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6日星期五

华盛顿邮报:中国货币面临压力

核心提示:人民币估值影响通胀,进口商品价格影响内部争论。北京当局似乎将正式承认人民币升值的好处大于坏处。而在以前,政府不愿公开承认升值的合理性。

 

原文作者 Howard Schneider

原文链接:http://www.washingtonpost.com/todays_paper/A%20Section/2011-05-03/A/14/20.0.2584585306_epaper.html

译者:七月

校对:南山

 

     多年以来,华盛顿当局一直对中国低估人民币汇率以加强贸易表示不安。这成为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主要矛盾来源。   

alt-tag

香港交易与清算中心主席夏佳理(左)与汇贤产业信托主席鉴兴林,在星期五的挂牌仪式上。汇贤产业信托基金是香港首个以人民币计价出售股票的。

 

     突然间,中国货币问题也变成北京政府关注的主题。   

     通货膨胀日益严重,消费者的不满情绪正在不断增加。以人民币计价的进口商品价格甚高。与此同时,国际投资者因为政府对人民币的严格管制,对人民币投资持谨慎态度。   

     其结果是:在中国政府内进行的讨论出现了一些变化。在这类讨论中,以出口为导向发展的主张以往一向占据上风。而如今这一变化会让持这类主张的人更加难以抵御美国的压力。   

     美国国会领导成员指责中国货币政策直接减少了美国就业机会,同时去年秋天,众议院通过了向中国进口商品征税的法案,以抵销人民币低估值带来的任何优势。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中国的汇率对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是一大障碍。批评全球化的人认为,中国货币政策让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际上削弱了潜在竞争对手,比如巴西和印度这些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帮腔说,人民币明显低于其实际价值。   

     然而面对这么多政治压力,中国仅仅做出了很小的让步。那里有数千万的工人,他们的生存依赖着制造具有成本竞争力商品的工业体系,这类商品包括牛仔裤、自行车、ipod等等。   

     现在的改变源于中国越来越认识到低汇率的货币政策还有着另一方面:上升的生活成本和其他影响,可能对社会秩序造成不良影响,威胁到国家的政治领导。   

     通过设定一个低汇率,而不是像其他主要货币一样让市场的力量确定人民币的价值,中国正面临着高通胀,因为进口的燃油和食物非常的昂贵。今年政府指定的燃油价格已经增加了两倍,激起了上个月一起上海卡车司机罢工事件。食物的价格同样上涨,特别是对于中国这一人均收入每年只有3000美元、且数千万的人停留在贫困线的国家,对食物价格的上涨非常的敏感。整体5.4%的通货膨胀率水平已经远超出政府的预期值。   

     汇率管制也限制着人民币的国际化使用,令北京的商业和政治抱负受挫。同时,货币政策导致了外汇贮备过剩,大多数资产被锁定在低收益的、甚至有些中国人认为是有风险的美国国债,而不是用于国家发展建设。   

      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宣告改变,但是中国人民银行在四月份允许货币升值的速度远较之前的月份更快,并且在星期五确定了人民币的目标水平为6.49,这是从二十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值。   

      "北京当局似乎将正式承认人民币升值的好处大于坏处。而在以前,政府不愿公开承认升值的合理性。"中国兴业银行(香港)的经济学家魏尧在报告中写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中国中央银行前顾问余永定承认,让人民币在世界市场上像美元和欧元一样自由升降,"将引起很多痛苦",当中国出口失去了低汇率的优势,数百万的中国人将可能失掉工作。   

      但是他说这些损失将被其他领域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利益所抵消。面对这样巨大的转变,余永定说:"将会是经济上的必要之举⋯⋯汇率已经变成中国的一种负担。我们为了稳定它,正在扭曲经济。"   

     围绕货币政策的争论,只是中国对于社会应如何分配经济增长的利益这一更大争论的一部分。讨论结果对美国非常关键,美国希望中国从世界工厂的角色变成令美国商品和服务有利可图的开放市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将需要改革在很多方面一直是政府调控工具的金融体系。旧体系以家庭、中小企业和其他依赖国内市场公司的利益为代价,来优惠大型出口商、国有企业和政府自己。   

   中国控制着资本的流入和流出。政府规定了银行可以付给存款人的最高利率和贷款的最低利率。这对大型国有银行来说是一个福利,因为这个法规给了他们一个廉价的存款来源,同时限制了私营金融公司的竞争。根据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分析师、中国专家Eswar Prasad所说,由于存款利率甚至低于通货膨胀率,导致了每年数千亿美元的财富从中国家庭向国有银行部门转移。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都承认,需要促进国内消费,并适当减少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巨额贸易和投资顺差。   

   但是在最近几个月,变革的脚步从某些意义上说有所加快:最低工资得以增加,并且政府最近宣布了旨在消除额外四千八百万人缴纳所得税的计划。这些举措增加了中国消费者可用于消费的钱数。同时,在主要城市,房地产销售限制措施有望抑制快速上涨的房价。中国银行监管机构还表示,正计划逐步使利率市场化。   

    还有一些措施促进人民币在世界贸易中的使用。分析师认为这些举措将最终导致汇率能更好的反映资本流动的市场机制和宽松管制。中国已经同意在香港进行更多的人民币交易,使其可以被用来发行公司债和其他金融工具以资助中国大陆的项目。      

   同时,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已经开始公开谈论使用汇率作为一种控制通货膨胀的方法。而在以前,中国高层官员总是尽量避免使用这种方法。   

   政府已经公布了人民币将部分取代美元在世界交易中成为主导货币的野心,但是这需要能比现在更自由地使用中国货币才成。   

    中国出口商表示他们看到了变化即将来临。   

    在广州举办的大型贸易展——广交会上,从塑料制品到先进的工业机械和高科技消费类产品,数以千计的公司用中国出产的产品填满了1100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张小芬(一位工业研磨材料生产线的销售员)说,对人民币的升值,公司正在做出规划。   

   "我们不得不控制它带来的风险。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没有发言权。我们知道人民币将升值,但是每个人都必须管理好去适应这一改变。"她说。   

        研究员Liu Liu对此报道亦有贡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