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星期日

外交政策 埃及:为了自由而斗争

核心提示埃及人正走上街头要求他们的基本权利。如果美国挡了他们的路,那将是美国的耻辱。
原文:Egypt's Struggle For Freedom
来源:外交政策
作者:Yasser El-Shimy
发表时间:2011年1月27日
译者:小米(@xiaomi2020)



点击这里查看译者转载《外交政策》图集上的47张埃及抗议现场大图。

一句经典的阿拉伯成语是“洪水始于涓滴”。对于整个中东的自由建立的公民来说,突尼斯就象是一系列倾盆暴雨中的头场阵雨。两个星期前,没有人能够预测突尼斯的本·阿里的压制性政权会被推翻。今天,整个中东的公民和官员们谈论的都是“突尼斯起义”什么时候,而非会不会,在埃及重演。埃及是中东人口最稠密的国家。数十年来,埃及人都在和威权体制作斗争,这个体制的特点就是压制、腐败、政治和经济上的停滞不前。(展开查看更多时事评论)

点击这里查看译者的土豆视频频道转载RT的最新消息,1月28日,埃及政府向示威者开枪。



埃及的前总统的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与埃及人民达成了一项社会协议——将阿拉伯的领土从殖民强权手中解放出来,提供食物补贴,对所有的大学毕业生都保证就业——在过去的30年里这些措施行之有效。尽管以色列无情地占领了巴勒斯坦、叙利亚和黎巴嫩的领土,埃及与以色列还是无原则地保持着和平协定。埃及政府还不顾对人民的影响实行经济自由政策。这些措施尽管获得了温和的经济增长,,却让数百万的家庭在贫困和失业中挣扎。

收入的不均衡达到了埃及现代历史前所未见的程度。按照联合国发展项目的估计,至少23%的埃及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每天的收入为$2),还有更多的人仅仅生活在贫困线上一点点。到2020年,埃及的人口将会达到一个亿,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这是骚动诞生的温床。但是,总统穆巴拉克的政权拒绝为埃及人提供一项基于民主的代表制度和政治自由之上的新社会协议。埃及主要靠强制戒严法和有限的公民及军队赞助商网络来挑选统治者。

过去好几年里,埃及都有骚动,但是突尼斯的起义为埃及人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他们希望改变,他们就要通过自己的手来改变。当成千上万的埃及人为突尼斯赶走了他们的独裁者而欢呼的时候,一些年轻的运动家们呼吁“在这一天反抗腐败、不公、失业和折磨”。这个在Facebook上发起的抗议恰好碰到了为表彰警察而设的全国性假期,这一活动被政府驱散,类似的“正式”抗议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全国进步工会党(The Wafd and Tagammu partie)和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甚至国家原子能机构的负责人穆罕默德·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都决定不参与这些抗议。内政部极力想要重塑形象,则决定可以容许游行——他们预期最多只会出现几百名活动家而已。但是,当这几百名活动家在周五走上开罗街头,数万名不关心政治的公民加入了进来。抗议突然地就扩散到了其他的埃及城市。“穆巴拉克,飞机在等着你呢!”许多人这么喊着,指的是本·阿里迅速逃往沙特的事。

要求公平、自由和尊严的呼声揭示出埃及人的不满到底有多深,以及他们多么渴望有一个民主体制。伊斯兰人,尤其是穆斯林兄弟会,没有正式参加最初的抗议(不过兄弟会已经宣称他们支持周五的抗议。)和突尼斯一样,埃及发生的是民主革命,而不是穆斯林卷土重来。

埃及(和突尼斯)正在酝酿中的革命还有待观察。威权政权通常只有在人们持续地在长时期和大范围抗议的前提下才会崩溃。还有就是当安全部队不遵守命令,杀害和平的示威者的时候也会崩溃。在突尼斯的例子是,在军队拒绝执行枪杀命令之前已经有78名突尼斯人丧生。1979年的伊朗革命中,独裁者的军队杀害了数千人之后才投降。

从历史上来看,外部压力在孤立独裁者,导致其政权分裂的方面所起的作用极为重要。这一因素可能让埃及街头勇敢的抗议者们有所担心。美国为了延续穆巴拉克的独裁而投入甚多,美国认为这对该地区的本国利益至关重要。到目前为止,华盛顿还是怯于要求埃及政府不要向示威者开枪,他们当中已经有几个被谋杀和折磨。事实上,尽管美国政府对于中东的民主进程作了些口头功夫,他们往往还是过于短视,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比如说,穆斯林兄弟会赢得了2005年埃及的国会选举,2006年1月,哈马斯在巴勒斯坦的选举中获胜时,小布什政府支持这一地区的“自由进程”。(译注:作者显然认为这二者都不是当地人民真正的民主选择。)

历史肯定不是按一条直线发展。最近这一波抗议可能会衰减下去,或者被残酷的镇压。但是,它们是为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吹响的第一声号角。从华盛顿观察这些事件的美国官员们应当记住,但政权发生更替的时候——政权最终也会更替——人们通常不会原谅那些与过去的独裁者沆瀣一气的盟友们。美国现在如果深思熟虑的话,就必须掐断对埃及独裁政权的补给线,并更多的关注埃及人要求基本权利的呼吁。正如他们的先例,伊朗人一样,埃及人既不会忘记,也不会原谅那些曾经把他们踏在脚下的统治者。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获取翻墙梯子

相关阅读


  • RSS订阅GFW博客,获得翻墙梯子大全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