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亚洲时报》 中国令菲律宾政坛出现分裂

核心提示:在回应与中国紧张的双边关系问题上,菲律宾国内出现了内讧,一些人担心如果不改变外交路线,这种紧张关系可能会爆发成公开的对抗。在阿基诺试图在国家安全担忧和经济必要措施之间达成平衡之际,发生更多内讧和政策不连贯性的风险很大。

发表:2012年10月10日
作者:Richard Javad Heydaria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马尼拉】与中国日益加剧的外交紧张关系给菲律宾执政当局内部造成了分歧,这一裂痕正在扩大,且可能造成不稳定,令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政府出现了分裂。尽管阿基诺公开对北京在南中国海的挑衅行为采取强硬立场,但他私下希望重返外交渠道,以保持重要的双边贸易和投资关系。

在回应与中国紧张的双边关系问题上,菲律宾国内出现了内讧,一些人担心如果不改变外交路线,这种紧张关系可能会爆发成公开的对抗。在美国将"重心"转向亚洲的背景下,以及由于阿基诺作出投向美国的战略姿态,包括要求更多的军事援助以及提供间谍飞机监视中国海军在邻近海域的行动,这种危险已经加剧。

在阿基诺9月5日发布行政命令、正式将南中国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拒绝在上月俄罗斯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间隙会见阿基诺,因为菲方此举宣示了马尼拉对争议海域的主权,并且可能在法律上将美国拉进来,通过一项相互防御条约来捍卫这些主张。

尽管总统在法律上对菲律宾外交政策有着最终决定权,但外交部在职能上是对外关系的主要决定机构。由于中菲关系的极端重要性,外交部对中国政策的把控总是受到竞争利益集团的削弱,包括在中国存在利益的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公司企业。

尽管阿基诺公开谴责中国的侵犯行为,但他明显秘密授权新任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利亚内斯与北京开展类似"后门"外交的路线。这一策略显然没怎么与外交部长阿尔韦特·德尔罗萨里奥协商——尽管有其他消息人士称,在阿基诺通过电话免提与特里利亚内斯谈话时,德尔罗萨里奥正在参加内阁会议——也没有得到参议院院长胡安·庞塞·恩里莱的认可。

结果这一策略变得公开化,一些评论人士称,缺乏外交经验的特里利亚内斯无意中落入了中国的圈套。这些评论人士说,北京利用这位资历尚浅的参议员初露头角的政治抱负来分裂菲律宾领导层,加大对争议地区斯卡伯勒浅滩的控制,以及孤立外交部内部的亲美派别。

中国官员显然让特里利亚内斯相信,他们愿意从斯卡伯勒浅滩附近的争议海域撤走船只,换取马尼拉作出相应的举动。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特使库尔特·坎贝尔早些时候建议,菲律宾外交部和中国同时撤出,逐步降低紧张局势,避免争议地区军事化。

但是,特里利亚内斯很快就在国内媒体上吹嘘他在"缓解紧张局势"和"避免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将秘密会谈带入到公众视野中。而马尼拉撤出船只后,中国方面只是撤走了一些海军船只。北京派遣了更多的准军事化和侦察船只,从而强化了在该海滩的地位。

7月份,中国提升了附近三沙岛的行政地位,从而巩固了对该地区的领土主张,并通过随后在附近地区的海军演习表明了捍卫争议前哨的意愿。实际上,斯卡伯勒浅滩地区自此禁止菲律宾渔民和曾经进行调查的媒体进入。

批评人士称,特里利亚内斯主导的交易秘密谈判撤退,导致菲律宾丧失了以往对该海滩以及周围泻湖的控制权。他们强调,中国甚至拒绝遵守早先双方达成的保护该地区脆弱生态系统的禁渔协议。

这一事件的影响通过菲律宾国内政治反映出来,体现了在中国问题上鹰派和鸽派的对立。在特里利亚内斯方面,据说他指责德尔罗萨里奥"叛国",因为后者与美国交好,与中国对立,但这一背叛指控遭到了强烈反驳。作为一名资深外交官和前驻美大使,德尔罗萨里奥通过多次谦恭的华盛顿之行,推动了菲美战略关系的恢复。

特里利亚内斯批评外交部政策时说,大多数菲律宾人对斯卡伯勒浅滩问题不关心,而更在意与中国的友好关系。根据莱洛战略研究公司8月份对77个省所作的一项民调,有69%的菲律宾人更担心维护国家主权而不是争议海滩。

