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

外交政策 谁是流氓强权?

核心提示克鲁格曼,你错了,中国不是流氓国家,至少不比美国更流氓

原文:Who's the rogue superpower?
来源:外交政策
作者:Stephen M. Walt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0日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上的“同来源译文”
校对:@xiaomi2020


你或许不会吃惊,我大多数时候赞同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gman)的观点。但并非一直如此。上周末在他的专栏里,克鲁格曼谴责中国回应日本逮捕非法进入日本海域的一名渔船船长时的强硬态度。特别是中国决定禁止对日本出口稀土,以此向日本施压。他还指责中国其他的一些行为(包括长期贬低汇率),并称现在的中国已成为一个“不按规则出牌的流氓经济强权”。对此我并不赞同。

我同意中国对于船长事件的过激反应并不明智,这只会加深亚洲国家对中国日益强大的担忧,并会采取统一的措施来抑制它的影响力。强权容易仗势欺人,这很常见——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好好读读美国和拉丁美洲国家关系的历史——但是在强势地位还没有完全巩固前就开始耍威风就不够明智了。

顺便说一句,除了1812年英美战争外,避免同强国进行愚蠢的争执是美国能够上升到超级大国地位最聪明的决策之一。在没有成为世界最大和最先进经济体之前,美国不仅不和其他主要强国产生纠纷,还放任欧亚强国在破坏性战争中彼此厮杀流血,当权力平衡遭到破坏时才跳出来进行干涉,并在两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占据主导地位。这不是什么完美的策略,甚至并不高尚,而是超级自利,确保了美国数十年的国际领先地位。

如果中国领导人足够聪明,他们在今天就应该学习美国的这一策略。他们应该把美国留在中东、中亚和其他地区耗尽精力,而他们远离这些麻烦,同每个国家都发展有利关系,确保他们长期的发展计划不会遭到破坏。为小问题就与邻国目眦尽裂,特别是在当前形势下,意义不大。我和克鲁格曼在这个点上是一致的。

我不赞成的是他关于中国是“一个流氓经济强权”的论调,以及他的认定“中国对船长事件的回应……表明作为世界新兴经济强权,中国没有准备好承担与其地位相匹配的责任。”

首先,这种观点假设中国(或者其他任何强权国)都对全球社区负有责任。美国领导人喜欢声称我们对于世界其他国家有着巨大的“责任”和“义务”。但这只是我们的领导人为自身利益采取行动时所用的一种修辞。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都对自己的国民负有首要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国际合作总遥不可及,而主权国家间时常会产生利益冲突。

此外,中国是不按规则出牌的流氓强权的论调忽视了这样几点:1.许多的规则都是美国及其盟国制定的,中国没有参与制定。2.当要这些规则用到自己身上时,美国总是忽略之。例如,我们在1999年的塞尔维亚战争,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都没有经过联合国安理会的许可。尽管我们参与制定了联合国宪章,并在宪章中写明这样做是违法的。同样的,在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在制定布雷顿森林经济体系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但是在1971年当这个经济体系让我们不爽的时候,我们就废除了金本位。

船长事件和稀土事件的真正教训是,当强权国家认为有必要时,它们可以忽略规则。它们经常任意而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领导人会运用任何他们认为对自己有利的政策,无论这些政策是否对我们有利,对整个地球有利,或者和之前制定的规则相一致。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有些时候,中国的利益与我们的一致,有些时候,二者会分道扬镳。有时中国的领导人会仔细评估他们的利益,然后用聪明的策略来实现目标。有时他们会付出高昂的学费。在华盛顿他们的同道同样如此。有时美国领导人会做出深谋远虑的决策,有时他们鲁莽的决策会招致灾难。这就是真实的世界。我们要求中国以“负责任”的标准行事,而我们自己都没有始终如是,这既没有说服性,也不能有所帮助,这才是关键。我是说,又是哪个国家未经审判就在关塔那摩关押了外国人,并将导弹发射到任何一个他们认为基地组织可能藏身的国家?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