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3日星期三

国际财经日报 数百万哈扎尔的在线支持者促进印度的解放广场时刻

核心提示:2011年4月9日,72岁的安纳·萨希卜·哈扎尔年老体虚,他在简塔·曼塔天文台的行动将给印度人带来首个解放广场时刻;然而,对于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国家,反腐败的第一战已在别处获胜。在互联网上。

原文:Millions of online Hazare backers help bring India’s Tehrir Square moment

译文:数百万哈扎尔的在线支持者促进印度的解放广场时刻

时间:2011.4.10

作者:Saurav Sen

译者:9Ua

新德里:2011年4月9日,72岁的安纳·萨希卜·哈扎尔年老体虚,他在简塔·曼塔天文台的行动将给印度人带来首个解放广场时刻;然而,对于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国家,反腐败的第一战已在别处获胜。在互联网上。

(图片:GIN)妇女加入印度的社会活动家安纳·哈扎尔在新德里简塔·曼塔天文台的绝食,向腐败宣战。

对于不知道的人来说,简塔·曼塔天文台纪念碑及其邻近草坪早已失去了其作为名胜古迹的光辉,也不再吸引旅游者,几乎被降级为首都的主要抗议场所——从无害的劳工风潮到不满的落选者或不同政见者组织的政治静坐。

截至目前,德里警方人员几乎把简塔·曼塔天文台的日常安全当作一盘小菜,仅当民众失控时,用来隔绝附近的高安全区域,如由绳索和钢铁路障包围的国会大厦和各部。 即使是花哨的卫星电视转播车,遍布德里城大街小巷,24小时准备着报道突发新闻,也很少光顾此地。

2010年底,当公众的玩世不恭创下新低,互联网上掀起了新一轮的大潮。德里英联邦运动会暴露出众多黑幕,政府形象摇摇欲坠,处于令人尴尬的崩溃边缘,引发了全国性羞耻和厌恶情绪的大爆发。

如果说英联邦运动会腐败举国震惊,前所未有的3G和2G电信丑闻和苏瑞什·卡马迪和安迪穆图·拉贾等政客在全国性媒体上的丑恶嘴脸,更是火上浇油。火最旺的地方是互联网,网络成为公众情绪自发表达的场所。

不同于以往,推特和脸书上开始形成公众舆论,观点象病毒一样口耳相传。思想一比特一比特地聚合在一起,参与、承诺和行动的接力棒从朋友到朋友,从相识到同事。当推特经过转发,思想的传播超越了地域和年龄,政治立场和职业。

哈扎尔决心进行一次反腐死亡绝食,他数月前就公开宣示他的决心。自此以来,每天在推特和脸书上涌现数千条贴子和博客,印度城市几乎已进入一种不可控制的狂热状态,使反腐运动成为这个国家的宣言。

社 会媒体提供了这样的优势:动机和伙伴支持,使得运动得到的支持成倍增长。受教育的职业城市青年在互联网上,持续不断地产生内容,吸引另外一群人的眼球,从 而获得新的一堆想法。最终,一百万个在线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将其力量赋予上街游行的数千人,并使其成为一个政府无法抵制、不可逾越的洪流。

简 塔·曼塔天文台的草坪上可能只能容纳几百名活动分子,加上在其他十几个城市走上街头的支持者,可能一共就几千人。但在互联网上,甚至在哈扎尔抵达简塔·曼 塔天文台之前,脸书和推特上的反腐社区已集聚了超过1百万人气。在所有四天内,安纳·哈扎尔成为谷歌的趋势词——对他的名字的搜索次数达到最高峰,这意味 着在互联网上更广泛的围观吸引了大量的关注。而在这个战场上,互联网上已有52万活跃用户,只要未来战争需要,还有足够的空间去激励数百万人。

互 联网起到两个关键作用:第一,它放大了哈扎尔呼吁的冲击力,抓住了印度的城市知识分子的想象,第二,它改变了整个印度次大陆,甚至包括全球的印度侨民,把 他们团结在一起。这一热潮保持数月,直到4月5日沸腾,当天哈扎尔在简塔·曼塔天文台坚定不移,大胆地向总理曼莫汉·辛格叫板。

这不仅仅是一位七十多岁的社会活动家的生活和事业,对抗抵制变革的政府。对任何政府而言,骚乱和绝食都没什么新鲜。公开表达不满也不会让独立的印度联邦政府 屈服。印度从来不缺少反政府骚乱。克什米尔,旁遮普邦,东北邦,特仑甘纳 —— 这一名单没完没了,而且还在增长。如果过去很多骚乱由政治流浪汉带着破坏性意图推动,政府的反应很大程度上也只不过是实施法律和秩序。

但 是这一次,情况大不相同。这一运动的成员们不是在街上挥舞旗帜流氓兮兮的党派干部,他们既不破坏公共财产,也不扰乱公民的生活。喊着口号的示威者手中,没 有任何政党旗帜飘扬。互联网的慢火煨炖上给运动注入了一种罕见的风味——一份成熟的克制,以及对每种虚伪政治手腕的理性反应。

哈扎尔的绝食呼应了城市知识青年前所未有的参与度,迄今为止,这一群体对政治及其表象漠不关心。这一次,数字媒体测量出人民群众的上升的不满程度的严重性。难怪第一次战役在短短的四天内即大获全胜。

在 独立后的印度,很少有舆论压力改变过政府治理。事实上,上一次民意象滚雪球般壮大,还是1987年爆发的博福斯丑闻。但是,当时很大程度上是由媒体审判, 在一个无动于衷的国家,犬儒的人民只不过对以温和的愤概,却拒绝自己进入漩涡中清理腐败。但2011年,他们做到了。1987年没有互联网。而2011年 有了。 (全球印度商业电讯)

(Saurav Sen是一位资深的数字媒体专家和顾问,住在新德里。他曾任迪拜卡里时报数字媒体主管,印度时报在线的编辑,ABP集团互联网及电信增值服务业务主管。)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