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7日星期五

华尔街日报:为什么欧洲延迟对希腊债务的援救增加了成本?

原文:How Europe's Bailout Delays Raised Its Cost - WSJ.com译文:华尔街日报:为什么欧洲延迟对希腊债务的援救增加了成本? 


作者:STEPHEN FIDLER And MARCUS WALKER
译者:@youyoupan
校对:cfy; @xiaomi2020

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和欧元区各国政府最终确定了对希腊的债务援救计划时 ,他们至少达成了一个广泛的共识 :如果欧洲各国政府早点尽全力行动的话,情况不会变得如此糟。


德国勉为其难的态度致使欧元区各国政府拖了很久才决定对希腊的财政援助,在此期间,希腊的债务危机已经扩散到葡萄牙,西班牙以及潜在的其他负债国,形成了更大范围的灾难。


[GERGREECE] 图:美联社 周四在雅典,希腊政府正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援助计划的各方面进行协商,防暴警察阻拦一名抗议者

“欧洲政客们对希腊的危机处理得如此糟糕,致使市场不得不担心这场危机已经无法收拾。”IMF欧洲部前执行主管Alessandro Leipold说。


欧元区其他国家指责德国为平息本国内的舆论对希腊采取强硬态度,使欧元区的稳定陷入风险。我对这句话的翻译,在德国,大众普遍不希望援助希腊,这被看做是向南欧国家进行无谓的挥霍。
其他分析者警告说对希腊危机拖延不决的处理会对希腊和欧元区其他国政府及纳税人造成持续的额外成本。“要想稳定债务,可能比以前预期花更高的经济和社会代价,”穆迪在本周的一个报告中说。
希腊的财政问题现在预计需要高达1,200亿欧元(1,580亿美元)的援助,许多经济学家相信如此巨大的数额最终将使债务重组难以避免。经济学家们认为,即使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早一点采取行动也可能仍然无法防止这一后果,但可能会避免如这周的欧元区边缘地区出现的危机蔓延的情况。

“几个月以前,这个问题可能通过相对较小规模的对希腊的经济援助解决。”法国巴黎银行驻伦敦的经济学家Ken Wattret(肯·瓦特瑞特)表示。“现在,即使是1,200亿欧元也很难平息市场恐慌,因为人们也在关注其他国家的危机。”
从过去30年里的主权债务危机里得到教训让他们倾向于更加谨慎直至金融市场有足够的证据使投资者的预期急剧转变。分析家称,对救市恢复信心,需要满足许多条件。

[GERGREECE]
首先,(资金)应当迅速集结。“拖拉是受经济动荡袭击国家的致命伤。”Mr. Leipold(雷普先生)在为里斯本协会(Lisbon Council)写的一份文章中表示,后者是一家在布鲁塞尔的智库。在2008年底,对匈牙利、冰岛、拉脱维亚、巴基斯坦和乌克兰的处理在3个半到6个星期中就被通过。与此相反,从希腊宣布大幅修改其2009年的财务预算,震惊了金融市场,至今已经过去了6个月时间。

德国政府一直不愿援救希腊,因为大多数德国选民,甚至许多在默克尔执政联盟的国会议员,认为对希腊的救济是对其浪费性消费的鼓励。德国的《画报》Bild Zeitung,欧洲最大的报纸最近的标题是诸如“担心我们的钱”和“希腊还想从我们这里拿走几十亿”。
一名默克尔的女性发言人说德国一贯表示愿意在紧急情况下援助希腊。默克尔的支持者称,她必须平衡对救市的呼声和对希腊改革预算施压的需要。
 
与此同时,政治家安慰德国选民的几乎所有说词在金融市场都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
  
 意大利外长弗兰克弗拉蒂尼在周一不同寻常地强烈批评了一个欧元区成员国,指责柏林“顽固不化”。他的德国同僚,Wolfgang Schäuble,在周末曾表示由于很难再从资本市场筹集资金,对希腊援救的决定仍无结论。

这种纷争在想要组建起救援计划之时屡见不鲜,打破了雷普先生所说的想要成功救市的第二个条件:一致的声音。

第三个条件是,救助需要足够大,在金融市场中足以引起“令人敬畏的惊讶之情” 。经济学家说,一个完美的救助方案就是接受者从不会动用的方案。其次好的是迅速能有回报的,比如1995年墨西哥在外币债务危机后的500亿美元救助计划。

政府拖延的时间越长,对希腊危机的估计越高,为达到“令人敬畏的惊讶之情”的救助的数额就越大。雷普先生说,多年的支持承诺必须是守信的。“围绕着包括2010年的德国财政承诺的广泛质疑,使得2011到2012年任何的逃税及对冲融资将阻碍整个救助计划。”他说。

第四,需要使市场确信资金是真实的。欧洲官员在最近几个星期多次未能平息市场(担忧),因为他们不断煽动对救助资金真实存在的质疑。官员们努力在本周改变现状,一名发言人说,“毫无疑问,欧元区成员国进行债务重组不是明智之举。”,但是他们依然失败了,因为来自市场的信号证明事实上还是有很多质疑。
雷普先生提出一些其他规则。经济调整的条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如果它们太强硬将缺乏可信度,它们应当涵盖并仅涵盖相关的问题。在希腊,意味着不仅财务政策,由于其银行所受的限制也需要包括金融政策。

最后,他提议救济计划不应仅仅为债券持有者纷纷撤资提供资金。经济学家称希腊的债券人仍 将陆续撤出直到他们能确信希腊政府已经在稳定地持续减持债务负担。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新闻分析:欧元区分崩离析的开始?

纽约时报:欧洲人担心希腊债务危机将会扩散

纽约时报:英国会成为下一个希腊吗?

更多《华尔街日报》译文

更多youyoupan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经济风云”、“华尔街日报”、“译者youyoupan”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