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日星期一

国家利益 美国应对北韩放手

核心提示与其和北韩在去核化问题上继续这种毫无建树拉锯战,不如美国放手,把它留给关心北韩地区和平和稳定的周边国家。

原文:Letting Go of North Korea
来源:《国家利益》
作者:Doug Bandow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1日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上的“同来源译文”
校对:@xiaomi2020


北韩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美国应该逐渐地习惯这一现实。

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是一个敏感话题,但是美国政府试图阻止北韩拥有核武器的计划已经破产,不管平壤的权力转移最后鹿死谁手,北韩终究将保留核武器。

奥巴马政府不愿承认这一现实,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国务卿助理,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最近表示:“我们希望能够看到这一明确无误的信息,北韩的新领导人或是新体制,能够承认北韩在2005年做出的确定无疑的核化承诺。”

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些承诺是真诚的。核武器显然给金氏政权带来了明显优势:对抗以美国为后盾的更为强大的韩国;如果无核,北韩将保持贫穷和无足轻重的地位;以及获得敲诈周边国家和美国的机会。这也很有可能有国内的因素。还有什么能比给军队配备终极武器更好地体现“军事优先”政策呢?

我们可能永不知道金氏是否愿意以放弃核武器作为交换可。但是我们怀疑他的设想中是否存在一个无核化的未来,或许他正计划放弃未来的核武器制造。但是没有任何征兆显示,他会情愿放弃现有的核武器库。

事实上,北韩政府官员们对其是核武国家这一地位沾沾自喜。同样北韩政府对退出所谓的“六方会谈”也洋洋自得,据说这一会谈将无限期的终止。

当然,这可能是谈判策略,但是北韩政府似乎重新启动了位于宁边(Yongbyon)的核设施的建设活动,而就在2008年,那里拆除了一座旧反应堆的冷却塔。或许,北韩只是企图吓唬一下那些西方国家。但是韩国政府非常担忧。韩国国家安全顾问副职的金泰孝(Kim Tae-hyo)表示,“我们的判断是北韩目前正在推进核计划,包括高浓缩铀的提炼加工和宁边地区的核设施。”

布什政府的与北韩谈判的首席代表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也对此持悲观态度。他说,“我认为已经很清楚了,实现无核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困难。北韩在继续发展核武器。”

近年来,北韩对韩国采取毫无掩饰的敌对政策。今年3月份,北韩击沉韩国的“天安号”护卫舰,导致46名船员死亡。韩国试图让北韩承认它是这一事故的始作俑者,并且为沉船事故道歉,而北韩全盘拒绝了韩国的要求。就在最近刚刚召开的朝鲜劳动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外界认为参与策划了沉船事件的3名官员得到晋升。

不幸的是,目前的状况只可能恶化,因为“敬爱的领袖”金正日要让他的儿子金正恩接他的班。但这一过程可能不会一帆风顺。

“伟大领袖”金日成花费了20多年的时间来扩大他儿子金正日的政坛影响力。在1980年的劳动党大会上,金正日正式亮相之前,他已经在党内担任要职。在他父亲逝世之前的14年中,他不断地加固自己的地位。

相反,就在2008年8月金正日中风之后,他才开始急于把金正恩推送到继承者的位置上。金正恩被晋升为四星大将,成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担任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在今年的早些时候,他还被授予国防委员会(NDC)中级职位,这是最具国家权力的机关。而且北韩媒体第一次公开宣传他为“英明同志”“青年舵手”“小将军”以及“我们的指挥官”,他的公开露面也紧挨着他的父亲。

有人希望金正恩会是位改革者,有媒体报道,他会说英语和法语,主要在瑞士接受的教育,而且热爱美国篮球。然而,前克格勃头子尤里•安德罗波夫(Yuri Andropov)尽管也钟爱爵士乐、诗歌和威士忌,最终他还是成了苏联强硬派的苏共总书记。

此外,因去年秋季实行的货币“改革”,金正恩也备受指责,这项改革损害了被视为中产阶级的利益。他还牵扯进了年发生的对韩国的网络攻击,当然这一说法无从证实。甚至,还有人说他参与了策划天安号沉船事件。

然而,在北韩高层略显拥挤:金正日同时还任命他的妹妹金敬姬(Kim Kyung-hui)为四星大将和政治局委员。她的丈夫,朝鲜政坛的2号人物张成泽(Chang Sung-taek),先是被任命为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现又成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先前前途不甚明朗的副元帅李英浩(Ri Yong-Ho),也被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同时他还担任其他一些职位。在官方公布的一副照片中,李英浩坐在了金正日和金正恩中间,而金正日的妻子和女儿也出现在这张照片上,不过没有紧挨着伟大领袖。

