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中国简报:鹰派vs.鸽派:北京辩论“核心利益”和中美关系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http://zxc9.com/2z0001


原文: Hawks vs. Doves: Beijing Debates “Core Interests” and Sino-U.S. Relations -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译文:中国简报:鹰派vs.鸽派:北京辩论“核心利益”和中美关系


作者:林和立(Willy Lam)
发表时间:2010年8月19日 05:16 PM
译者:Fuge
校对:@xiaomi2020

本文原载詹姆斯基金会所出的《中国简报》第10卷 17期


分类:中国简报、林和立、中国和亚太、外交政策、军队/安全


关于如何处理好中国与美国正在恶化的关系,中国现有的外交政策暴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观点分歧。这也可能凸显了中国的文职和武职之间的日益加剧的失谐。自从华盛 顿在上个月指出,解决南中国海的主权争端是美国一项关键的“国家利益”之后,中美关系就急转直下。北京在数月前坚称,整个南中国海都是它的“核心(中国) 国家利益”,外界绝不可干涉,此次华盛顿的说法被广泛地认为是对北京的回应。

与此同时,在816日开始的美国与南韩海军在黄海举行的军演无意中证实了北京认为华盛顿有“遏制中国策略”的看法。到目前为止,在中共(CCP)——尤其是解放军(PLA)上层中的强硬派,已经让北京对美国的挑战作出了高调的回应。然而,国家媒体也发出了一些药灵活应对,甚至是妥协的声音,这可能表明胡锦涛政府仍在权衡不同的选择。

考虑到中美争论的根本原因,是北京扩大了它的一贯的“核心国家利益”的定义。新的定义超越了传统“核心区域”如台湾、西藏和新疆。而官方媒体在这个敏感的问题上持相对温和的观点显得意义非凡。国防大学的国家安全专家韩旭东在7月底指出,中国在提出“核心利益”的时候,应当采取谨慎的态度,他对官方的说法感到惊讶。韩说,“我们(中国)总体的国力,尤其的军力,还不足以保卫我们所有的国家核心利益。”【相关阅读:韩旭东:不宜明示“国家核心利益”

这样,在条件还未成熟的情况下就公开所有的中国核心利益也许只会起到反作用。此外,这位著名的战略家说,过度强调“核心利益”可能会导致中国的外交家和军事 人员“把重点全放在核心利益上,忽视了非核心利益”。韩教授建议,北京公布中国核心利益清单的时候,应采取分阶段、有步骤的做法。“中国正在变得强大,我 们可以逐步公布我们国家可以有效保护的那一部分核心利益。”韩补充说(《瞭望周刊》,725日;新华社,725日)。【相关阅读:《瞭望》新闻周刊:慎用“国家核心利益”

更重要的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达巍警告:不要“任意放大”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达巍提倡有一个核心利益“最低限度的定义”,他说,“在中国国力不断增强的时候,我们必须防止对中国核心利益的任意扩大。”这位在美国事务方面的高级专家指出,一个国家应当使用一个“宽泛”而不是“狭隘”的核心利益定义。【相关阅读:专家:核心利益长期被侵 涉台等问题局部反攻

他以领土完整的问题举例。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领土完整是核心利益。“当处理领土争端的时候,许多国家经常采取让步的办法,比如交换(争议)领土,或者承认现 状”,他指出。“通常,一些强国也许会‘放弃’一些争议地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抛弃了它们的核心利益”(人民日报网,727日;《环球时报》,727日)。

当然,韩和的观点都回避了这个问题:构成北京的“核心利益”的完整内容究竟是什么?比如,考虑到中共领导人强烈反对816日在黄海公海举行的外国军演,这块位于中韩之间的水域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吗?也难怪南韩媒体最近一直在炮轰北京把整个朝鲜半岛纳入自己的影响范围(《韩国时报》,87日;《环球时报》89日)。

中国当局不大可能公布它所有的核心利益,但是重要的是,有相当多的强硬派在推动建立尽可能广泛的——并不断扩大的——核心利益的定义。然而,无论是哪一种情 况,这实际上意味着,在中国变得强大的时候——而且需要更多的资源以维持它进军超级大国地位——它的核心利益的名单将会相应地拉长。

《解放军报》的评论员黄昆仑在去年刊登的一篇名为《国家利益的边界》的文章中指出,中国的国家利益已经超过了它的领土,领海和领空,它已经包括中国油轮需要经 过的广大海域——还有外太空。“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人民军队的使命就延伸到哪里”,黄写道。“考虑到新的历史使命,我们不仅要保护国家的领土边界’,还要保护‘国家利益边界’;我们不仅要保护国家安全利益,还要保护(将来)国家发展的利益,”他补充道(《解放军报》,200941日;《明报》香港,200942日)。【相关阅读:《解放军报》从亚丁湾护航看履行我军新使命

国防大学的韩旭东和(尤其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达巍所发出的警告,反应出了部分温和观点论者的担忧,他们担心那些理论,比如说黄昆仑的,会点燃起“中国威胁论”的熊熊大火——并打击中国和它的邻邦的关系。

