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1日星期四

加拿大国家邮报 中国的巨大分歧

核心提示“一个被操控的社会,既不是极权主义的,也不是自由的,它介于两者之间。”

原文:Goodspeed Analysis: China’s great divide
来源:国家邮报
作者:Peter Goodspeed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6日2:20 pm
译者:Crystal
校对:@xiaomi2020


图:一名武警在悬挂着巨幅毛泽东画像的天安门站岗,周五,党中央开会决定中国的新经济计划。

这个周末,中国有望实现改变。昨天,党中央的高层领导人在北京聚首,开始了为期四天的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这一闭门会议,会议的任务是在全球经济飞速发展的背景下制定出一个新的“五年计划”,同时也是为了2012年新一届领导人的继任而做准备。

但是异议分子刘晓波不期而至地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事已经引起了喧嚣。就在中国领导人由于刘的获奖而感觉“被侮辱”且火冒三丈时,中国一些精英们就政治体制改革、审查制度和言论自由的意义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自21年前,中国政府在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亲民主示威以来,中国的政治领导人和知识分子领袖们一直都在社会稳定和自由等理念上你来我往地较着劲。

这是事关中国的灵魂的奋争,而且不会很快分出胜负。


在三十年来的经济改革中,中国领导人有意遏制对于政治未来的争论。虽然放弃了社会主义,转向了“受指导的市场经济”或国家资本主义,中国共产党仍大权在握且面不改色。

但是这并不等于说共产党可以完全压制一切公开不满,只有当他们感到一党统治受到有组织的威胁时,他们才会采取行动镇压。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齐慕实(Timothy Cheek)认为,这种较量的结果让理论界变得复杂且相互矛盾,和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可有一比。

“在中国,中共共产党同时管理着市场经济和公众领域。” 齐慕实教授说,“党很讨厌敢于发表自由言论的知识分子,他们就像浮动汇率一样:难以预测。”

因此,正如中国政府在全球资本主义市场中还是保留了对支柱产业、银行以及汇率的控制权一样,中宣部也有一整套控制手段来操纵和限制中国的公开辩论。

“问题的关键是,一个被操控的社会,既不是极权主义的,也不是自由的,它介于两者之间。”齐教授这么说。

“中国人想要驾驭市场经济,这是一种特别的隐喻。因为这是同一拨人。他们想要成为中国的,同时也是现代的,这就是他们平衡控制和创新的方式。”

但是随着中国的不断壮大和繁荣,对于怎样维持这种平衡,过去的共识已经有所转变。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经在七种场合公开呼吁在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温总理还提出应当加强法治,保护公民的个人权利,同时他还呼吁放宽对言论自由的限制,让人们有更多的空间监督和批评政府。

温家宝总理在八月底前往深圳庆祝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时提出:“如果中国政治体制不进行变革,那么经济的改革的成果也保不住,现代化的目标将无法实现。”

上周日温家宝总理接受CNN电视采访时强调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行为应该“符合宪法和法律的规定”,他的话让全世界的人眼前一亮。“言论自由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或缺的。”温总理补充道,“人民对民主和自由的需要和追求是不可阻挡的。”

“我们需要逐渐改善民主选举制度,这样才能正真做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这样才能让政府为人民服务。” 他说。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不断对政治活动家和人权组织进行镇压;刘晓波也被斥为罪犯和叛国者。更为不利的是,中国的国有媒体也不被允许报道或只能低调处理温总理和刘先生都呼吁过的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言论。

中国媒体在报道温总理的讲话时,任何关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言论都被删掉了,网络上也屏蔽了。

相比之下,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最近在深圳所提出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得到了广泛的媒体报道。

多伦多大学的中国专家范维凯(Victor Falkenheim)说,“现在比较清楚了,在政治局里有少部分人想要迈向更大的自由,步伐也想稍快一些。但是没有人是提倡西式民主的。”

“不过,即使在当前的改革范围内,他们也有很多可以努力改善的,比如加强法治,加大对贪污腐败的惩罚力度,以及减少对政治辩论和媒体出版的限制。” 他说。

中国的领导人还未能达成一致。一些党内的改革派希望能够在关键职位上引入内部选举,扩大媒体自由,而保守派则担心任何类似的举措都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以及颠覆党的地位。

随着23名前党内高级领导向全国人大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这种紧张态势已经浮出水面,信中要求废除审查制度“看不见的黑手”,尊重中国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

“岂止普通公民,连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都没有言论出版自由,这对还号称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的中国来说,实在是丑闻。” 信中写道。这封信的签署人有毛泽东前任助理、人民日报前任主编,以及前高级政府官员等。

信中还说:“这种原则承认具体否定的假民主,成为世界民主史上的丑闻。”

公开信支持温总理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吁,要求撤销对互联网以及媒体的审查制度、允许媒体私营化,去除管制规定。

这封信周三流到互联网上之后几小时就消失了。但是据作者说,在流传过程中,这封信不断获得精英的支持,并收集到了数百人的签名。

“近期,中国领导人之间的争论也许会因最高领导们临近换届而有所搁置。” 齐慕实教授说。

2012年,中央政治局九名高层官员中的七名,包括温家宝和胡锦涛,以及下级政府部门的数百名官员都将卸任。

“他们可能认为胡锦涛在下届党代会上就会卸任,他们想要定下他们认为是对的调子,”齐慕实教授说,“这就会引起一些大的争论和分歧,就如我们在美国和加拿大看到的那样,政客们会在诸如堕胎或医保等热点问题上动员群众,以此获得民众的支持。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