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星期一

政客:谷歌搜寻影响力

原文:Politico:Google Searches for Influence
译文:政客:谷歌搜寻影响力

撰文:ANDREW GLASS
发表时间:2007年3月7日 5:03 PM EST
翻译:小米(@xiaomi2020)

想要猜测谷歌的政治说客怎么样了,有比在谷歌上输入“谷歌的政治说客”更好的办法。如果靠搜索,你可能发现,“这家搜索引擎公司已经在国会找到了代言人。”这是真的,但这条消息已经是16个月之前的了。

在那个时候,谷歌雇用了Alan Davidson,一位在多个谷歌密切关注的领域的专家:隐私权、言论自由、信息加密、宽带接入和在线版权政策。不是所有的政治说客都拥有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数学和计算机工程两个学位,此外还有从耶鲁法律学校获得的科技政策学位。

谷歌可能是一支全球经济力量。但它却是华盛顿政治领域的后来者。现在这一硅谷的巨人正在迎头赶上,加强其头号代言人Davidson,一位民主党人,以其他超过半打的政客。他们包括Jamie Brown,前白宫助理,曾经协助向最高法院法官Samuel Alito Jr.做过国会听证;和Pablo Chavez,曾作为麦凯恩的总顾问,放弃了为麦凯恩的总统竞选助力的机会。还有最近刚来的Bob Boorstin,曾为总统比尔·克林顿撰写关于国家安全的演说。Boorstin协助建立了自由党的美国进步中心,这是由约翰·波德斯塔,克林顿的前总参谋长所领导的一个组织。

想要跟踪谷歌的政治说客并不容易。由于地址搜索项目,如YellowPages.com,Verizon'的Switchboard或Superpages.com【译者注:这三者都是专门通过人名或地址来搜索的网址。】都找不到什么。这些服务与谷歌在在线广告上形成竞争。Verizon还和谷歌就互联网的未来的价格体系打得不亦乐乎。YellowPages列出了谷歌办公室在全国的名单。Switchboard找到了许多城市中的地点,没有一个可以和谷歌联系上。Superpages甚至到了这样的地步,告诉你“谷歌在华盛顿方圆50里以内没有搜索结果。”

虽然谷歌最近为了更好地占尽先机而扩张了其在华盛顿的队伍,这家公司自己也要搬进新的办公室了。这不是因为缺乏资源:这家公司有超过10,000名员工。上个年报披露的年收入是$106亿美元,利润率为29%。没有负债。

图:前参议员 Connie Mack (AP)

谷歌之前对于购置华盛顿的房地产态度谨慎,和它之间的政治游说的低调姿态相匹配。Davidson在白宫和国会之间的Penn Quarter大厦租了一间办公室。在这个没有标志的办公室中,新加入的谷歌职员们还在和其他租客们共享接待员和休息区。

这马上就要改变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谷歌会搬进离此不远的长期办公室。相应于这种更高调的姿态,这家公司在游说团之外也交游广泛。2006年的下半年,谷歌付了$10万美金给King&Spalding的政治游说团。这让谷歌接近了两位前共和党参议员:印第安纳的Daniel R. Coats,一位有18年国会经验的老手,直到2005年初还在担任驻德国大使;和佛罗里达的Connie Mack,他在国会服务了18年,其中包括在参议院的12年,之后于2001年退休。(谷歌的Brown受到过Mack的提携。)人尽皆知的波德斯塔组织同样对谷歌敞开了大门【译者注:波德斯塔组织是美国著名游说公司。】民主党人东尼·波德斯塔,约翰·波德斯塔的兄弟领导着这一集团,在2006年接受了谷歌的$340,000作为波德斯塔-马顿捐款。

尽管谷歌连出重拳,微软(2006年花费在政治优势上的费用是$890万美金)和雅虎($210万美金)都比谷歌花的还要多。但是,这二者却不是和美国电讯协会或弗莱森电讯同等量级的玩家,前者去年在政治游说上的花费是$6500万美金,后者则高达$7100万美金。

“我们是一家成立了仅7年的公司……你知道,我们没有30年或100年,或象那些电讯大亨那样有着游说国会的悠久历史,”去年六月,俄国出生的Sergey Brin,谷歌的33岁联合创始人,告诉《华盛顿邮报》,他是名列美国第12的最富有的人,年收入为1美元。

谷歌的政治游说目标是从上往下。他们想要推广的是无限制地基于宽带的互联网大环境,包括所谓的“网络中立”【见译者注1】,保护顾客隐私权和推动经济发展。最后这一个议题很大程度是要告诉决策者们,萌芽中的夫妻小店只要有适合小众市场的产品,就可以通过谷歌的“AdWords”和“AdSense”分得一杯羹。(这是出现在相关搜索结果旁边的广告词。只有当人们点击你的广告词时你才付费。)

Adam Kovacevich,谷歌最新雇用的在华盛顿的发言人说,“从我们用户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和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们有关系。谷歌的对于开发和创新和自由市场的价值观可以同时分享给两个政党。”

“我们在华盛顿的使命可以归结为:捍卫互联网成为自由的开放的信息、沟通和创新的平台。”Andrew McLaughlin,公司的高级政策顾问在2005年10月6号该公司的官方博客这么写道。尽管谷歌最近被发现在华盛顿扩张影响力,其基本的价值观始终未变。

【译者注1:网络中立(Network Neutrility),简称为NN,是这样一项原则,认为用户可以不用顾及任何内容、站点或平台,可以通过各种设备、利用各种通讯信号以及不会因流量而无理衰减的通讯方式接入到互联网中。】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