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美国会听证会:Google的公共政策总监Alan Davidson对国会所做的证词

Before 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Hearing on “Google and Internet Control in China: A Nexus Between Human Rights and Trade?”

March 24, 2010

译文:Google的公共政策总监Alan Davidson对国会所做的证词

这一听证会的主题是:Google和中国的互联网控制:如何摆正人权与贸易的关系?

作者:Alan Davidson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4日
译者: freetrans;Wayne;@KarlmarxCN;@xiaomi2020;@lzudarrell;Ben;LUX

校对:@xiaomi2020



尊敬的Dorgan主席,Levin主席,和委员会的成员们:

感谢诸位对互联 网审查这一重要议题的关注,同时感谢大家给予Google这个机会来讨论当下面临的关于言论自由和获取网络信息的全球性挑战。

互联网审查是一个正在日益加剧的全球性问题。它不仅引起了重要的人权方面的担忧,而 且还为美国公司在海外的商业拓展造成了重大障碍。作为Google的美国公共政策总监,我和Google团队一同致力于促进美国和全球的言论自由。

现今全球定期对互联网进行内容审查的政府,已从2002年的少数几个发展到今天的40多个国家。
即便是那些刚开始向公民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国家,政府也在同步建设庞大复杂的工具用于封锁和进行互联网内容审查。威权 政府们正在不断开发更为强大的工具以对抗异见人士,并且跨国界地共享审查技巧。人权观察者指出,这些政府更为重视互联网审查工具的[事前封堵]作用,而不 是当批评言论已被发表后再去追踪。对于封杀和审查机制缺乏透明度和可信度的问题也受到严重关切。


在过去数年内,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政府,甚至连民主政体,也开始将一些他们认为有害的 站点列入黑名单,又不提供任何正式的过失处理流程或有效的申诉途径。在未来几年中,开放网络倡议组织(OPI)预测我们将会看到更有针对性的监视,和日益 复杂的恶意软件,让监督和记录政府行为更为困难。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我们依然在技术能为个体带来更强大的力量,并实现全球化的互联网社区方面保持乐观。我们相信,最大化地促进互联网信息的自由传播,有利于促进社会开放 与经济繁荣,哪怕在封闭社会中也会如此。当Google在新的国家投资时,我们希望秉持下列三个原则,以助我们保护言论自由和加强信息的获取能力

  • 获取 — 尽可能扩大在互联网上获取信息的渠道,提供让用户创造内容的工具
  • 透明度 — 当按政府要求删除内容时向用户发出通知
  • 信任 — 通过保障用户的隐私和安全获得信任,使用户免受政府为了控制言论而施行的各种钳制行为之苦
在这些原则的指导下, 我们想在本次听证会上重点讲以下内容:

首先,Google在中国的处境

其次,Google和其他美国公司 每一天都要面对的来自于多个想要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政府的全球性挑战。

其三是审查制度对经济的影响
最后,需要全世界政府行动起来,减少网络审查,支持网络言论自由。

中国的最新情况

我们先从Google在中国的现状开始

2006年1月,我们开通了Google中国搜索引擎 — Google. cn,当时我们相信增加中国人民获取信息的渠道以及营造一个更开放的网络是件益事,这超过了同意审查某些搜索结果给我们带来的不安。虽然我们面临着许多挑战,特别是在过去一年至一年半的时间里尤为如此,我们仍取得了一些成就。Google成为了中国大 陆第二大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仅次于百度。同时我们也是中国首家当搜索结果因受到法律限制被移除时,主动告知用户的搜索引擎。

我们的地图、 手机、翻译服务功能快速发展。而从商业前景来看,虽然中国的业务收入在我们的全局中所占份额仍不算多,但2009年第四季度的收益是我们进入中国以来最高 的。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中国在试图进一步地加大对网络自由的限制。多个站点,包括YouTube、卫报、Facebook、 Twitter、 Blogger和维基百科都被封锁过,其中一些是无限期封锁。不仅如此,在去年6月份,中国政府宣布所有在华出售的个人电脑必须预先安装某款软件(译注: 绿坝-花季护航),该软件可被用于审查网络内容。之后,随着公众的强烈抗议声浪,和诸多公司的压力,该政策后被延迟执行。

最近,在去年12月中旬,我们探测到了源于中国的,高度老练的和针对我公司底层设施的攻击。尽管非常严重,这一安全事件最初看起来象是 孤立的,而在后来的调查中却呈现出完全不同于预期的结果。

首先,至少有二十家大公司也同样成为了攻击目标。这些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金融、科技、传媒、化工等不同领域。

其次,我们相信攻击者的主要目的是试图秘密侵入他人的Gmail账户,尽管有时未能成功。

第三,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若干中国的人权倡导者的Gmail账户定期地第三方侵入。这些 Gmail账户基于美国、中国和欧洲等不同地方。

