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星期五

《外交政策》:中国的网络世纪

原文:Foreign Policy :The Chinese Internet Century
译文:《外交政策》:中国的网络世纪

作者:Adam Segal
发表时间:Jan.28.2010
译者:SoapSalesman


chinainternet.jpg

很少有中国人会因为希拉里・克林顿呼吁"一个为全人类提供平等接触知识和观点的互联网"而改变主意。上周美国国务卿提出一 个冲突中的互联网世界图景::一个开放和全球化的网络,以及另一个被高度控制被压制的互联网。如果中国正在快速发展成为后者,是时候发问了:"一个永久分 裂的互联网是什么样子的?"

克林顿的演讲并非乌托邦。她的言论清楚地描述了潜在的政治力量对网络技术的影响。避开以往对互联网华而不实的乐观评论,克林顿注意到了:"当代信息网络技 术既可以行善,也可以作恶。"。虽然如此,她对美国策略性的使用互联网技术,以推动世界范围的自由和人权依旧充满信心。她说:为了使平衡倒向好的一方,美 国计划开发并发布帮助人们免除审查的技术,培养互联网标准反对网络攻击,展开起诉网络罪行的跨国合作,开发公共和私人的伙伴来建立本地网络防护。

这些都是高尚的期望。但这些对中国的冲击都非常小。中国的审查、骇客、经济战行为都是扎根于政治和经济的计算,很难改变。自从当代信息技术第一次引入中 国,中国人把他们看成一把双刃剑:经济增长的利器,国家稳定的大敌。使用老式学校式的胁迫和高科技的监管,北京成功地从电脑屏幕上去除了所有"有害信息",以促进经济发展。

实际上大多数中国人只是简单的不在乎,这使得政府更缺少改变行为方式的动机。有技术头脑的中国网民发现了翻墙的方 式,但大多数用户,就像别国的大多数一样,对娱乐八卦,盗版MP3和他们朋友的信息更感兴趣,而非来自法轮功的信件或者是人权组织的报告。美国国务院在代 理服务器和其他技术上投入的资金可以临时帮助一些中国用户隐藏自己身份,浏览到更广大的在线信息。但是不会有本质改变。

正值人权 活动家的帐号被黑之时,引起公众广泛关注。对Google的攻击主要可能是知识产权偷窃。中国的领导层对技术发展有着战略性的眼光,窃取商业机密和自主产 权的工业政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通过本土内容的要求,税收上的受益,政府的获利,发展和和3G标准相竞争的技术,Wi-Fi,还有其他产品,中国不断追 求从外国技术中独立,特别是来自美国和日本。在几个例子中,中国遇到了技术领先的贸易伙伴的一致压力。但是旧的政策悄然改变,设计出来的新政策要求把技术 强制转给中国公司。在这种工业政策逻辑下,网络间谍走向极端,堕落为盗窃知识产权。

与此同时,为了巩固本国网络市场,中国也会利用市场力量给外国技术厂商制造困难。害怕被从市场扫地出门,外国公司纷纷投降,接受了他们在其他地方没有遇到的条件。比如2003年,多年惨淡销售额以及 (来自政府指示的)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压力下,微软同意和一个政府控制的软件工作室合作。除此之外,大多数的世界IT硬件都在中国生产,给了科技间谍们在 产品线上"掺沙子"大开方便之门。在美国军方和防御系统承包人那里,已经发现了来自中国的假芯片和假路由器。

中国的网路侵略不意 味着美国要停止所有协商的尝试。实际上,想把北京方面拉到网络战争的谈判桌上,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如果和北京能够为某种形式的黑客行为达成协议或者法案 (比如攻击其他国家的电网),那将再好不过。 但是因为中国把自己看作一个较弱的军事力量,认为美国军方容易受到网络战攻击,并且担心台海冲突。我们认为双方只会继续小心地盯着对手行动。

最后,不管得到什么临时协议,中国的行为意味着:网络世界将不可避免的分裂为许多块。正在形成中的中国互联网将更不自由,但在其他意义上截然不同:建设一个完全不同的技术标准,以及无数愿意为国效力的红客们。这些特性如同护盾,保护着中国互联网,相比克林顿描述的更开放全球化的互联网,它更自成系统。最终, 美国会发现自己永远困于给网络缺陷打补丁,永远受到黑客,间谍,利用的威胁。

尽管中国的网络活动家们植根于特殊的政治及经济逻辑,他们并不孤独。伊朗,俄罗斯和其他威权政体们也在装配一系列控制信息流动技术政治手段。同时还有跨国计划。如果建立更好的防护策略,利用多国合作机制 来限制网络冲突,将网络失败提升为美国价值,我们也许可以重新思考我们如何影响中国和其他国家,以及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网络。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