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中国高层缺乏安全感

核心提示:中国共产党就要迎来建党90周年纪念了。党的官员说,“一切都在进步,我们还会继续统治下去。”那么,为什么在利川,“为人民服务”的牌子会被砸烂呢?

原文:Insecure at the Top in China
作者:DIDI KIRSTEN TATLOW
发表:2011年6月15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译者志愿编辑配图】

上个星期,在中国中部省份湖北的利川,当抗议者们包围了政府大楼的时候,当地的一位民众说他们砸碎了一块牌子,上写“为人民服务”,这恐怕是中国共产党喊得最响的口号了。

在当地的一位人大代表冉建新在拘押中死亡后,愤怒已经压抑了数天,终于在上个周四爆发。冉的亲戚说他是被打死的,他们贴出了尸体的照片。许多人相信冉先生在和当地的腐败官员作斗争,当地居民说多年来这些腐败行为都没有人管。

在7月1日党将要庆祝其成立90周年,对外,党史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李忠杰对《北京新闻》充满自信地说,党还可以“再统治九十年”。(译注:经查,李的原话似乎是党会“长盛不衰”,见文末的《相关阅读》。)

但是,Kerry Brown说,在党的内部,它一直担心它并非被真心拥护。Kerry是与主要的党组织官员们一起参加了上周为期三天的会议的六名海外学者之一。

Brown先生是英国伦敦的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亚洲项目主任,他说:“他们没有得到99%的人心,这让他们忧心如焚。”

党可以端出所取得的大量成就。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在它的监管下,产生了大量的财富,经济改革让数以亿计的人摆脱了贫困。

按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的报道,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坐拥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为了获得持续发展所需的原材料和战略资产,它的国际触角也在快速扩张。

Brown先生说,党的精英包括了2,800名副部级以上干部,他们分布在政府和军队中,对党高度忠诚。

“他们认为他们什么都做对了。过去的10年中经济翻了两番。为什么人民不喜欢他们?”他这样问道。“这是矛盾的。”或者,象李先生在《北京新闻》中那样干脆否认问题的存在。“问题是,人们是否拥护你?”

党不受欢迎的重要原因包括腐败和当人民要求对政府有更多监督的时候经常以暴力进行压制,Brown先生说

在由党的国际部门主办的“中共党建国际论坛”上,学者们和中央宣传部、中组部、政策研究室、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统一战线和党史研究中心的官员们见了面。

华盛顿的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本次会议是一次“严肃的令人尊敬的观点沟通”会。

沈大伟说,不过,在党员论文中体现出来的观点还是和海外学者们有“断层”。

他说,“我们认为他们太僵化,他们则认为,外国的观点强调的是党的脆弱和不安全感。”

“为什么你们外国人如此着迷于问题?我们在进步,”他说那些官员们的观点是这样的。

这些学者们说,反腐、干部培训和建立精英统治的公民社会是党认为有进步的三个方面。

沈大伟说,负责反腐的官员展示了“非常详尽的一篇论文”。但是党要求这些学者们不要将这些披露给媒体,体现出一个仍然要求新党员发誓要“保守党的秘密”的组织的习惯性的秘密作风。

党长期以来都承认腐败是一个问题。Brown先生说,但是对人民采用暴力手段则是禁区,即便公众通过网络开始逐渐了解得更多了——从利川发来得照片显示荷枪实弹的武警在街上巡逻,安全部队殴打示威者等。

他说,“过去,暴力一直管用。”

党通过革命取得政权,又在数次的政治运动中整死了数千万的中国人。今天,它希望能以与多方达成共识的方式来统治,但在采用什么方法上无法达成一致。

Brown先生说:“让他们夜不能寐的是如何从革命性、破坏性力量转变为统治力量。这事儿从来没有被彻底解决。”

在最近一次示威发生前的利川之行中,不满已经处处可见。一个农民家庭描述了当地政府如何征地。

这家的妻子说,“每一亩我们拿到了¥32,000”,这相当于667平方米只有$4900。她说,已经有五亩地没了,剩下的五亩很快也要没有了。
她说,“我们听说他们想征500亩来建什么,但没人知道要建什么。”
他们抗议了吗?
“没用的。”她说
那么她觉得这交易可接受吗?
 她轻蔑地瞟了一眼。
“不。才这么一点钱。那些地就永远地没了。我们再也不能种庄稼,也没有吃的了。我们不得不去城里打工。”她说。
“这地方太、太‘黑’了,”在晚餐中另一人说道,这词的意思通常用来指腐败。她不希望透露她的名字,担心会遭到报复。上周,在这座城市,至少有些人觉得“为人民服务”这块牌子还是砸了的好。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