在这里我想解释一下:发生的这些攻击事件并不意味着Google的安全机制被突破,更多的是通过钓鱼网站链接和放置在用户电脑中的木马程序欺骗用户。 这些针对我们的公司底层的攻击和由此而被我们发现的监视行动,以及在过去的一年里愈演愈烈的中国政府限制网 络言论自由的各种行为,让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不再愿意对中国的搜索结果进行审查。

这个决定与我们在发布Google.cn时候做出 的承诺保持了统一,我们的承诺是将仔细地观测中国的情况,包括针对我们的服务的新的法律和限制。我想要强调的是,虽然我们知道这些攻击来自中国,但是我们 还不打算公布是谁执行了这些攻击。

我们确实知道,这类攻击也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我们希望中国当局能和美国官员们一起调查此事。本周早 期,我们停止了对Google.cn搜索服务的审查——涵盖Google搜索、Google新闻和Google图像。访问Google.cn的用户现在被 转向到Google.com.hk,在这个网站上我们提供不受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这是我们专门对中国大陆用户设计的,由在我们在香港的服务器提供搜索结 果。

想要找到如何才能信守我们的承诺,停止审查Google.cn搜索结果的途径绝非轻而易举。我们想让世界上尽可能多的人们能使用我们 的服务,这也包括中国大陆的用户,然而中国政府在与我们的商讨中明白无误地表示, 我们必须要进行自我审查这一法律要求毫无谈判余地。

我们相信由Google.com.hk提供不受审查的简体中文的新搜索途径是我们为了应对挑战的实用方案——它是完全合法 的,将能极大地增加中国人民获取信息的渠道。我们很清楚,中国政府可以在任何时候封锁我们的服务—— 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用Google.com.hk和Google.com进行的某些搜索正在遭受无间断的过滤。

至于Google更大范围内的商业运作,我们倾向于继续在中国进行研发工作,并保留在那里的现有的销售队伍,虽然销售团队的规模显然部分地要视中国大陆用户是否能使用Google.com.hk而定。在谈到Google面对的更宽泛的全球性挑战前,我们想澄清,所有这些决定都是由我们在 美国的高层推动和执行的,我们在中国的雇员无人能够、或者应该对此负责。

自我们在1月份发布声明以来,尽管面临着众多的不确定性和困难,他们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专注于服务我们的中国用户和客 户。我们为拥有这样的员工感到深深的骄傲。
 
其他全球挑战和和经济影响


中国只是需要关注的全球现象的一个实例。

Google 已经经常性地成为政府想要限制个人言论的焦点所在,因为我们的技术和服务能够让人们利用互联网将声音传给世 界范围的听众。在过去数年里,超过25个政府封锁了Google服务。从2007年以来,十多个国家也封锁了YouTube。

我们已经收到报告,我们的博客平台已经被至少7个国家封锁;我们的社交网络网站, Orkut,已经被好几个国家封锁。伊朗是近期政治审查的一个典型范例。去年6月,在伊朗总统选举之后的抗议期间,伊朗政府驱逐外国记者,关闭国家媒体,中断互联网和手机服务。即便如此,Youtube和Twitter仍被传统的记者和博主引用,作为在德黑兰进行的抗 议和暴力的第一手报道和现场画面的最佳来源。

伊朗的例子体现了为什么政府、公司和个人是如此迫切地需要开展更多行动,来确保互联网能继续成为不受限制地表达政治观点、宗教看法和其他重要言论的强有力的媒介。但是,对互联网审查的争论肯定还不仅仅与人权有关

重点在于自由和全球畅通的互联网 促进了持续的经济增长。对信息的自由流通设置障碍显然对经济产生显著的严重的影响:[威权政府们]经常对美国和全球互联网公司的服务设置单方面的限制,也就妨碍了其他依赖互联网才能获得其客户的企业。

当一个外国政府通过审查政策来支持本土网络公司,这就违背了国际贸易中的非歧视和保持公平的基本原则。本地竞争者获得了商业优势,而消费者被剥夺了选择满足其需要的最佳服务的能力。当政府破坏了网络服务的完整性,例如因为担心某些用户评论而屏蔽掉整个网站,政府对贸易的限制已超过必要之限,即使它拥有制定审查这一公共政策的合法权力
不透明的审查规则对“当事国”也有极大的伤害,因为这些规则破坏了法律,使外国公司很难以法律为基准,其负面结果是影响了外部直 接投资。美国政府已经通过贸易手段采取了一些积极的措施来强调这些审查的方式和影响。


美国贸易代表署的确已在致力于解决此类贸易争端——最近的例子是美韩自由贸易协定——我们为这些努力喝彩。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在我们过去面临某些特定情况时帮助颇多。但我国政府需要发展一整套新的贸易规则来应对新的贸易壁垒。我们鼓励美国政府和其他国家政府遵循这些做法并进一步努力,以矫正某些政府的偏袒,后者因为偏爱本土公司而不利于基于美国的公司。

