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星期二

【国家地理图片集】维族,另一个西藏

原文:Uygurs, the Other Tibet

译文:【图片集】维族,另一个西藏

摄影者:Carolyn Drake
发表时间:2010年2月9日
译者:Carlos Gong(Twitter:@carlos_gong)

译者注:本照片集系国家地理杂志12月专题文章《Uygurs, the Other Tibet》所配插图。原文已由译者团队译出,墙内可用地址:http://tinyurl.com/yep2hgu

--------------------------------------------------------------

维吾尔族是一个穆斯林民族,聚居于自然资源丰富的中国西部。随着汉族人涌入这一地区,维吾尔族正在日益成为自己家园里的陌生人。他们和藏族人面临着相似的压力。一些维族人憧憬着更美好的生活,而其他人则在抗议自身文化的瓦解,甚至不惜为此牺牲生命。



前路漫漫,维吾尔族村民要赶一夜的车才能从Darya Boyi赶到集市。


周四是维吾尔族传统的哀悼日,一对姐妹在这一天祭扫村外的亲人墓地。她们有着相似的穿着和同样的虔诚。

被分割的城市
一个窗框将传统的洋行清真寺(位于乌鲁木齐市天山区——译者注)与中国式的现代化发展一分为二。这里是新疆首府,09年7月发生了骚乱,汉人和维吾尔人相互冲突。

在石油重镇克拉玛依的一家中式集市,一名维族妇女(右)独自在拥挤的人群里购物。汉人在克拉玛依占有支配地位。虽然新疆总人口近半数是维吾尔人,但是他们很少占有高级职位。

旁观者用手机记录下这个画面:一名维族人躺在乌鲁木齐的街道上。中国安全人员因为他携带疑似刀具的物品而向其开枪。

昔日的商人们曾在中国西部的丝绸之路上艰苦跋涉,如今石油管道,高速公路和铁路成为了财富流通的新管道。近年来新疆吸引了大量汉族人涌入,很多人来到像阿拉尔这样的沙漠小镇。维吾尔人仍然聚居在南疆的农村,而北疆则越来越与高速发展的中国内地无异。

在一所维族高中,一名汉族老师用汉语高声念出正确答案。虽然官方推行双语政策,维吾尔语却正在从课堂上消失。部分维族家长希望孩子们学习汉语以获得某种优势,很多人则谴责这种对语言和民族认同感的扼杀。

在喀什的一家夜市上,一名孤独的“摩的”司机在等待他的下一单生意。在工作机会有限的情况下,维吾尔人之间的贫富差距也越来越大。根据美国政府的一份报告,在最近的一次招考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把840个公务员岗位中的800个预留给了汉族人。

喀什的又一片老城区在拆迁中被抹去。喀什是一座历史悠久的绿洲城市,也是维吾尔人生命的中心。当地官员以这些泥砖建筑不安全为由拆除老城区,改建高楼大厦。

中国政府在喀什的新建维吾尔住宅区中安置监控摄像头以加强控制。

喀什老城区,一个小男孩好奇地看着大人们为婚礼宰杀牲畜。

根据传统,妇女们在婚礼结束后把馕带回家作为礼物。

在喀什老城中心,一名古玩商的父亲在家中饮茶。在他周围都是值钱的家俱。

五月的伊玛目阿西木(Imam Asim)纪念日,信教群众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这一天全疆各地的维族群众来到安葬一名殉道者的圣地。根据传说,这名殉道者牺牲于11世纪抵抗佛教势力的战争。

伊玛目阿西木纪念日,朝圣者在位于和田附近的圣者陵墓迎着沙尘祈祷。中国政府一向限制清真寺内的宗教活动,但是对农村的宗教集会还算容忍。

戴着彩色面纱和绣花小帽的顾客挤满了周日的巴扎(“集市”——译者注),非常富有维吾尔族特色。大家在这里交易牲畜,叫卖工艺品和谈婚论嫁,一如多年之前。

在一家家庭小餐馆的厨房里,很多人在帮忙制作萨姆撒(即羊肉馅的烤包子)。包好的面团将被放在黏土炉中烘烤。汉族和维吾尔族食品的一个显著区别是:汉族人爱吃猪肉,而维族人大部分是逊尼派穆斯林,因此从不食用。

维族理发店里贴着汉族主题的宣传画,显得很不协调。

在喀什的家畜交易市场,买家们正在验货。探险家马可波罗曾沿着丝绸之路旅行,1270年他到达了喀什绿洲,在这里他写道:“商人们从这里踏上商路前往世界各地。”

和田附近,一群赌徒挤在一起看斗狗。这与旅游者印象中维吾尔人擅长跳舞和摔跤的形象很不相同。维族异性通常不在一起活动,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Darya Boyi的黎明,一位少女正在做家务。铺着鲜艳布料的木板被当成床用,钩子上吊着一块尚未烹调的羊肉。维族激进分子指责政府强迫年轻妇女前往东部地区的工厂打工。

遵照维族乡村的性别角色传统,一名妇女在做饭和照顾孩子。他的丈夫(右)是当地的官员,正在与一名年长的村民谈话。

和田的一家迪斯科舞厅。当地的年轻情侣们有自己的夜生活。这样的场景与官方宣传中维族人民“多姿多彩的生活”不太一样。中国问题专家米华健(James Millward)谈到:“当地的城市也很现代化,很世俗。”很多维族人也都极力想撕掉“分裂分子”的标签。但是除非新疆的财富分配更加公平,维族人的文化得到保护,否则更多的维族人会要求变革。

相关阅读:
专题文章《维族,另一个西藏》

Carlos Gong个人文集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于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