贾里卜大街挂出横幅。一边写着"我们已经实现目标",另一边写着"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到目前为止,他们几乎解决列出的12项问题中的一半。

"这些孩子们很不错。他们把街道弄得干干净净,"在委员会的扫盲班上课的40岁妇女霍维达・穆罕默德说。"我不想跟本地议会扯上关系。"

一位记录大众委员会活动,并帮助他们建设网络的博士研究生阿丽亚・莫萨拉姆说,大众委员会也许不能在穆巴拉克建立的旧体制的强大压力下生存下来。但是因为服务社区的实际经验,它们将成为新一代政治人物的孵化基地。

她说,"我们过去从未有过底层治理。这些经验也许会被遗忘……但是他们学到的东西将会一直伴随着他们。"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