我们应当继续寻求有效途径来应对网络世界中不公平的外国贸易壁垒,包括运用贸易协议、贸易工具、贸易外交来促进互联网上的信息自由流动。

政府如何支持言论自由


互联网审查所带来的挑战,远非一个行业,更不是一家公司所能应对。但是,我们相信各国政府、公司和个人的一致的共同行动能够促进网络言论自由,减少审查带来的冲击。
正如我在前面提及的,我们的业务基于三大原则:获取、透明,以及保有网络用户的信任。这些原则并非 Google的孤芳自赏,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也可以找到方法,通过合作实现这些原则。以上三原则对Google也不例外,而且有多种途径可以让公共和私营领域一起努力来推动这些原则。

首先,在民众和政府两个层面上,都要做出最大的努力,竭尽所能地保证对网络信息的获取能力。近期,[美国]国务院就帮助大量 民众获取信息的项目发布了征询意见,他们除了网络之外没有其他途径可以分享或接受信息。Google支持国会和奥巴马政府的联合承诺,愿意为世界各地那些 为了保证安全上网的民众获得适当的训练和工具的组织提供资金。这是一次大踏步的前进,我们相信,支持民间组织发展对抗互联网审查的技术,可以取得更多的成 就。

其次,当政府试图审查或者要求获得用户的信息时,甚至是当一家公司的网络受到了攻击时,要将建立透明度作为常规。这是民主进程中的关 键部分,政府必须在执法和适度披露间取得平衡,允许民众向立法者问责。很多情况下,网络攻击是秘密进行的,这只对攻击者有利,因为这让他们能够更容易地躲 过追踪。为改善透明度的一些合理建议包括:要求进行过滤的政府官员需被要求提供可追溯的身份信息,公司应当 每年公布过滤信息的相关报告;美国政府与审查互联网的国家进行更多的交涉,从而使任何公司的信息披露都能得到美国政府的具体行动上的支持。

第三,致力于保护用户的隐私和安全,以此来保有他们对我们的信任。政府通过监视和恐吓等方法来禁止异见,这司空见惯。新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是通过网络监控手段来实现上述目的。事先声明,我们完全支持政府机构为保护个人和公司所进行的合法调查。但是我们承诺保护用户免遭政 府对个人信息的非法和过分的要求,并且确保我们网络的安全性。政府不断干预网络社区的全球趋势值得关注,需要作出认真的评估和监管。除此以外,美国应当推 动改善国际合作,保护用户的隐私。

立法者为争取更多的公司加入全球网络倡议(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GNI)所做出的努力,在这里我们也表示感谢。GNI是公司、人权组织、投资者和学术界的平台,它要求成员遵守规则,尊重和保护用户的隐私权和言论自由。更多公司的加入可以帮助GNI充分发挥其潜力,而我们寄希望于该委员会的成员,继续 发挥其领导作用。

最后,确保美国政府将互联网开放问题,包括信息的自由流动,作为外交政策、贸易、发展和人权的一个重要部分。这包括提 高该问题的优先处理级别,将其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要点,例如美国政府需寻求与对互联网有严格限制的政府之间的多种对话渠道;如有可能,运用贸易杠杆;也许 也可将其作为获得发展援助的一个条件。从根本上讲,尊重网络言论自由的各国政府应当一起努力,制定新的国际规则,以更好的约束阻碍互联网上信息自由流动的 政府的行动。我们需要前瞻性的政策来最大限度的防止新科技时代的贸易壁垒。

在多边人权的前线,执行和支持《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机制以及联合国的其他机构(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以此要求政府对互联网审查有责任进行解释会带来帮助。起码,这些机制也能够让政府滥用职权的行为大白于天下。

结论

我们想感谢主席Dorgan,主席Levin,国会执行委员会在中国方面的成员,其他支持在全球范围内的网络言论自由的国会成员们。

只有在如你们这样的领导的关注和参与下,我们才能真正取得进展,保护这些基本人权。我们期待与你们 和其他政府官员的合作,找到可行的途径,让人们可以尽可能的获取信息,增加信息透明度,保护全球用户。
[译注:时效和质量总是矛盾的。为了尽快提供给读者这份重要的报告,我们简化了校对的程序。但是这个版本是一个开放版本,只要你以任何方式向我们提出具体的改进建议,我们都十分欢迎,并将持续完善这一译文版本。]

相关阅读:

东方早报:美国听证谷歌,微软再挺中国【纸媒2010.3.26 A32版 尚未看到网络版,请自行搜索】

华尔街日报:谷歌敦促美国政府采取行动对抗网络审查

美国会听证会:中国,互联网和谷歌:我的不请自来的证词


译者的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

更多来自“智库报告”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智库报告”、“译者群体创作”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