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日星期四

《国家邮报》麦康瑞新书节选:中国的审查机器内幕

核心提示: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是是复杂的、多层次的。最外层通常被称为"防火长城",此外,各大商业网站要成立专门的部门,雇佣大量人手来完成政府下达的详细的删除和引导舆论的指令。2011年,受到阿拉伯之春惊吓的党还在政府中成立新的机构,大幅扩张探测、监控的力度,至少有一人仅仅因为发推就被逮捕。

原文:Rebecca MacKinnon: Inside China's censorship machine
发表时间:2012年1月29日最后更新
来源:路透社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hina-internet.jpg?w=620
【原文配图】

前CNN记者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Twitter:@rmack)在一本新书中解释了中国政府及其忠诚的企业帮凶如何从中国的网络中消除"不和谐"信息,以下是本书节选:

在2009年秋季,我坐在以红色条幅妆点的一个大礼堂中,看着中国主流搜索引擎百度的CEO李彦宏(英文名:Robin Li)与另外19名公司高管在台上接过"中国互联网自律奖。"准政府的机构,中国互联网协会的官员们称赞他们促进了"和谐、健康的互联网发展。"在中国那种被管制的语境中,"健康"是对"色情"和"无犯罪"的委婉说法,"和谐"的意思是防止了会激起社会或政治不和谐的活动。

中国的审查制度是复杂的、多层次的。最外层通常被成为"防火长城",数十万的网站被它阻挡,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无法看到。这一制度在现实中的应用是这样的:当某人通过普通的中国境内的商用互联网连接上网,并试图访问一个网站,如hrw.org,这是"人权观察"的网站,网页浏览器会显示错误提示:"无法找到该网页。" 这种阻塞很容易实现,因为全球互联网只通过八个"网关"连接中国互联网,也就可以"轻松地进行"过滤"。在每个网关,包括中国内部的所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路由器——指导数据发送到不同计算机网络的设备——都配置了屏蔽政治敏感词和网站地址的的长长的关键字列表。

知道如何使用反审查软件工具的用户可以绕过这些屏蔽。虽然不可能进行精确的用户调查,但据信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互联网用户利用这些工具上Twitter和Facebook。然而,研究人员估计,只有1%左右的人知道如何利用这些工具来绕过审查(这也有几百万人之多,不过在比例上还不足以形成占多数的公共观点。)原因要么是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翻墙,或者是因为他们对墙外的世界缺乏足够的兴趣、意识。

对政府来说这是一桩幸事,中国的互联网上有大量的社交网络平台和其他娱乐网站和有用的服务,足以吸引中国人,他们没有太多访问海外网站和服务的必要——除非他们对政治、宗教或人权的问题感兴趣。自主开发的搜索引擎,百度,可以让人们找到的所有经过政府批准的中文内容。社交网络平台如人人网和开心网能替代Facebook。人们可以在搜狐和新浪这样的中国公司运营的平台上发表博客,它们也有非常流行的类似Twitter的微博服务,腾讯公司的平台QQ可以无缝跨越PC和手机,提供即时通讯、游戏和各种互动服务。

在过去十年中,这些公司都受益于大量的硅谷投资,许多都在美国股票交易所或其他中国以外的股票交易所上市。拜那些发现中国快速增长的互联网市场是一个不可阻挡的投资机会的美国人所赐,这些公司资金充足,能提供有趣的、有用的内容和服务——尽管要被审查,且被严密监控。

这些中国本土企业是互联网审查内层的管家、婢女、工具和干将。既然可以删除,干嘛还要简单地屏蔽?既然公司被迫要进行审查和监控,干嘛还要雇佣政府雇员来干这事?政府要求在中国境内运营的公司使用算法和人工编辑相结合的方式来找出令人反感的资料,把它们从互联网上完全删除。不服从政府命令的公司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处罚:从警告到严格的罚款到临时被关闭再到取消营业执照。成千上万的中国网站和数十家企业已经关门,皆因他们在控制内容上做得不够好。

这种对企业自我审查的要求适用于所有的中国网站,从小型的网上社区到百度这样的最大的商业网站。这也适用于在中国境内经营的所有国外互联网公司,包括之前的谷歌中国——直到它决心退出。

