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8日星期三

外交政策:亲中游说团之死?

原文:Beijing has alienated the most pro-China interest group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 Daniel W. Drezner
译文:外交政策:北京已经疏远了美国和欧洲最为亲中的利益集团


亲中游说团之死?

作者:Daniel W. Drezner
发表时间:2010年7月20日- 2:30 PM
译者:@xiaomi2020
校对:David Peng

金融时报最近一直加班,讨论了一大紧急的趋势:欧洲和美国的跨国公司CEO们正在与中国撕破脸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趋势始于今年早些时候 。当然,Google怨声载道。正如TNR的James Mann注意到的,“中国的美国商会和中国欧洲商会在最近几个月 里发表报告,承认对外国企业来说,这里的商业气氛正在稳步地恶化。”

然而,7月份,一切在持续升温。首先,Guy Dinmore 和Jamil Anderlini报告说,GE的CEO Jeffrey Immelt在欧洲的时候公开指责中国:

他警告说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商正在其他的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探索更好的前景,而不想被中国的投资者“殖民化”。“我对中国的确很担忧,”在罗马,Mr Immelt对 一名意大利高管说,他指责中国政府正在变得越来越保守主义。“我不确定说最终他是否希望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成功”……

“对GE来说中国和印度仍然很重要,但我在想的是未来会出现什么,”他说,提到了他所称之为的“最有趣的资源丰富的国家”:中东、非洲、拉丁美洲,还有印度尼西亚。“他们都不想被中国人殖民化。他们想发展自己,”他说。这些观点反映出在中国运营的国外企业对他们面临的管制环境的集体抱怨。
Gideon Rachman注意到了Immelt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抱怨的人:

当Google、高盛和GE同时遇到困难时,大趋势看起来很清楚了。一段时间以来, 私下里美国高层官员已经在时不时地担心中国的贸易和经济政策会倒向更民族主义的方向,让美国企业处于不利之地。他们担心,在30年的经济强劲增长之后,中国相信他们已经承受得起对外国投资不那么欢迎的态度,而要着重于支持本国的佼佼者。
有趣的是,欧洲企业现在也加入了这种抱怨之中。如Jamil Anderlini注意到的,而且他们不只是在私人饭桌上交换意见——他们公开的直接的指责中国的领导人

德国最有影响力的两位工业家在和中国总理温家宝会面时对中国的商业和投资环境颇有微词。

来自于商人们的批评包括西门子和巴斯夫执行总裁 ,是在中国运营的外企不满情绪逐渐升温的背景下出现的。

作为默克尔为期4天的访问中国的行程的一部分,德国高管们在公开场合向中国总理提出的意见成为了最令人震惊的一幕。

化学品制造商巴斯夫的中国执行总裁Jürgen Hambrecht抨击对外国企业施加的限制,抱怨说外国企业现在被迫要把商业和技术诀窍转移给中国企业,以换取市场准入。

“这不完全符合我们眼中的伙伴关系,”在中国的西部城市西安,Mr Hambrecht与温家宝会面时这么说。西门子执行总裁,Peter Loescher,在谈到政府采购措施的时候说,在中国运营的外国企业“希望能在公开招标中获得同等待遇。”;这也是最近受外国高管和政府诟病的一个领域。

Loescher先生也是各国商业亚太委员会的主席,他呼吁北京尽快解除在汽车和金融服务行业, 施加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限制。

去年,巴斯夫和西门子在大中国地区的销售额合并起来,超过了90亿欧元($116亿),在这一地区的员工超过了36,000人。

温家宝回应这些批评时,告诉Mr Hambrecht要冷静,坚持说中国对于外国投资是开放的,没有歧视外国企业。“最近,有些人指责说中国的投资环境在恶化,我认为这不是事实 。” 温家宝说。
Alan Beattie和Mr. Anderlini提供了一些最近的消息

是保持沉默,还是大胆说出不满,权衡利弊之后,后者胜出。中国采用的策略包括忽视知识产权保护,强迫进行技术转让和在政府购买上倾向于国内厂家,一些外国企业认为他们正在被排挤出这个国家。“我们觉得在中国越来越不受欢迎,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更多的人站出来说话,并重新考虑他们在中国的未来,”美国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的John  Neuffer这么说。