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教授庞中英建议,积极考虑多边战略,也许才是一个处理南中国海争端更实用的办法。在8月早些时候《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上,他争论说,“北京要维持它的‘双边’方针”来解决同它国和地区(包括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台湾)的领土纠纷会有相当大的困难。数十年来,有关主权的谈判,北京一直坚持使用双边模式,一边是中国,一边是个别申诉方。【相关阅读:《环球时报》庞中英:南海问题,不妨换个思路

中共的领导拒绝考虑包括中国-东盟协商、或者引入诸如美国作为第三方的“国际化”对话等选择。“过去20年来,中国已经在多边(外交)操作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庞写道,并补充指出,南中国海问题可以通过一个引入东盟,美国,日本和联合国参与的多边平台来解决。“排除多边主义无疑将给(中国的)对手攻击中国的借口”(《环球时报》,85日;新浪网,86日)。

此外,一些外交家和学者私下里援引了“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方案的例子来解决南中国海争端。2008年,胡主席和时任日本首相的福田康夫在处理中国东海主权争端的时候,这个运作模式曾经达成了理论共识。但是,北京和东京在把胡-福协议变成一个正式条约的时候功亏一篑。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以及解放军将军们反对“共同发展”方案。(《中国日报》,84日;Stratfor.com222日)。

很明显,在北京对美国,朝鲜半岛,日本和南中国海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上,解放军将军中的鹰派观点占主导作用。军队的官员是最大限度扩大中国核心利益参数的坚定支持者。

尽管平壤继续进行自己的核武器项目,而且据说是3月底击沉南韩军舰天安号的主谋,军中的鹰派将军据信也是金正日政权最坚定的支持者,军方强硬派影响到国家政策的其它例子包括:在去年6月,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在亚洲访问时,中国拒绝邀请盖茨访华(《纽约时报》,64日;《时代》亚洲版,722日)。

喜欢在国家媒体上露脸的两位解放军大将是强硬派的典型代表。军事科学院的学者和战略家罗援就第一批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的人。他在6月首次宣称,反对美韩将在黄海举行的联合军演的计划。“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表达了北京对军演的愤怒,罗将军以他朴实的表达赢得了全国性的声誉。

安排在夏末举行的黄海军演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罗将军加重了自己的修辞。他引用了毛的战斗名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犯我,我必犯人”——中国军队应当采取强硬的立场来反对美国展示出的“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和炮舰外交”。(解放军报,8月12日;明报,8月13日)【相关阅读:《解放军报》美航母来黄海 武力炫耀背后是霸道

另外一位经常被引述观点的军事评论家,海军少将杨毅更进一步,他指责华盛顿在加强它对中国久负盛名的遏制政策之外,对中国采用了双重标准。杨毅在813日的《解放军报》上写道。“一方面要求中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发挥作用,一方面又对中国进行日渐严密的围堵,不断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他补充说,由美军领导的在本地区的军演,旨在挑起“敌意和亚太地区的冲突——因此,中国必须要有坚定的回应。”杨毅在《中国日报》上的另一篇文章中指出,“华盛顿将不可避免地为自己糊涂的决定付出高昂的代价”(《解放军报》813;路透社,813;《中国日报》,813)。【相关阅读:《解放军报》杨毅少将:是中国反应过度,还是美国无端指责?

当被问及在如何回击美国的挑战时军队发出了超常的声音时,另一位著名的鹰派,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的研究员,徐光宇大将指出“在这些问题上,解放军先说话很正常。”他补充说,“捍卫中国的领土和利益是解放军的神圣天职。”

但是,中国的将军们可能已经抓住了中美关系恶化的趋势——和亚太地区的全面紧张的时机——来游说获得更多的经济和政治资源,来升级他们的军备——这也是事实。尤其考虑倒在即将到来的18大会出现大规模人员变动,胡主席想提升自己的“团派”的数量(包括第六代的政治新星,比如说内蒙古自治区的总书记胡春华),就需要得到军队的支持(路透社,812日;《南华早报》84日;《苹果日报》,813日)。

但是,中共的领导层还是允许出现温和的声音,这似乎表明,胡在考虑一些核心问题的时候,比如说核心利益的定义的时候,既会考虑鹰派的意见,也会考虑鸽派的观点——自从奥巴马总统在去年执政以来,面对北京认为的来自美国最猛烈的攻击,怎样才是最好的防御。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这基本意味着,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强大——而且要求更多的资源来支撑它向大国地位进军——它的核心利益的名单也会相应地拉长。

相关阅读:

布鲁金斯 中国领导层的中期角逐 系列第三篇 军队领导人

福布斯:北京说“美国必须正视中国的强国地位”

大西洋电讯:为什么希拉里·克林顿如此看重中国南海的岛屿?

外交官杂志:裴敏欣:中国怎样让美国住嘴

纽约时报:军事寒冬的背后:一个更强硬的中国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时事评论”、“中国简报”、“林和立专栏”、“译者Fuge”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