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7日星期六

Rue89: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和他的羽毛笔

原文标题:Rue89: Le Nobel de littérature Gao Xingjian, de la plume à la brosse 
译文标题: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和他的羽毛笔

作者:Pierre Haski
发表时间:08/02/2010
译者:木木
校对:Wayne(@jayzhu1007)



200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刚刚庆祝完自己的70岁生日。值此之际,伦敦大学于1月举办了一次关于他的文学、电影和戏剧作品的介绍和展览会。

作为《灵山》(由Aube1995年出版)和《一个人的圣经》(由Aube2000年出版)的作者,他同意来回答我们在其电影和绘画上的一些问题。

在伦敦,一些英国演员介绍了他的最后一部戏剧《夜游神》,此剧将要在310日到28日在l'Epée de Bois剧院(Cartoucherie de Vincennes,位于巴黎附近)上映,并与《生死界》交替演出。

电影《Tripartite》和多媒体拼接

  高行健的两部电影《没有影子的剪影》和《洪水过后》也都已上映:其中《没有影子的剪影》(2006),于2003年在马赛开拍(这一年在马赛举办了名为《高行健年》的展览,介绍了他众多的作品和戏剧),还有他的短剧《洪水过后》(仅有28分钟)也刚刚完成。 

问:请您来谈谈电影《Tripartite......

答:音乐,像影像和语言一样,在电影里必须要有他们自己的生命...如果每一个元素都在一个时期内取得了自身的独立,这样我们就摆脱了单纯的叙事,进而出现另一种电影的表现方式。
音乐不仅仅是用来解释和说明影像的声音,声音或者音乐应有其独立和自主的能力。《影子》暗喻了战争,我们利用了马赛一个被摧毁的建筑工地来表现这些灾难。但是这部电影也通过我的散文诗《鸟儿的流浪》,以漂泊的海鸥为主题歌颂了自由。

问:在《洪水过后》里,没有语言,只有六个演员的肢体动作,在开头就是黑白色彩,仅以您的画作为对白...

答:这是个很微妙的过程,在开始时完全黑色,接着洪水之后,出现了一些希望,而生命也可能得到重生,图像就带上了轻微的色彩...我非常小心的使用着色彩,如果没必要,我就不用色彩。当然,色彩也能表现得很极端,在《影子》里,我们就看到了马赛的老港口有着极度饱和的色彩。

油彩因水而华

高行健说:“人们只看到了我是一个作家,但是在我流亡的前几年,我正是靠绘画来谋生的。”1978年在欧洲时,正是他经常出入博物馆的经历说服自己放弃了油画,他告诉自己根本不能达到那种完美的境界。但是正是这些经历,也促使他在古老的油画艺术中开辟了新的航线。

问:对您来说,准备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但必须是自由的,摆脱那些特定的想法的...

答:当然,绘画不是一个说明和解释,它有一种自我的独立形象。画传达给人们的意象,完全是另一种语言...是存在另一种用画面思考的方式...还有一种最接近的办法,就是音乐,音乐能不通过这种语言而展现出其影像。我们常常认为,就像书法的墨迹,是一次就完成了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我重新加工过,以增加作品的深度。为了完成一项工作,有时可能要花上一年...但是下笔必须有把握 ,因为一旦落笔我们不能修改。

所有的画都基于两个方面,但是这种空间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事物有很多方式,可以从构成看,或者从创作方面。如果我们从桌子的一边开始,并在这个地方点上一点,这样就定义了一个空间。有的从古典主义的视角,也有的从文艺复兴角度研究的,都同样很有深度。

纸张,画笔,油墨,这些都是宝藏

答:我收藏了大量的传统纸张,我们之为宣纸,但实际上还有些别的材质的,种类很多,中国的,韩国的,日本的。油墨也一样,种类繁多并各有功用。在同一幅画中,我总是用好几种油墨,这都是我从油画中得到的经验。

相关信息:高行健的作品展览将在比利时举行,一些小规模的展览将在布鲁塞尔的J. Bastien艺术画廊举办到214日,还有我们已经报道过的,在AlsaceWurth à Eirstein博物馆一直持续到516日的大型展览,也很值得大家关注。

相关阅读: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人物”“零星其他”、“译者木木”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