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4日星期日

大西洋月刊 可怜的小日本

核心提示日本似乎已经成了失败的发达国家的例子,但事实的确如此吗?
原文:Poor Little (Rich) Japan
来源:大西洋月刊
作者:James Fallows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8日
译者:@xiaomi2020


今年夏天我和妻子回到东京的近郊,在1980年代我们曾经在这里住过,并把我们的孩子们送到了(日本的)公共学校里。那里日语被称为美しが丘,意思是“美丽的小山”,和美国房地产市场上常用的“欢乐谷”异曲同工。我的这篇短文和附带的图片想说的是,我们在两方面感到震惊:一是我们曾经的邻居都变得更富了,在过去的10年中,整个日本都是如此;二是日本现在比“日本可以说不”的时代大为不同了,更为谨慎,在政治和文化氛围上都更加地“向内看”。

本篇文章在杂志上发表时的最后标题是“日本投降”,许多读者写信给我,抱怨这个标题不好。(理由众多——日本似乎前途悲观,忽略了这个国家持续的核心经济成功,当前的更为谨慎的气氛其实是成熟的一种标志,等等。)我不拟标题,少有那种杂志编辑拟标题的天分。但是我认为这一标题其实和我想说的意思正好满拧了——日本更为小心谨慎的政治/文化氛围,更别说预期的未来大幅人口减少——不应当被解读为日本已经处于令人绝望经济低谷之中。

昨天的纽约时报上看出了一篇长文,说日本在差不多每个方面,包括经济上都是失败的。例如其中说:
“在迄今差不多一代人的时间里,这个国家一直深陷通货紧缩泥沼(低增长,物价螺旋式下落),不能自拔。在此过程中,这只昔日的经济猛兽已雄风不再,失去了在全球经济中的傲人地位。”

这么一朵“全球经济无足轻重的末日黄花”——仅仅在一个月之前,还是从经济总量上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亚军,其生产能力和人均财富仍然近乎后来居上的中国的10倍,当我们住在日本的时候,丰田的梦想是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现在……(译注:现在丰田就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在很多其他名单上也位居前列。

英国作家 Eamonn Fingleton 自1980年代以来就一直住在日本,他认为西方媒体太快地贬低了日本产业和出口体系的持久强劲力,所谓的“趋势”说法都是关于日本的,特别是政治决策和改革方面,明显的失败和其他领域的停滞不前。Fingleton给出了他理解日本的强弱之处的相反观点,以此作为对《纽约时报》文章的批评。摘录如下
以《纽约时报》上引用的惊人的统计数据来说明吧:2009年日本的GDP和1991的相同,都是名义上的$5.7万亿。事实上,和世界银行的网站对比一下马上就能确认,1991年的正确数据仅为$3.45万亿,而那时东京当局发布的数据甚至更低。《纽约时报》看起来还忽略了一个事实,日元在1991年比现在币值要低得多。现在日元和1991年相比上升了65%,与1989年相比则上升了69%。

在谈到日本的贸易表现时,时报说:“曾经贪婪无比的日本制造商现在似乎准备把一个又一个产业拱手让与饥渴的韩国和中国对手。”事实是日本在1989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期间,经常项目盈余翻了三倍。同时期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则暴增了六倍!”
请自己去读一读,自己判断吧。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的确是有一些相对较小的国家可以被归为“失败”之列,大型的复杂的社会却总是强弱兼有的混合体,西方流行的日本衰退论,并认为它已经“完全失败”实在是太不符合实情了,也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标题照片是一家新的咖啡店,就在我们的旧宅旁边,在六月的一个阳光灿烂的周六所摄,也许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可以给你一点身临其境的感受。

如果你还对此感兴趣的话,请一定要读一读 William J. Holstein 最近的系列文章,作为一名常驻日本多年的记者,最近他刚刚回访过那里。原文1 2 3 内有多处值得深思。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