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8日星期日

外交政策:华人艺术家张宏图画出污染

原文:China's Warhol Paints Pollution - The Art of Zhang Hongtu | Foreign Policy
译文:外交政策:华人安迪·霍沃尔画出污染——张宏图的艺术作品


中国的安迪·霍沃尔以画笔绘污染?[见注1]

作者:CHRISTINA LARSON
发表时间:2010年8月4日
译者:Horan
校对:@xiaomi2020

中国当代艺术家张宏图因其讽刺毛的画作而闻名,他颠覆了传统形象,将画笔延伸到中国今日最沉重的负担上——环境污染和发展的负面影响

著名的美籍华裔画家张宏图在他位于纽约皇后街的工作室中,一边拉过一把椅子,一边说,“我对中国的宣传机器痛恨之极。”两年前,当他曾试图带着一幅有争议的油画作品,参加由北京Lin & Keng画廊举办的2008年展览,他与政府审查硬碰硬了一次。海关人员扣押了他的立体派艺术风格的“鸟巢体育场”作品,其灵感来自西藏流亡者沿着奥运火炬传递路线进行抗议的新闻,而且出现了“西藏”、“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以及“人权”等字样。(据张描述,官方正式列举了其作品被扣押的原因:1,油画色彩过于灰暗。2,“鸟巢”的形象没画好。3,油画上出现的字不能接受。)最后,这幅被没收的油画在台北被归还,张收回了它。“我挺失望,但不算出乎意料。”他这么说。

突破界限对于张宏图这位1943年出生于甘肃西部小镇的回族穆斯林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因对思想和言论自由限制的不满,以及对“文化大革命”的失望,他于1982年移民美国。“我曾热爱过毛”,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但随后却是无尽的失望。”他说,外人很难深刻理解毛时代的中国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那种幻灭感和失落感——在他们经历过的时代,内战结束几年后,他们最初曾因毛为开启国家新纪元所作的承诺而满怀希望。但是张的作品从来不直接表达政治抗议:Quaker Oats罐上的毛泽东图标,是其一系列讽刺作品之一,通过对毛泽东肖像的另类复制,尖锐的讽刺了北京当局否认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因其对中式宣传的巧妙抨击,而今已成为了在世界范围内非常著名的作品。“我试图通过我的作品提出问题——但是通常情况下,我不知道答案。”

通过带有戏谑意味和冲突效果的组合安排,张的讽刺风格可以将其作品分为三个阶段。在毛主席油画作品之后,他转而仿照汉代古旧青铜工艺品样式制作了麦当劳汉堡和薯条包装,以及仿明代瓷器样式的可口可乐瓶。作为第一批对中国消费主义的狂热提出警告的艺术家中的一员,他说,“如果超过十亿人只关心金钱和物质,这可是大麻烦。”尔后他还参照梵高(Van Gogh)、 莫奈(Monet)、马奈(Manet)、毕加索(Picasso)、和塞尚(Cezanne)的风格进行怀旧式创作,将中国古典山水画描绘成粗旷的《星光灿烂的夜空 Starry Nights》(译注,梵高作品和宁静的《睡莲(Water Lilies)》(译注,莫奈作品)。“最初,东西方的批评家都不喜欢这些,但是现在我的画廊收到太多的此类风格作品的订单,我都应接不暇了。我的意图就是想展示文化的融合。”

2008年,张又回归更具政治思想的艺术创作,继毛肖像系列之后,又创作了一系列更具争议的作品。他的十二幅“山水”系列画作,引出了另一个中国目前所面临的困局——不是北京企图压制的“思想污染”,而是实际的污染造成的环境代价。他说,“现今,农村正在消失,对中国人来说这影响巨大。”

在孩提时代,张就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尤其是在中国内战期间,经常被迫举家迁移,从西安到上海、苏州再到南京。他仍记得六十年代在清凉的长江里游泳的情形。“现在连接触河水都是很危险的事情,”他在回忆最近一次旅行中不愉快的遭遇时说,“黑色的河流,没有鱼,这就是今天的现状。”

