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华尔街日报:中国的现代威权主义

译文:华尔街日报:中国的现代威权主义

中国共产党的终极目标是保住权力而不是要去实行自由化

撰文:PERRY LINK and JOSHUA KURLANTZICK
发表时间:2009年5月25日 
译者:twitter:@Freeman7777

随着对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支持民主的抗议人士进行镇压,中共似乎在道德上破产了。(在那个时间点)普通中国人惨痛地抱怨着保留给党的精英的贪污以及特权,很少人相信党的关于社会主义的口号,因为与此同时官员们正在实行着残酷的资本主义。军队也一样,已经失去了颜面:天安门屠杀显示了“人民的军队”是可以向着人民开火的。城市经济则似乎被锁定在一个低效率和腐败的老套的工作单位制度的铁框架内。海内外没有人把这个国家的威权主义制度看作是一个可以效法的制度。


20年后,共产党通过提供惊人的经济增长以及孕育了一个复苏的、具有潜在危险的——汉族民族主义建立起了新的流行。中国在物质层面的成就,大家都看得到的闪烁的城市摩天大楼以及大量的(世界第一)外汇储备,这也意味着政府的最优先选择是经济增长。中国社会中社会经济的越来越多样化则表明这个政权试图自由化并且可能在某一天中会开放其政治体制。

以上这些都是危险的误解。党的首要任务仍然是它过去一直做的那样,即:保持绝对的政治权力。经济增长并没有引发民主化变革,因为一党统治依然。通过对它的体制进行一番精心的调适——包括利用市场保持政治控制——中国共产党已经现代化了它的威权主义以适应这个时代。

中共已经利用了一套精心的战略以维 持其对人民的控制。虽然经济一直在增长,大部分财富却掌握在由商界领袖组成的精英阶层手中,其中的许多人都乐于接受威权主义统治以换取致富的机会。远未形 成一个可能挑战其权威的中产阶级,这些团体现在有理由去加入他们的统治者以镇压人民中的“不稳定”情形。与此同时,党还故意引发和塑造中国民族主义,在中国国内现在有许多人都对政府的威权主义发展模式感到自豪,特别是在随着全球金融危机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liberal capitalism)模式步履蹒跚的时候,。

尽管有着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外交官,党在可以追溯至毛泽东时代的诱导民众服从方面还是保持了一个重要工具,一种被称为“思想工作”"thoughtwork"的 法宝。今日与过去相比的话这种意识形态的执行显得更为巧妙,但它仍是非常有效的。这些都是秘密完成的,例如,通过秘密的电话打给报纸编辑,而不是(赤裸裸 的把要禁止的内容)刊登在报纸横版头条上。这是有针对性的:鉴于毛泽东时代的运动是旨在改变社会,甚至改变人的本性,今天思想工作的重点聚焦在对党统治至 关紧要的政治议题上,其他方面的事情则会对它们放行。


思想工作的作用是无远弗届的。党的活动包括了彻底的审查,但是思想工作的其余大部分内容则牵涉到积极扶植政府在中国社会的媒体上、商界人士以及其他意见领袖中所钟意的主张上。思想工作的这种坚定而自信的一面在近些年来已变得特别重要,但是许多中国人仍心怀怨恨地抱怨政府对于经济,环境以及国家政治制度的管理。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很容易发现人民对于腐败、征地、工人受到的剥削,贫富差距以及流氓般镇压的愤怒。

但是思想工作遭遇到了以下两种方式的埋怨。首先,党鼓励中央领导仍然是干净的,所有问题是由于腐败或不了解 状况的地方官员这样一种信条。第二,党只不过是在分散其公民的注意力。例如,(公民们)要求洁净的空气,(党的)回答则是52枚奥运金牌以及大规模的宣传 奥运会。(因为强制拆迁而)流离失所的屋主被鼓励去担心达赖喇嘛“分裂祖国”的举动 。

党的干扰以及分散注意力的调适性方法已经帮助其在中国社会迅速变化的期间继续维持其对全社会的控制,这意味着其建立起了一个可持久的威权主义治理的国内模型。更令人担忧的是,政府正在把它在国内的成功之道传递到国外去,“中国模式”的威权主义的资本主义(authoritarian capitalism正在获得流通。从叙利亚政府到越南政府都在向其唱赞歌。

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威权主义的精英总是在寻求能够既保持他们权力又能够同时维持经济成长的公式。在在那些贫困的开发中国家,一般公民是容易被这种宣传所蛊惑的,中国通过扩大援助和投资,却没有附带人权的条件扩大影响力,在中国为外国官员和学生举办培训项目,在国外大学开办诸如孔子学院这样的文化中心,并为专制政权在联合国和其他地方提供外交掩护。

中国已经向许多类型的国家伸出了友谊之手,这样的国家从包括苏丹,缅甸,乌兹别克斯坦,朝鲜和津巴布韦在内 的残酷的政权--其领导人都正在寻求财政方面的援助,以及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构的保护,到寻求与中国发生经济,政治和文化关系的亚非拉不同情况的发展中国 家。这种支援的范围是难以计算的。例如,中国每年培训了至少1000名的中亚国家司法和警察官员,其中的大部分可归类到为反民主势力工作的行列中。从长远 来看,北京当局计划加强其对非洲国家官员的培训计划。中国更广泛的援助计划的规模也同样是难以量化的,但据世界银行估计,中国目前是非洲国家最大的债主。

中国模式,尽管对民主价值有一定的威胁,但却没有形成严重的危害。它在国外的吸引力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经济 如何影响全球景气下滑,以及任何它可能遭遇到的失误在发展中世界中会被视作是怎样的情形。回到国内,党比大多数外部观察者所意识到的更为害怕自己的公民。 中国公民越来越多地认识到自己的宪法权利;这种现象并不十分符合威权主义(的需求)。党可能会赢得外国精英(某些外国政要、非常多的商界人士)的感情,但仍然面临着从地方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到媒体成员的国内异议声音。

1989天安门屠杀以来,中国领导层已经既现代化了该国的经济又更新了其威权统治的形式。由于制度的缺陷是与其显现出的(威权主义统治)韧性同样明显的,它对民主的挑战是一种危机——从原始的意义上来讲这既意味着危险又意味着机遇。 



作者PERRY LINK 林培瑞是加州大学河畔分校教授和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荣誉教授,是外交事务2001年刊的《天安门文件》的主笔人之一;JOSHUA KURLANTZICK是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访问学者。
本文来自于一份由自由之家、自由亚洲电台以及自由欧洲电台联合出版的报告《削弱民主:21世纪的威权统治者》中关于中国的部分《中国:韧性的、老练的威权主义》。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