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4日星期四

《环球时报》中外编辑之间关于艾未未的对话

核心提示:《环球时报》前外籍编辑与中国编辑之间,就艾未未、软实力和《环球时报》社论等话题的不同观点。

 

来源:http://www.pekingduck.org/2011/04/the-global-times-and-ai-weiwei/

作者:理查德・伯格 Richard Burger

发表时间:2011413

译者:南山

 

 

九天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召集起报社里所有中方工作人员,到大会议室里闭门开会。基本上每次开这种会的时候,外籍人士——也被称为“外国专家”——是不允许在场参加的。

 

胡锡进对他手下的得力干将员工只有一条直截了当的命令:他们回去之后要四处寻找关于艾未未被关押一事的所有中文评论,包括在中国各个论坛和门户网站以及博客上的讨论——总而言之,找出互联网上的一切有关讨论,然后按照党的路线对其加以批驳,就像《环球时报》的社论最近悍然所做的那样。也就是说,要把艾未未描述为一个自封的独行侠、一个被西方敌对势力利用来刁难、伤害和破坏中国的人,他活该被拘留。这不是一个要求,而是一个直接的命令,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这种行为十分清楚地告诉我们,党想要传达出在艾未未问题上的立场这种决心有多大。即使这样做是对新闻职业道德的严重侵犯——简直可以说是毫无羞耻——也在所不惜。它把五毛党的概念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层面。

 

我前些天一直没有谈起过艾未未。这主要是因为我当时在休假,而且我的互联网连接时断时续。——这也是拜艾未未,或至少是拜他所代表的立场所赐:每当中共感到脆弱的时候,它都会去扼杀异议的声音。而互联网总是他们第一个打击的对象。

 

我现在正坐在南京的一家酒店里。我将尽量把这个帖子写得简短一点,尽管我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的想法要说。

 

当《环球时报》发表那篇现在已经臭名昭著的社论时,它表现出了自己最真实、也是最险恶的本来面目。在那篇社论里,它警告说艾未未就要撞上“红线”了。假如他一意孤行,那就是自找麻烦。对于所有中国的活动家们来说,这是一个赤裸裸的威胁:伙计们,中共要动手了。他们在拨草寻蛇、在整理名单。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在没搞清楚真相的情况下,就将中国司法的一个具体案例上纲上线,并用激烈的评论攻击中国,这是对中国基本政治框架的轻率冲撞,也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无视。西方这样做,是故意...扰乱中国社会的注意力,并试图修改中国公众的价值体系。

 

艾未未喜欢我行我素,经常干“别人不敢干”的事...他很多时候离中国法律的红线不远...客观说,在如何对待他这样的人的问题上,中国社会的经验并不多...但只要艾未未不断“往前冲”,他有一天“触线”是很可能的事。

 

西方在无视中国司法运行的复杂环境,也无视艾未未个人行为的复杂特点...用一句简单的政治口号说成是中国的“人权恶化”。“人权”真成了西方政客和媒体手里拎的一桶漆,见什么抹什么,他们在抹掉这个世界各种细致的分辨率。

 

这些话表露出如此多的令人不安的层面,根本不需要我一一揭示。它本身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简直令人作呕。

 

这里我想说的,倒是在两天前我跟一名《环球时报》资深编辑之间的交谈。她是位文雅、成熟、有教养、有天赋而且很出色的人。同时她也是那种典型的集成熟、文雅、有教养于一身,而又不惜一切代价坚持党的路线的中国人。我相信——我也知道——她这么做是完全真心实意的。而这也正是令人沮丧之处。要让这样的人理解你的观点——特别是当她是一个你所尊敬的好朋友、而且还在心里竖起一座严丝合缝、密不透风的心理屏障,让你根本就无法突破时——是件非常令人沮丧的事情。

 

下面这段对话虽然不是我们当时的原话,但意思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西方就是不明白,在中国我们要按自己的方式来做事情呢?我们有13亿人,所有这些人都要通过和谐的社会来养活与保护。你们没有这种情况。你们是发达国家,人口很少。人权在中国,跟西方人对它的理解不一样。大多数中国人支持把艾未未关起来。他们也支持把刘晓波关起来。他是一名罪犯,试图把西方式的政府强加在一个不想要它的社会头上。为什么西方不理解,把诺贝尔奖授予一名关在我们监狱中的人,一名在中国人看来是罪犯的人,是多么令我们感到屈辱呢?你说我们该是什么感觉?我们该有什么反应?”

