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星期三

半岛电视台 用禁飞区伪装的战争

核心提示:西方国家打着人道主义使命的幌子,掩盖他们向卡扎菲开战的事实。

原文:No-fly zone: Clouding words of war
来源:Al Jazeera 半岛电视台
作者: Tarak Barkawi 塔拉·巴卡维
发表时间:2011年3月28日
译者:David Peng


联军仅使用空中力量打击卡扎菲,这一战略性的不一致可能导致僵局[路透社]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魔幻世界:禁飞区;华盛顿、欧洲和联合国巧言令色的人道主义战争;无需部署美国地面部队;空战无法单独决定地面情况。

奥巴马总统悦耳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他发表对利比亚的声明,谴责残酷无情的暴君镇压无辜,而国际社会居然无所作为。

国际社会最终承认不幸正在临近,联合国通过决议,以法律形式保护平民,在这一战火绵延的国家的边界上建立“免疫封锁线(cordon sanitaire)”。

但是,这只是对于南斯拉夫空袭的一个遥远的回应,相信可以人道主义为由轰炸其人民。

自由战争(liberal war)的语言在西方可能像利比亚的原油一样容易流动,但即使是真正的信徒们都受不了这样虚伪的词藻。

批评家们甚至懒得指出其中明显的选择性。奥巴马所指的无所作为仅适用卡扎菲这位特定的暴君,而联合国安理会提供的对无辜受害者的妙不可言的保护仅限于部分利比亚人,而不是叙利亚人,也门人,巴勒斯坦人或巴林人,更不用说那些受苦受难的科特迪瓦人或津巴布韦人。

尽管如此,自由战争的理念 —— 为完成人道主义目的而使用武力 —— 继续混淆视听,巧妙地将国际论坛特别是西欧的官方辩论术语公之于众。它也决定了联军对利比亚行动的特征。

否认战争,婉言的艺术

自由战争一词是如此有用,特别是对‘好欧洲人’而言,因为这一婉语实际上否认了战争。这只是为保护人权而设立的一个禁飞区而已!

虽然很明显联军在帮助利比亚叛军对抗政府军,可是指挥官们被迫装作并非如此。他们经常定期礼貌地告知卡扎菲的部队需要在何处重新集结,以避免被用普世价值观的名义销毁。

从本质上讲,尽管从未说过,对卡扎菲的消息是,他必须停止抵抗,任人推翻。为什么不能说的更清楚点?我们可能会问,至少对我们自己。为什么要给战争戴上一顶“自由”的帽子?

自由战争的核心是一串相互矛盾的词藻 ——人道,无辜,邪恶 —— 和有限的责任,带着“不部署地面部队”的信号,以及众多联合国维和部队永远完不成的任务。

在利他主义的旗帜下发动战争,西方民主国家的民选领导人明智而实用地节省本国公民的生命,如果不是本国纳税人的金钱。

其所选择的武器是空中打击,其成本和战略不一致。由于缺少地面支援,空军飞过来把东西都炸了,检查下成果,然后就飞走了。如果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能的结果是僵局。

最有害的是自由战争对冲突理解的诠释。它玩了一个花招,在下只能佩服。

一出戏剧

这出戏剧中有两位主要演员,一位是人道主义的介入者(通常是西方领导的国际社会),另一位是野蛮的恶棍(选择性地由某些领导人,政权和族群扮演)。

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真实的国家和人民与历史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这出道德戏剧中的人物,其行为类型根据固有特征决定。

该剧版本很多,但是无论如何,西方总是最后出来的好人#。但该剧传递的思想饶有趣味:兴趣和理想,悲剧和政治,官僚机构的无为和魅力。

历史的记忆飞速逝去,无人察觉。美国曾因商业利益,以人道主义关切的名义在今天利比亚附近海域打了第一场战争,对手是巴巴里(Barbary)海盗。

善意的西方人和野蛮的土著的传说一次次地重复,蒙蔽人们,使他们无法看清当前冲突背后的相互关联的历史,而其中包括利比亚人,西方人和其他人群。

仅仅六十年前,利比亚作为一个王国获得独立,向英美供应石油和稳定,换来现金和武器。

和中东其他地方一样,当年和现在,这种结合产生了广泛的民怨。它提供了政治选择的机会,而卡扎菲抓住了。

历史的游乐园

他可能是一个历史的游乐园里的角色,提醒我们,这一偶然诞生的政权不同寻常,但他的起源必须到在西方和非西方的共有历史中去寻找。

就在最近,卡扎菲的边防警察和海岸警卫队,在欧盟的训练和协助下,帮助“好欧洲人”赶走了非洲人,得到很高的评价。自由战争的最后服务是将暴力的根源定位在土著人,非欧洲世界落后的人民,而不是开发、入侵、占领和轰炸的西方人。

如果我们使用官方言论,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显然是源于当地人民之间存在的宗教和种族偏见,他们丧失理性,相互仇杀;而西方士兵好心地被派去帮助他们现代化。

自由战争将付出巨大的代价。西方现在可能制造一种局面,它既不让叛军推翻卡扎菲,自己也不去这样做。

就像我们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看到的那样,提供武器或允许阿拉伯志愿者增援,将违反人道主义干预的中立立场。卡扎菲可以派他的行刑队和狙击手进行战争。

战争不是道德故事,而是暴力拥抱。我们必须接受,我们西方已经处于一场战争之中,道德责任要求我们超越自由主义的诱惑;以此为起点,我们才能开始严肃的思考。

塔拉·巴卡维是剑桥大学国际研究中心高级讲师。他研究的领域包括战争和军队,并以历史和当代的视角聚焦于西方和南方国家的冲突。他著有《全球化和战争》一书,并发表了许多学术文章。

在这篇文章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不一定反映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编辑政策。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