特里利亚内斯阵营还强调,德尔罗萨里奥曾在菲莱克斯石油公司主席曼尼·潘希利南手下任职,而潘希利南可能会在今后开采南中国海争议地区石油和天然气中扮演重要角色。他们公开质疑德尔罗萨里奥在与中国打交道中的"公正性",暗示他公开身份与以往私人角色之间存在利益冲突。

据说,口水战和阿基诺明显在外交部渠道之外采取的秘密外交都促使德尔罗萨里奥考虑辞职以示抗议。特里利亚内斯已经提出,如果德尔罗萨里奥下台,让新任内政部长曼努埃尔·罗哈斯接任。

全面叛国

在政治分歧的另一方面,参议院议长恩里莱迅速转向支持德尔罗萨里奥。恩里莱指责特里利亚内斯不仅在实施"后门"策略时避开了正常的议会程序(规定要求通知参议院院长),而且表现得像是中国的"内奸"。

恩里莱利用菲律宾驻华大使索尼娅·布蕾迪(最近中风,将很快被替换)提供的信息称,特里利亚内斯至少在16个场合与中国高官举行了会谈。恩里莱还暗示,特里利亚内斯是受到中国人的股东,对德尔罗萨里奥提出"叛国"指控,包括指责这位外长意图挑起"战事"以证明加强与美国军事关系的合理性。恩里莱本人也因在一次参议院公开会议上透露秘密的外交信函而被控叛国。

这些对立的言论和政府内部的分歧都让阿基诺处于政治的紧要关头。为了遏制政治破坏性,阿基诺要求德尔罗萨里奥和特里利亚内斯停止在该问题上发表公开声明。总统发言人埃德温·拉谢尔达在最近的新闻简会上以外交辞令说:"参议员特里利亚内斯心里装着国家的最高利益……我可以明确地说,总统对外长信任且有信心。"

阿基诺公开否认特里利亚内斯关于他被悄悄任命为中国特使的说法,而是称特里利亚内斯在5月得到菲中商会的支持、计划访华之前,提出开展对话、缓解与中国紧张关系的建议,阿基诺仅仅是对此建议作出了积极回应。北京在斯卡伯勒浅滩僵局后给双边贸易和旅行制造了障碍,菲律宾工商界人士指望特里利亚内斯能理顺关系。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特里利亚内斯说,菲律宾华商联合总会与他接触,希望他能发挥调解作用。特里利亚内斯说,菲律宾航空公司董事长、菲籍华人陈永载甚至赞助了他前往北京的头等舱行程。

与中国冲突的经济代价是高昂的。包括香港在内的整个中国是菲律宾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去年占菲总出口的24%。中国大陆是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每年的双边贸易额在300亿美元左右。去年,两国签署协议,同意到2016年将双边贸易扩大至600亿美元,如果实现这一目标,单中国大陆就会成为菲律宾的最大出口市场。

对中国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和零售业感兴趣的菲律宾主要企业家严重依赖日益增加的对华投资。与此同时,在2011年,到菲律宾旅游的中国游客是第四大旅游收入来源。

北京也成为菲律宾急需的外国直接投资越来越重要的来源,中国在菲律宾资助的项目目前价值近80亿美元。尽管担心腐败和透明度的问题,中国还是被看作是优惠贷款的重要来源,主要是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这是阿基诺经济计划的核心内容。

鉴于这种情况,阿基诺显然同意特里利亚内斯的后门外交是为了平衡对立的利益,安抚北京,同时在公开场合维持其强硬言论,以捍卫菲律宾的主权完整。在上月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受到中国冷遇以及德尔罗萨里奥对特里利亚内斯闹剧之后,阿阿基诺任命内政部长罗哈斯为特使,于9月21日与中国下任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了会晤。

罗哈斯在会后的新闻简会上说:"我向习近平副主席传递的信息是,谈比不谈好。我们举行了最高级别的会谈,并且切实地传递了信息,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基础。"阿基诺表示:"我认为鉴于局势,至少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高层官员再次举行了会谈,因此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中国领导人的交接即将展开之际,外交努力有助于缓解双边紧张关系,但阿基诺政府内部对中国持对立观点的派别之间的斗争完全没有解决。在阿基诺试图在国家安全担忧和经济必要措施之间达成平衡之际,发生更多内讧和政策不连贯性的风险很大。

Richard Javad Heydarian为驻马尼拉的外交事务分析专家。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