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华尔街日报 “还我父亲!”

核心提示高智晟的女儿耿格“我知道父亲只是一个人,但是我还知道,如果听任中国政府在对待我父亲的问题上公然践踏自己的法律,那么迟早还有下一个父亲会失踪。”

原文:Please Return My Father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耿格(Grace Geng)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7日
译者:@s0mk
校对:老杨


图:高智晟的一家

六个月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中国政府绑架了我的父亲高智晟。他被劫持是因为行使了言论和结社自由的权利,这些权利在中国宪法中神圣不可侵犯。我父亲行使这些最基本的自由,却搭上了我们一家人,我们的生计,甚至整个国家。而现在,我担心我父亲的性命。在奥巴马总统将奔赴首尔参加G20峰会之时,我请求他在和胡锦涛主席会面时提出我父亲的情况。

我父亲是一名律师,这个职业在中国正变得越来越危险。他像所有律师该做的那样,努力为他的当事人辩护。他揭露了中国被迫害的少数宗教群体面临的折磨。他为残疾儿童、煤矿工人和其他弱势群体要求法律所保障的权利。但是政府对此的回应,却是将我父亲的律师事务所查封。他们不让他进入法庭,实际上就是断了他的生计。但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满足 。

政府对我们全家进行了长期的、侮辱性的监视。警察们殴打我的母亲,撕裂她的衣服,辱骂她是畜生。他们对我也拳打脚踢,我当时才12岁。不久,国安人员逮捕了我父亲,指控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们连续几周对他施以酷刑。母亲努力不让我知道实情,但是我已经懂得足够多了。我知道在缓刑期间父亲回到家时,皮肤变得很黑。我知道每天早上如果没有母亲的帮助,父亲都无法下床。我知道父亲心里很害怕。

父亲并不是因为自己而害怕,而是因为我们一家。国安人员搬进了我们在北京的家所在的楼房。每天上学我都由四名警察护送,他们当着我朋友的面骂我是婊子,当我在教室里上课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我进浴室他们也紧跟不放。后来,到我15岁时,政府不准我再上学。母亲意识到我们必须逃亡了。去年一月,母亲带着弟弟和我偷偷离开了中国。幸运的是,我们在美国获得了政治庇护。

我们从未和父亲说再见,因为太危险了。2009年我们刚走不久,父亲就又被国安人员带走。政府拒绝承认羁押他。我曾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母亲和我都不忍谈起此事,但我明白,她也认为父亲已经死了。

一年后的3月底,父亲突然重新出现,在严密的监视下,他被允许回到我们原来在北京的家里。他被下令封口,禁止谈论自己遭遇了什么、在哪里度过了这可怕的一年。不过我还是能够通过电话告诉他说,我爱他。

4月20日,父亲又一次被国安人员带走,这次是从中国西部的我爷爷家中。据说他被带上了一架回北京的飞机,可是我们在北京的家中依然没人。从那以后就再没有人有父亲的消息了。

中国问题专家告诉我母亲,中国政府3月份将父亲释放,是为了应对由他的失踪引起的日渐增长的国际压力。专家们认为,当中国政府认定国际社会对此已不再关注时,就又一次将他关押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请求我的新国家的帮助。一定要让中国政府知道国际社会还在关注我父亲的失踪。奥巴马总统,您是两个女儿的父亲,请您要求胡锦涛主席告诉把父亲的下落告诉他女儿。我知道父亲只是一个人,但是我还知道,如果听任中国政府在对待我父亲的问题上公然践踏自己的法律,那么迟早还有下一个父亲会失踪。

如果中国政府已将我父亲杀害,我恳求奥巴马总统要求胡锦涛主席把他交给我们来安葬。我现在已经17岁了,已经能够明白对父亲来说,死亡也许比忍受更多无法形容 的折磨要好些。可是我的弟弟皮特,他只有7岁,不知道父亲的生死对他来说有多么残忍。希望皮特和我能再次见到父亲,但这个希望恐怕很难实现了。

耿格是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女儿,今年17岁。关于高智晟的失踪,参见相关社论《又一次质问,高智晟在哪?》 (Again, Where Is Gao Zhisheng)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