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日本时代在线 不大可能出现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

核心提示领导不仅仅只在于拥有强大的经济和政治力量。它还要求能激励他人的信念的力量。中国似乎缺乏这一点,也就不大可能成为亚洲的中心。

原文:A Sino-centric Asia unlikely | The Japan Times Online
来源:日本时代在线
作者:RALPH COSSA
发表时间:2010年9月22日
译者、校对:@xiaomi2020

亚洲的地缘政治形态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将怎样演变还很难预测。但是看起来一个越来越专横的中国正在不知不觉中加强美国在亚洲作为不言自明的安全稳定的保护人的角色。

亚洲的安全局势至少有四种可能的前景。第一种是出现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这是北京希望看到的。中国寻求的是多极的世界但是单极的亚洲。相反,美国希望的是单极的世界但是多级的亚洲。第二种可能性是美国继续成为亚洲的主要安全支点。第三种可能性是出现一系列的亚洲国家,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能够相互协作,确保权力平衡,让亚洲不会单极化。第四种可能性是亚洲出现几股复苏的强国力量,包括日本、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和一个统一的朝鲜。

在所有四种可能性中,最不可能出现的是第一种。中国的邻国们已经越来越因为中国不断增强的力量和专断而感到不安。当北京希望塑造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时,其种种行为也让它难以成为可信赖的亚洲领导者候选国。

蛮力无法换取领导权。再怎么说,领导权不是来自于不受约束的权力,而是来自于其他国家的同意或默许。如果领导权只是基于蛮力的话,校园里的小混混就会当上班长。


在任何情况下,中国力量可能是强大、在快速增长,但是它还缺乏强制的能力。换句话说,中国没有能力在军事上击溃或强迫任何对手,更不要说把它的意志强加给整个亚洲。

在中国想要将其经济力量转变为亚洲重要的政治地缘优势的时候,一个曾经自吹“朋友遍天下”的国家发现,它不断增强的实力可能可以让他人的敬畏,但是其行为正在激起起新的担忧和恐惧。什么国家能够接受中国作为亚洲的领导呢?60年来残酷的压制甚至难以让中国在西藏和新疆赢得信服,2008年和09年分别爆发的藏族和维吾尔族骚乱证明了这一点。

领导不仅仅只在于拥有强大的经济和政治力量。它还要求能激励出他人信念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也在因某种特定缘由而独断专行时成为道德上的掩饰。

例如,美国及其盟友能够最终赢得冷战并非仅靠军事手段,而是把政治自由和市场资本主义的理念传播到其他地区,用战略思想家 Stanley A. Weiss的话说,“这抽走了共产主义在全球要具有吸引力的内在血液,”共产主义最终无法抵挡广为传播的要求更好和更开放的生活的呼声。

中国已经展示出它在提升民族利益方面,在传统的地缘政治强权平衡的游戏中表现不错。但是想要在亚洲从美国手中拿到领导权,它要做的还不仅仅是追求自己的利益,或遏制潜在的对手。中国总体上越来越专断的政策,和家门口正在崛起的强权让亚洲国家转向一个地理上更遥远的保护者。中国的国防开支增长速度已经两倍于 GDP增速,中国正在摩拳擦掌,对它新生的肌肉满怀信心。

在最近几件事的进展上都可以看出这一点——中国把南海地区包括在核心利益之中,与台湾和西藏问题并列。黄海已成了实质上中国专属的军事活动区。最近几个月由日本的尖阁列岛产生的对峙中,在中国南海,以及最近在黄海都举行了大规模的海军演习。中国还不断地质疑印度在阿鲁纳恰尔邦的主权,北京称印度东北部的这一区域为“南藏”,并声称拥有主权。印度的国防官员汇报,中国穿越4,057公里喜玛拉雅边界的军人侵入事件的次数在逐渐增多。

中国的种种举动,实际上证明了华盛顿要在亚洲加强和扩展美国军事部署能带来哪些外交优惠。南韩已经加强了和美国的军事联盟,日本在要求美国撤出冲绳的海军和空军基地方面也不再激进,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还有其他的国家,都和美国走得更近了。

在未来的25年中,在力量辐射的能力或是军事基地的半径、亚洲的安全联盟等方面,没有某个强国或是强国的联盟能够与美国平起平坐。美国仍然是亚洲的中心,这一地位颇为无忧,其防卫部署可以长期保持的原因总结为一个词:信赖。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安全保障,和在危机的时候愿意与他们并肩作战,都确定了美国在亚洲未来数年内的防卫联盟体系的力量和规模。即使美国仍然是亚洲的主要安全支点,前述的第三和第四种情况也可能出现。一系列的亚洲国家已经开始了和美国在双边基础上建立互惠的安全合作,也为可能的联锁战略合作网络奠定了基础。

第二种和第三种情况的混合也是合理的前景预测,但是这要求华盛顿、东京、新德里、首尔、河内、雅加达、堪培拉和其他国家都采取前瞻性的政策。通过战略合作而联系起来的亚洲各国与美国都有着紧密的联系,这对保证亚洲的制度化稳定至关重要。但是,美国要继续作为亚洲安全可信赖的保证人,这不是要看华盛顿的军事力量,而是看其政治意愿。

Brahma Chellaney是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方面的教授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