为表现孩提时代的风貌出现了如此的惊人转变,张从十二世纪中国画家马远的著名系列画作中找到了灵感。马的山水画的绝妙表现手法,象《高士观瀑图 (Scholar by a Waterfall)》,保留了中国乡村生活的精髓——每个中国学生都知道,就象美国的学生都知道马克·吐温(Mark Twain的)小说或者哈德逊河学校(Hudson River School)的艺术家们的风景画一样。比如,马的《山径春行图(Walking on a Path in Spring)》现在就悬挂在北京的故宫博物院。

张采用了这些经典作品的类似笔法,但是河流却呈现出工业污染和农业转移的效果:一些河流变成鲜绿色或者被泛着光的化学物质所覆盖,其它一些则几乎干涸。“我想保留一些原作的线条,但表现了变化……水污染和水资源短缺。”

说明:以下是张的十二幅画作,因博客排版限制,建议到译图中观看,效果更好。

上:两幅油画选自“统一和分裂”(Unity and Discord)系列,张宏图作品(1998)
左:十二世纪马远的原作。右:张宏图现代水污染系列(2009)中同样的景色
灵感来自因水藻和中毒造成的污染而导致中国Lai Tai变成亮绿色的新闻。

两幅来自毛主席万寿无疆系列的作品(1989)
张,出生于1943年,他记得“老大哥”是指前苏联,在当时没有一点讽刺意味。现在他说,“对于如何看待今天的中国,会有很多不同的角度。”

《最后的晚餐》,张宏图作品(1989)
张经常改变西方艺术的主题和图解,来表达中国的历史政治事件。在解释《最后的晚餐》的时候说,“我曾热爱过毛,但是现在对他极其失望。”

麦当劳,青铜铸造(2002)
中国兴起的消费文化引发张的关注和焦虑。他担忧在环境和精神方面所付出的代价,而不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侵蚀。“当然,在今天,没有一样东西是纯粹的了”,他说。

鸟巢细节,张宏图作品(2008)
2008年入境时,中国海关阻截了张的一副作品,上有“西藏”和“人权”字样。

左: Shitao Van Gogh (1998); 右: Wang Yuanqi C ézanne # 3 (2004)
在绘制被污染了的风景之前,张宏图曾尝试过融合中国传统主题和西方绘画风格。左边这幅岩室作品,让人联想到Van Gogh的笔法,而右边这幅山景则让人联想到C ézanne。

左:十二世纪马远的原作。右:张宏图现代水污染系列(2009)中同样的景色
最近,张致力于中国被污染的风景的绘画创作,从新闻报道和摄影图片获得灵感。正如其所言,从工厂排放出来的织物染料,把流经中国的河流染成令人心悸的紫色。

左:十二世纪马远的原作。右:张宏图现代水污染系列(2009)中同样的景色
张说,“荡涤在中国河流中的工业废物,看起来就像大海中危险的泡沫。”

左:十二世纪马远的原作。右:张宏图现代水污染系列(2009)中同样的景色
据世界银行估算,在中国有七亿人饮用被污染的水。

左:十二世纪马远的原作。右:张宏图现代水污染系列(2009)中同样的景色
每年有七个月以上的时间,黄河不能流到大海——都被水坝截留和用于灌溉了。

张宏图现代水污染系列(2009)细部
当被问到中国应如何发展的时候,张回答到,“我试图通过我的作品提出问题——但是通常情况下,我没有答案。”

注1: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8.6-1987.2.22)被誉为20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是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也是 对波普艺术影响最大的艺术家。他大胆尝试凸版印刷、橡皮或木料拓印、金箔技术、照片投影等各种复制技法。
相关阅读:

译图:外交政策:华人艺术家张宏图和他的艺术作品[12图]


纽约客:一位与体制作战的艺术家——艾未未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和“译者图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人物”、“译者频道—环境污染”、“外交政策”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