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亚洲时报:中国最大的敌人——大自然

译文:亚洲时报:中国最大的敌人 —— 大自然

作者:Kent Ewing
发表时间:2010年4月8日
译者:逍遥游
校对:Angelia2014 King; @xiaomi2020


香港—长久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执着地在及时扑灭社会上随时随地发生的动荡,但是现在它面对的是即使以四万亿(US$5,860亿) 经济刺激计划,或以用来审查互联网的“防火长城”,或其它强大力量也无法打败的敌人:大自然。

在恶名远扬的中国高危行业——煤矿业现在举国上下正在庆祝被困在山西省北部长达八天之久的115名矿工赢得了奇迹般的救援时,一场百年不遇的严重干旱正持续影响着中国西南部地区。而当国有的中央电视台在鼓吹英雄救援行动并进行大幅宣传的时候,负责抗旱救灾的领导在上周则否认有村庄被遗弃以及大量灾区难民外逃的报道。 


“我认为这里没有难民,”国家防洪抗旱救援指挥部的秘书长刘宁说。[相关阅读:京华时报:水利部驳水电站开发致大旱说法否认灾民外逃]

但是[相关]报道仍然在继续,如果预期下个月到来的雨季不能如期而至的话, 局面将有可能更加恶化。在广西、贵州、云南、四川、以及广大的重庆市区,至少有2,200万人和740万公顷的农田受到干旱的影响。另外,刘宁,他也是水利部副部长,承认有三个北部省份山西、河北、甘肃也同样在遭受干旱。这意味着数百万农民的生活正处在危机之中,饮用水也正逐渐成为一种稀缺的商品。 


为应对灾害,中央政府已经动用国库并动员解放军来救援,到目前为止,已经下发了1.55亿元人民币并派遣26万军队负责运水和帮助当地挖井。另外,如果旱灾在下个月还会持续的话,一项搬迁安置计划也将启动。
 

但是愤怒的村民还是觉得政府所做的屈指可数,而且为时已晚。大自然也许是让他们遭遇不幸的起因,但是政府不堪一击的防灾计划则让局面更加恶化。 


在旱灾以前,一半以上的中国人没有干净的水,这造成每年近两亿例非常规疾病的发生,和六万名儿童的早夭。中国拥有世界 22%的人口,但仅有7%的淡水资源——而且大多数的淡水资源在过去30年飞速的经济发展中被污染了——应对这些的防灾计划却明显是被抛诸于脑后了。 


尽管如此,中央政府仍以天价全力兴建诸如三峡工程(264亿美元)和南水北调工程(176亿美元)等水利工程,这类工程对于普通村民没有任何好处。实际上,水坝的大量修建阻止了水流向偏远地区的农田,使干旱状况更加恶化。


许多年来,非政府组织们(NGOs)一直指责中国政府修建的水坝减少了湄公河(在中国被称作澜沧江,它发源于青藏高原并流经云南省)的水量。现在,这条河——不仅是中国的该河流经地区人民的生命线,而且也是数千万居住在该河下游的国家,如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人民的生命线——它现在处在20年来的最低水位,水路货物的运输也被迫中断。


为了强调这一状态的紧急性,湄公河委员会(Mekong River Commission)的成员周一在泰国举行了为期四天的峰会。这是该委员会成立15年来首次举办此类峰会。中国还没有加入这个组织,它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此次会议。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宋涛利用此次会议再次否认中国应该对湄公河的水量减少负责。

正当关于中国修水坝是否真的“劫持”了湄公河的争论还在持续之时,中国那些伟大的水利工程则似乎并未能缓解那些受到干旱影响的地区。中国花费数千亿元人民币用于各类大型工程的建设,水库失修却普遍存在,对农村地区的水利设施和灌溉系统也投资不足。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繁荣发展,中国城市正在向着富裕集体冲刺,但是仍然有过半人口居住在农村地区。中国西南地区至少有2,200万人要苦苦寻找一杯饮用水,更有甚者,数百万的北方人正忍受着旱灾的煎熬。他们所承受的苦难,相比于一小群经常被禁止外出或囚禁的政治改革者和人权活动人士来说,是对社会稳定的更大威胁。

连续三十年平均每年9.9%的惊人的经济增长速度让中国政府有能力主办2008 年夏季奥运会和(下个月将在上海开始的)世博会, 同时,还可以兴修巨大的水坝、遍布全国的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网络。但是现在,中国的领导们显然无法为维护水库和修建灌溉系统来帮助贫穷的农村居民而调拨资金。

其实,中国的西南地区有丰富的水资源。在云南,平均每人拥有的水资源多达10,000立方米,4倍于全国的平均水平。不幸的是,由于有丰富的水资源,水利设施的基础建设就被忽略了。仅靠挥舞着铲子的人民解放军战士看来不足以弥补这一缺憾。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65%的水资源被用在农业上,但是实际上,因为失误或基础水利设施的匮乏,只有不到一半的水能真正用于灌溉庄稼上。同时,由于整个国家缺少循环使用水资源的手段,约25%的工业用水被未经处理就被排入到江河之中。而在发达国 家,85%的工业用水会被循环利用。 


来自水利部的数据显示:过半数的中国农田没有接入灌溉系统,期望丰收只能祈求老天爷的恩赐。对那些确实接入了灌溉系统的的农民来说,大量的水在浇灌庄稼之前就已经被浪费掉了。

中国水库的情况也相当不妙。截止到2007年,中国一共修建了87,000座水库,43%的水库破损失修。这些水库的情况多是如此: 在雨水少的时候干涸,在洪水到来的时候则因蓄水量到达顶峰而没顶。 


对于中国7.57 亿的中国农村人口中的大多数来说,当面对极端的缺水和洪涝的时候,他们只能靠自己。现在,如果你愿意相信政府官员正在极力否认的国内媒体的报道,因为百年不遇的旱灾的降临,村民们正离乡背井。


Kent Ewing是一位居于香港的老师和作家。他的邮件地址是kewing@hkis.edu.hk.

相关阅读:

南德意志报:百年难遇的大旱灾

华盛顿邮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面临严重缺水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频道—看中国

更多来自《亚洲时代在线》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频道—看中国”、“亚洲时代在线”、“译者”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