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星期二

华尔街日报: 为何敌视中国?

原文:WSJ: Why Antagonize China?

译文:华尔街日报: 为何敌视中国?

作者:GEORGE GILDER (乔治-吉尔德
发表时间:2010年2月4日
译者:twitter @jimmyuibe

提要:亚洲资本主义的振兴,是过去30年中全世界最重要的积极事件
 
如今,美国一边企图讨好那些难以安抚的一长串仇敌——伊朗、朝鲜、哈马斯、真主党,甚至乌戈-查韦斯,一边把中国——或许是我们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当作敌人,只因为它在全球变暖、美元贬值和互联网的政策方面无视我们。

这 始于去年6月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在北京的时候对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说教,温在鸡尾酒会上被一个莽汉逼得无路可退。盖特纳先生斥责中国的两个备受质疑的主题 中,可以说没有一个不是涉及双方国家利益的:以全球变暖为名遏制能源产量的必要性——在这个问题上盖特纳先生没有专门知识,以及美元兑人民币贬值的必要性 ——在这个问题上很难想象他能说服手握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人。这一周在参议院民主党会议上,奥巴马总统继续发愁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过高了,这时候全 世界大多数投资者都担心中国会针对他的讲话采取行动并击溃美元。
图:美联社: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和中国总理温家宝
与 此同时,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总统在谷歌的朋友们正在挤兑中国在互联网方面的政策。中国虽然拥有两倍于我们的互联网用户,源于中国的病毒和诈骗却比我们 少,并生产了数量上与台湾相当的互联网设备。作为一个威权主义政权,它显然不会轻易建立一个开放和匿名制的互联网制度。保护互联网上的信息是美国公司和他 们的安全工具的责任,而不是国务院的责任。

是的,对台湾加强导弹部署是毫无必要的,但美国对这个国家的保护绝对没有成功的前景。卖给他们$ 60亿美元的新武器,是对中国毫无必要的挑衅,而且对美国或台湾的防务毫无价值可言。是的,中国在联合国也反对美国想要驯服依赖石油的反犹太、反美国的猛兽群体的努力,反对针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的有效计划。

一 个负责任的民族在危机时刻的外交政策将承认,目前的中共政权是我们可以预期从该国出现的最好的政权。亚洲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振兴仍然是在过去的30年中世界 上最要重的正面事件。它不仅从拮据和压迫中解放了10亿人口,而且把中国从美国的一个共产主义敌人转变为现在不可或缺的资本主义伙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曾经欢迎对罪恶滔天的毛泽东政权采取绥靖政策的自由主义者现在却公然对各种情况不明的互联网黑客事件义愤填膺。

尽 管如此,在其边界上有着数以百万计的伊斯兰分子,就在他们的国境内,中国几乎是和我们一样面临着激进伊斯兰主义的威胁。中国已在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占 有巨大的份额,这正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所要摧毁的目标。中国,和美国一样,严重依赖于台湾人的制造技能,而且与台湾的工业息息相关,以至于中国对于这个岛屿 的军事威胁只停留在口头上。

尽管一些台湾政治人物仍然幻想着永久的独立,世界一流的台湾企业家早已把赌注放在与大陆的联系上。台湾公司的三分之二,约1万家,已在过去五年内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总额约为2000亿美元。75万台湾人每年在大陆居留时间超过180天。

与 台湾一起,大中华实际上已是世界领先的芯片、计算机和网络设备的制造商和组装商,互联网正是依赖于这些设备而存续。几乎美国所有先进的电子产品,如著名的 化学家亚瑟-罗宾逊上个月在他的新闻稿《获取能源》中报道,都依赖着用于提高芯片的性能的稀土,而位于内蒙古的中国公司——包钢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 限公司对这些稀土资源几乎拥有的全球性的垄断地位。

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健康以及经济增长依赖于中国,正如中国依赖美国作为其主要市场、储备资金和全球资本主义贸易体制。

为了获取有关全球变暖、美元疲软或互联网政治的让步,而牺牲全球资本主义核心中的核心盟友,这是自我毁灭的蠢蛋。

我们需要多少敌人?

作者简介:吉尔德先生是探索研究所的创办人之一,《以色列测试》一书的作者。(Richard Vigilante Books出版社,2009年)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