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星期五

纽约书评博客:北京最怕什么?

原文:NYB: What Beijing Fears Most?
译文:纽约书评博客:北京最怕什么?


撰文:林培瑞(Perry Link)
发表时间:2010年1月27日 4:04 pm
翻译:小米(twitter:@xiaomi2020)


图:广东的村民抗议建造垃圾焚烧厂,广州,中国 2010年1月25日(William Foreman/美联社图片)

12月29日,因“颠覆国家罪”而被判处11年监禁之后的第四天,中国作家刘晓波递交了向最高法院的上诉书。对许多熟悉中国政权的人来说,这一决定看起来是异想天开的:高等法院极不可能推翻这一判决,刘主要是因为08宪章和他所写的关于中国人权、民主和法制方面的文章而获刑。而刘对他被判刑的反应——和过去几周里不少中国知识分子的反应——都说明,无论政府如何绞尽脑汁的压制,08宪章运动都将会持续。

刘的朋友和支持者们普遍被这一判决的期限震惊了。例如,同为作家的李劼,写下了“我原以为[当局]可能会低调处理此事——给刘一年的监禁,宣布他已经服满刑期[因为在判决之前他已经被关押了一年],让他回家,事情就过去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的愚蠢。”08宪章的支持者们都不怀疑11年的刑期是怎么来的;这样的决定只可能是由政府的最高领导人作出的。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是11年。(这一罪名法律上最高可判15年。)在中文互联网上传播的一个说法是11年是4,018天,而08宪章一共有4,024个中国字。也就是说:刘先生,你要为你所写的每一个字服刑一天,我们还宽大了你最后六天。

如果这样的严判是为了恐吓他人,这没有奏效。几百名08宪章的签署人支持一份补充说明,宣称如果刘晓波是有罪的,那么我们也是。崔卫平,一位电影学者(她把瓦茨拉夫·哈维尔翻译成了中文),在刘的判决宣布之后花了数天的时间对超过100名知名的中国知识分子,包括08宪章的签署人和未签署人,电话调查他们对这一判决的态度。发现几乎是一致的厌恶[这一判决],她将她收集调查结果归纳为《我们不放弃》,用推特一条条的推出来,这些推语在中国和国外广为传播——甚至我在加州的电脑上也接到了。直到现在,当局还没有制止她。

崔引用张思之,一名资深律师的话说,他很奇怪为什么曾经“光荣、伟大、正确的共产党”现在变得如此“言而不行、心胸狭窄、自私自利”。王力雄,一位支持西藏和平的著名作家,说最好的支持刘晓波的方法是继续他的事业,直至“社会改变,每一个人都自由。”梁晓燕,一位知名编辑说,这一判决说明虽然中国在过去的30年里有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他的“却没有变,而且高层也没有任何一点想要改变的冲动。”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在新泽西普林斯顿他的家接了电话,评论说20年里中国统治者已经把刘晓波送进政治监狱三次,而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为光荣。”

在崔的调查中没有人和政府站在一边,但的确有人含糊其辞,在征得他们的同意之后,崔也把他们的评论记录下来。莫言,中国的一位著名小说家说,“我对细节不了解,最好不评论。现在家里有客人,我很忙。”

图:刘晓波

刘自己对于被判刑的看法,我们看到了下面的书面声明,由其律师在12月29日,他决定上诉的当天,从监狱中传出来:

这一判决违反了中国宪法和违反了联合国发布的国际人权公约,有悖于普世道义与历史潮流。我相信我的工作是正义的,中国有一天会成为自由民主的国家。我们的人民那时会沐浴在自由的阳光下,不再恐惧。的为了我们能向那个方向前进,不愿意付出代价,而没有丝毫的遗憾。我早已知道,当一名独立的知识分子站出来和强权对抗,朝向自由前进的每一步通常也都向监狱前进了一步。现在的我就在大步向前,真正的自由更近了。

一些人质疑刘的上诉。如果对他的案子,法律程序仅仅是装装样子,正如所有人都知道的,他的上诉岂不是在暗示中国的司法体系可以进行合法的修复而非一场公开骗局吗?对这样的批评,刘的好友蒋齐生,一位物理学家,同时也是08宪章的另一执笔人为“维权网”写了一篇短文,说“我的观点是,刘想要上诉仅仅是为了留下最完整的可能的历史资料。当一位公民站出来反对强权统治时会发生什么?这里就是——每一个细节,从头至尾。”蒋认为,刘的上诉不是在支持公开骗局,而是进一步地揭露它。

其他的支持刘的人认为是11年监禁——虽然公义尽失、恶名昭彰——却还是帮助了08宪章,特别是在国外。在此之前很久,刘及他的处境就被用来和亚当·密契涅克、瓦茨拉夫·哈维尔,和纳尔逊·曼德拉相比较。1月19日,哈维尔、图图、达赖喇嘛和其他8人公布了提名刘为2010年诺贝尔奖和平奖的声明。当中国决定不顾国际上对释放刘的呼吁,判处如此重的刑罚,并选择在圣诞节宣布判决,正如刘的支持者们看到的那样,一些外国领导人可能最终明白了中国政权的实质。希拉里·克林顿在2009年2月(她说人权一定不能影响“更大的中美关系议题”)和同月(她又说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是“对我们的文明社会的一种威胁”)两次讲话中的差别可能并不仅仅是源于刘晓波的审判——最近这次评论是在谷歌宣布中国政府在侵犯他们的服务器之后作出的。但刘的案件是否也起了作用呢?

但是,08宪章的斗争主要还是在国内,而不是国外。尽管有证据证明这一宪章的想法——支持中国宪法,尊重人权和公民权利——对能看见这一文件的中国人是有吸引力的,但是政府很成功的阻止了宪章的传播。约有1万人已经签名,要不是害怕会有相应的后果,成千上万能够了解这一宪章的人也会签署,这毫无疑问。但即使是签署宪章的人达到了100万人,也少于中国人口的0.1%。中国的统治者明显对他们所蔑视的08宪章很紧张,原因显然不是来自于0.1%的威胁。而是来自于对08宪章运动某天有可能进入到,并引导中国社会广泛和深层的不满的忧心如焚。

最近,中国的群体性事件已经在象腐败、官僚特权、征地、受污染食品和空气及水污染等问题上时而爆发;感谢互联网,这样的问题现在可以引起成百上千的甚至百万千万的抗议者,他们的怒吼有时可以让官僚们收敛几分。2009年5月,邓玉娇,一名刺杀了想要强奸她的醉酒官员的服务员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肯定要被判处刑罚。但上千万的网民站在她的一边在网上齐声宣讨,法庭最终认为她实施的是正当防卫,并当庭释放。直到现在,这种忽如其来的抗议还不能自发组织,形成要求政府改革的推动力。北京最害怕的是宪政推动者和大众的结合;如果这一阶层的抗议者某天有了08宪章,那么中国的统治者就真的要面对他们的噩梦了。

译者注:作者简介:林培瑞(Perry Link),1944年出生于纽约州。 1966年获哈佛大学文学学士,1969年获文学硕士,1976年获哲学博士。其学术涉猎广泛,主要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社会史、大众文化、20世纪初中国 的通俗小说,及毛泽东时代以后的中国文学。精通中文、法文、日文,为美国著名汉学家,曾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系教授、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 系教授,现为加利福尼亚大学大河滨分校教授。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