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星期四

卫报博客:中国的大堵车体现出煤炭的真实成本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http://zxc9.com/2z0001

原文:China's mega-jams show the true cost of coal | guardian.co.uk

译文:卫报博客:中国的大堵车体现出煤炭的真实成本

作者:Jonathan Watts
发表时间:2010年8月25日 星期三 13.57 BST
译者、校对:@xiaomi2020

运煤车的数量显示出中国的能源供应正如其交通系统一样紧张

60-mile traffic jam in China
图:绵延60公里的堵车持续10余天,体现出煤的真正成本。
摄影:Alexander F. Yuan/AP

点击译图查看“京藏公路大堵车”的10张配图

在早上2点叫醒一辆运煤卡车司机可不是易事,但是在从河北到内蒙古的交通大堵塞中,为了赶回家,我不得不至少叫了20次。

前方几公里,马路已经疏通,但是司机们等得太久,他们当中大部分已经关掉了引擎、熄灭了大灯、钻进了驾驶室睡觉。我们就在他们的鼾声中被堵得动弹不得。

在最高峰时期,G110上的堵车被称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交通堵塞”,而且在过去的10天内都是如此,而阻塞的车辆绵延了60余公里。

但是在被阻住的车流中,几乎每辆都是运煤车,而每位司机都说他们已经习惯了塞车,这说明,中国的能源供应危机已经和交通系统一样紧张。

最近几年里,G110已经成为了中国(因此也成为全世界)最繁忙的,也可能是最大的运煤通道,几乎所有和我交谈的司机们都说他们要前往内蒙古的煤矿,从去年以来内蒙古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产煤区

在此之前,拥有这一“桂冠”的是邻省山西,但山西现在正面临着为了清理环境乱象而不得不支付大笔账单,他们对运煤车征收了额外的高速公路通行费,运输公司不愿意付这笔钱,宁愿他们的司机被堵在便宜的公路上。

这表明在能源和交通体系,都存在着巨大的浪费(和潜在的效率提升收益),以及更多的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这也表现了煤还有通常未被计入的成本(在这份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中得到了[英]很好的说明),煤提供了中国70%的能源,在已经超载的铁路系统中也占了货运的40%。

但已经出现了改变的迹象,即使是在G110上。当向南去的列车被运煤车塞满的时候,在相反方向,则可以看到很多拖着巨大的风力涡轮篇片的拖车正驶往内蒙古。今天的《京华时报》也发布了可以避免堵车的电动公交车“立体快巴”(见下图),它们是专为中国设计的。

Shenzhen Huashi Future Car-Parking Equipment to build this futuristic bus
图:为了避免堵车而修的“立体快巴”

未来,甚至煤也可以变得更清洁,如果不是从碳排放量的意义来讲,在运输途中则是可能的。中国正在制定计划,将煤转化成液体,通过管道运输,到达目的地。

这在未来将变得日益重要,因为主要的煤产量正在转向遥远的西部——新疆,新疆占有中国已知的煤储量的40%。

要从那里运输4,000公里才能到达沿海的港口和工厂,这也许会让今天持续多日的交通阻塞看起来只不过是小儿科。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下,可怜的中国煤卡车司机看来都不得不习惯被阻塞的生活。今天早上,看起来没有人在意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把他们从梦中唤醒。已经在路上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是行驶还是被堵住,他们看来已经习惯于这样的煤炭运输动脉。

对我来说,我已经精疲力尽。即使是每隔上几百米就粗鲁地叫醒司机,让车流挪动,转到一条不那么堵的道路上,我还是花了7个小时才走完130公里的路回到家。但和煤卡车司机比起来,我认为我还是幸运的。

相关阅读:


译图:世界上最糟糕的堵车——中国京藏公路大堵车

译图:中国依赖进口能源已经到了危险的的程度

纽约时报:中国高涨的能源使用威胁到了要控制全球变暖的目标

梅肯研究院评论:饲龙

伦敦书评:当十亿中国人跳起来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卫报”、“译者@xiaomi2020”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