商业领袖们认为,北京在2001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推出了一波改革,给予外国资本更多的投资自由,现在这种动力已经减弱。即使现在的政策只是停滞不前,他们也感觉是在倒退。
最好的情况是现在的政策正在非常缓慢地朝向自由化过渡。好消息是中国正在寻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政府采购协议,将会解除在参与国家之间的政府采购项目上的限制。坏消息是中 国最新所能提供的条件和对方提供的相比一点都不具有吸引力,很有可能被美国和欧盟拒绝

那么,为什么中国忽然对西方的跨国公司抱有如此敌意?最简单的回答是中就是以前更有实力了,它要显示肌肉因为现在有肌肉了。在华尔街日报上,David Wessel提供了一 则轶事,暗示奥巴马总统也持有这种准相对收益的态度 :

奥巴马先生和克林顿先生相比,是在一个经济更为恶化,对贸易更不利的环境中入主白宫的,他看起来没有那么推崇自由贸易的理念。他热爱出口,很容易以此鼓吹创造就业。但是他对世界贸易的态度也像对待篮球赛一样:想要赢,而且不喜欢被他人利用的感觉 。他嘲弄在克林顿主政时期的助手们,批评他们让中国以一个更好的条件进入世贸组织,中国现在更成了对手 。助手们反驳说如果中国不遵守WTO的规则,那么会成为更大的威胁。奥巴马先生未被说服……

奥巴马先生的贸易战略日益清晰。在国际会议上,正如他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谈判中,他说中国是把自己当作是发展中国家,即使它已经大为发展,应当被当作世界经济大国 看待。在国内,他知道——无论他的经济学者们是如何告诉他的——选民们和国会的民主党都不相信自由贸易对他们有利。所以,他把自己装扮成为一个强硬的谈判者,可以在其他国家的游戏中打败他们。
奥巴马可能是对的,但是在一个关键维度上,他的谈判筹码可能会比他的前任们更强大。中国在继续疏远西方的跨国公司,让他们沮丧不已,在华盛顿和布鲁塞尔,这都会有效的 削弱最为亲中的游说集团的力量。Rachman注意到:
如果不是大型企业的力量,中美关系在多年之前就会恶化。在太平洋两岸都有这样的力量——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美国的贸易团体,两国的军事力量——这些人都更想看见双方更为敌对的关系。过去了许多年里,是美国的跨国公司在发表对抗他们的与之相反的观点——更为强大的和更为繁荣的中国对美国是一件好事。

不仅对企业这是不祥之兆,对国际政治也是如此,公司美国正在逐渐显示出对中国失望的讯号……

过去,美国企业是美国最重要的反中力量的牵制。如果象GE,Google和高盛这样的企业限制它们对中国的支持,或拒绝再为中国辩护,保护主义的力量会提速。

当然,中国政府并不蠢。中国在和美国,和全世界打交道时体现出逐渐增强的信心,同时仍然小心谨慎地避免发生冲突。 在战略性的时刻,中国政府还是愿意进行战术上 的妥协——不论是对Google,还是在汇率上——避免和美国发生毁灭性冲突。但是,当美国企业和美国公众开始逐渐感到不安的时候,误算的风险也加大了
这里我不得不一提和Rachman的不同观点。从某种程度上讲,我的确认为,过去,中国政府在执行“尽可能多地惹恼其他国家”的策略上还是非常不明智的。在哥本哈根会议上,中国的气候变化外交让欧洲人大为光火。  北京的咆哮也没有能改变美国在西藏和台湾问题上的政策。它压制了google的争议。它高估了持有美国债券的力量。在处理天安舰问题上 ,它疏远了南韩和日本,使得美国联合海上军演成功登场——这正是中国不想看到的。在G20当中,它正变得越来越孤立。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相信它的经济数据

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正在执行伟大战略的政府。更像是一个从重要的结构趋势当中获益的国家,同时慢慢地将自己的地缘政治优势消耗殆尽 。和自己最主要的出口市场中的主要支持者疏远— —即使中国的消费在增长,出口对于中国经济来说仍然举足轻重——这些看起来都与中国的长期战略以及经济利益抵触。
发展……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更多来自《外交政策》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外交政策”、“译者@xiaomi2020”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