 

这引起了一番很长的对话——长达一个多小时。在对话中我解释说,如果中国真的能就这些问题跟外界展开对话,而不是张牙舞爪、始终像一个被误解和任性的孩子那样讲话,那么中国很可能会推进其事业,帮助中国以外的人们了解中国的真正意思、了解在中国人眼里人权是什么。

 

我特别提到关于艾未未的那篇社论。

 

“难道你没意识到,整个在北京的外籍人士圈,还有世界各地其他许多人都在议论这篇社论,而且都被它那好战、卑鄙和刺耳的音调,还有它那隐含的威胁和暴力意味所震惊吗?也许,正如你一直在说的,西方真的不了解中国。不过,你们现在强调软实力。《环球时报》本身实际上就是中国渴望展示软实力、渴望得到全球声誉和尊重的一个产物。可是你看看你们现在做得是多么失败。你们这样是在赶跑外国的人才,让中国看起来更糟,而不是更好——恰好跟贵报社的既定目标背道而驰。如果你们的媒体和领导人能够象你刚才在谈话时那样,明确而又平静地阐明中国的观点,那么中国也许可以在促进理解方面取得一些进展。但扯着嗓门咒骂艾未未——在外人眼里他是一位艺术家兼名人——恰恰是你们最不应该做的事情。还不如给西方施舍一点恩惠,把他放了,宣布大赦,然后解释清楚当初为什么会拘捕他。”

 

这番话引起了激烈反应。

 

“把艾未未放了?理查德,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做呢?中国怎么可能向世界承认自己被打败了、承认中国迫于国际压力而不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呢?我们怎么可能这样自取其辱呢?”

 

我说,这种事以前也有先例(看看在克林顿访问朝鲜之后,朝鲜是怎么交出那些记者“间谍”的)。如果中国肯这样做,它会立刻使这个问题出现一个新的转机,表明中国愿意变得不那么歇斯底里。我说中国现在看起来歇斯底里,腔调变得越来越刺耳。《环球时报》的走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正如我所说,这是一次长时间的、礼貌而又认真的讨论。我以前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因为尽管我之前提到过精神屏障,但她真的想听到我的意见,想了解西方到底是如何看待中国的。我觉得她其实明白,即使《环球时报》是对的,他们也是在把外人吓跑、在非华人读者中自毁前程。她居然说她打算与她的上司谈一下我的观点。(不,我还没有傲慢、自大或天真到相信我的一番话会改变中国新闻业的现状。)

 

话说回来,对艾未未和其他许多不幸而默默无闻的活动分子的关押,是件不可原谅而弄巧成拙的事情。我知道,他们是想给中国人民、而不是万里之外的美国人传递一个信息。然而,他们又说他们想要软实力,说他们想成为一个全球性超级大国,说他们希望在媒体上得到公平待遇。对不起,但这是不可能两者兼得的事情:你不可能一只手在镇压,而另一只手画出一个快乐和谐循规蹈矩的社会画面。关押艾未未是你可以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哦,我忘了还有“用野蛮、丑陋、疯狂的社论来攻击他”这种白痴行为。

 

《环球时报》的五毛党们,随便你们怎么去干吧。虽然很多人会被愚弄,但也有足够多的人能看穿这些宣传伎俩。我很欣赏两年前我在那里工作时的那些年轻而有抱负的记者。如果你们有人正在阅读这篇文字(尽管这不太可能),我劝你们为自己想想。要知道,虽然记者可以担当多种角色,但在BBS上发些五毛帖子可不是其中之一。

 

我很高兴地读到《环球时报》的社论在中国的推友和社交媒体用户之中引起了广泛“蔑视与嘲笑”的消息。我很高兴能在这么多恰如其分的蔑视和嘲笑中,尽我一点微薄的贡献。

 

 

 

更新:请一定去读读莉萨的帖子,里面关于这个话题说了很多。我还要为本帖第一版中的所有错别字而道歉。我以前写帖子从来没这么快过。

 

更新2:请一定要看到詹姆斯・法洛斯关于这个话题的新帖子。也谢谢他好心引用了我自己的文字。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