通常的推测是,至少上述三人会辅助金正恩顺利接班。然而,每个人都可能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还有一些潜在的夺位者——因优柔寡断而被金正日批评的金正恩的哥哥,和他的同父异母的更为年长的兄弟(金正男),他虽然失宠,但仍在澳门过着奢华的流亡生活。还要算上众多的党内和军队的官员们,他们为了爬得更高已经苦熬多年。

事实上,有迹象表明,一场残酷的权利斗争可能已经上演。据说,张成泽不得人心,而且与多名将领不和。在今年早些时候,有两名高官离奇死亡——据说一名发生车祸,另一名突发心脏病。而金敬姬是幕后黑手的谣言不胫而走。还有位高官因年龄原因而宣告退休,在北韩的体制中,年龄是中药因素。(金正日今年69岁尚未退休,而他的父亲也是在82岁高龄逝世之后才交出手中的权力。)

在最近举行的党代会上,有些较中庸的官员也得到晋升,但是他们中没有人看起来有重大的政治影响力。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会采取“开放”(glasnost)或“改革(perestroika)”政策。

此外,飘摇不定的政治环境阻碍了与西方国家取得妥协的真诚努力,尤其是在核不扩散上进行严肃的谈判。仰仗着军队支持但日益衰弱的金正日不会放弃他的激进政策,更不用说是在以巨大的牺牲为代价下才有了核武器的发展。在他死后,任何权力斗争都不会与军队对抗。

因此,在未来的几年内,最好的希望可能是维持现状。北韩已邀请美国的官员来朝访问,甚至暗示准备重启六方会谈。这种谈判没有坏处,但是它也不可能给任一方带来任何明显的利益,因此我们需要替代方案。

华府的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克里斯琴•惠灵顿(Christian Whiton)主张用“政治战”来对抗北韩政府。但是,美国政府实际上无牌可打。且不说韩国面对北韩攻击时的脆弱性,军事打击几无可能。越来越密集的制裁对于已经被孤立的北韩影响不大,因为它有中国做靠山。其他所能做的相当于美国的山姆大叔咆哮到声嘶力竭,徒让自己喘不上气而已。

美国可以加倍努力,以多种战略来拉拢北韩的周边国家,然而这些努力都显得徒劳无功。

韩国的政策已经从原先的孤立北韩变成与北韩接触,包括对北韩慷慨的财政援助,而还依赖着美国提供的安保。甚至是天安舰沉船事故之后,韩国政府依然拒绝关闭开城(Kaesong)工业园区的建设,这给北韩提供了大量的硬通货。

在过去几年中,为缓解被北韩特工绑架的日本公民的不利地位,日本也已经对北韩采取了屈从的政策。这种做法虽然满足了日本公众的要求,但却使得日本政府在外交上迅速边缘化。日本首相及内阁的持续妥协也让日本进一步地“靠边站”。

而更加独断的中国政府却在和稀泥。尽管美国政府在努力争取中国的帮助来缓和金氏政权的所作所为,但是中国依旧爱答不理,甚至是在发生天安号事故之后,中国政府显然认为为拟定比其他都更重要。事实上,中国一直在扩大在朝投资。中国的做法其结果就是助长金氏政权,妨碍了北韩的改革。

在不久的将来,一切可能照旧。所以美国应该后退一步,让北韩周边的国家来解决这个问题。

看看地图就知道谁更有理由来关心北韩局势。美国在南韩的驻军是可能轻易接触到平壤军队的唯一的美国人。但考虑到韩国对南韩多方面的亲朝政策,美国驻军显得多余,他们应该撤回美国。

那么美国对北韩应该采取“善意忽视”的政策。让韩国继续做它把北韩带回到谈判桌上的美梦,让日本继续坐视对其公民犯下数十年之久的错误,让中国独自承担内爆,战争或核扩散的风险。

尤其是,美国政府应该向中国明确指出,北韩仍然是个潜在的火药桶,它要在当今世界持续的经济危机中急促地移交权力。此外,一个击沉韩国舰艇,宁愿冒战争风险的政权可能会急剧膨胀,或许在将来会误判形势。这次,是韩国的懦弱表现才避免了一场一触即发的暴力对抗。

此外,美国政府还应向中国表态,美国绝不允许出现像枪支管制一样的核不扩散政策的结果——这种政策保证只有坏人才有武器。如果北韩继续其核计划的话,美国就应该重新考虑它对韩国和日本持有核武器的反对立场。东北亚地区的核扩散会是一场噩梦,但是如果噩梦成真的话,这也将是所有国家共同的梦魇,当然也包括中国。

然后,美国就应该把注意力转向其他地区。

美国政府对北韩的政策是完全失败的。东北亚地区的核不扩散是否能有一丝成功的机会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北韩的的确确是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而且也不可能自愿放弃这一地位。

与其和北韩在去核化问题上继续这种毫无建树拉锯战,不如美国放手,把它留给关心北韩地区和平和稳定的周边国家。这些国家总应该在解决东北亚问题上带个头吧。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