谷歌经历中国审查的过程有助于说明这些不同层级是怎么运行的。谷歌在2006年进入中国之前,一直在"防火长城"之外运营,这意味着它被中国的网络屏蔽。例如,如果某人在中国互联网上,用Google.com的搜索框输入一些无争议的词,如,"汽车",一切正常。但是,当你试图寻找有政治敏感的词,如"天安门大屠杀"或敏感的突发新闻,比如一个刚刚发生了骚乱的城市的名称,页面就会被屏蔽。这些页面在海外的服务器上存着,但在中国看不到。换句话说,这种搜索屏蔽不是谷歌干的,而是中国的网络工程师干的。

然后在2006年,谷歌认为,任由用户感受不断增多的屏蔽带来的不方便和沮丧不是吸引中国网络用户使用其搜索引擎的好办法,所以他们在中国境内推出了Google.cn,同意遵守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要获准从防火墙内经营搜索引擎,谷歌不得不同意调整其搜索算法,Google.cn的结果不得包括由中国政府列入黑名单的网站。当你搜索一个最近发生了骚乱的城市名时,Google.cn的用户将看到经过了过滤的搜索结果,不包括那些有人权问题和异议者网站的网页。

接着,在2010年1月,谷歌宣布,它正在重新考虑其在中国的业务,然后在三月将搜索引擎业务撤出了中国,政府对该事件的媒体报道进行严密控制。"防火长城"作为第一道防线,阻止海外的关于谷歌决定撤出的中文报道。政府还部署了一系列进攻性的战术:所有的博客托管服务,微博平台和社交网络服务都奉命要删除中国互联网用户谈论谷歌的话题。当局发出具体指示授意和操纵国内媒体,对所发生的事积极努力地塑造公众观点。还不仅仅是不让人们谈论此事,如果他们要说谷歌的负面之辞,悉听尊便。而正如在世界各地都有的那样,也有不少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乐于把谷歌贬得一无是处。

但中国的博客和社交网络用户如果要对谷歌表示同情,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帖子被删除,并被所有在中国运营的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际公司——屏蔽。有自由主义倾向的人认为,信息的自由流动对中国的经济来说更好,审查只会让中国政府和人民要解决那些被删除掉的问题时变得更困难。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向所有网站和新闻机构直接发布了一份详细的命令。一名中文博主得到了全文,并在网络上张贴。下面是该文的部分,由流亡活动家萧强运营的位于加州的"中国数字时代"翻译:
  • 对该议题不鼓励互动讨论,不许将此议题置顶。
  • 所有网站对所有借机攻击党、政府机关、互联网政策的文字、图像和视音频都要删除。
  • 所有网站对支持谷歌、给谷歌献花、挽留谷歌、为谷歌欢呼、和其他与政府政策调子不同的文字、图像和视音频都要删除。
  • 和谷歌相关话题,严控交流、互动、和评论。
  • 在不同地区的负责人,请指定特定的人员监视谷歌相关信息;如有发生群体性事件(中国对"抗议"的委婉说法)的信息,要及时报告。
这些指示很常见,让互联网公司不得不设立人员满满的专门部门来回应这些指示。在2010年12月下旬,中共宣传部门的副主任、国务院信息化办公室的主任王晨——这是党和政府负责互联网审查政策的两个机构——在一次讲话中大谈一年就通过这种方式删除了"350万有害的信息"。今年早些时候,在给政府高层领导人所做的演示稿中,王详细描述了互联网的"管理系统,它集成了法律规定、行政监督、行业自律和技术保障。"讲话中的某些部分(全文被泄露给了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从公开发布的版本中被删除。这些政府不打算与公众分享的被删除内容这么说:

"我们对互联网内容管理的总体思路是行业管理和安全监督相结合,事前审查和批准与事后监督相结合;技术封锁与舆论引导相结合;垂直管理与地方管理相结合;政府管理与产业自律相结合,以及线上监测与线下管理相结合"。

在这样的环境中,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服务内容都被大量过滤,大部分的人甚至不知道许多事实、事件和想法的存在,除非他们能找到一些精通技术的人可以把墙外的信息传递给他们。使用国内的电子邮件服务和社交网络平台来传播这些信息的人当然会受到监控,还可能被逮捕。无论用的是什么服务,或基地在哪儿,数据挖掘软件和"深度检测包"技术能方便地让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和移动运营商自动监视未经加密的网上传输的信息。

2011年,政府开始扩展这些审查和监督机制,同时还加强了协调。在2011年3月,被阿拉伯之春震惊了的中央政府成立了一个新的总体性政府机构,负责控制所有的互联网平台和服务。对外国网站、社交网络平台,甚至数据托管和"云计算"服务的审查都急剧扩大了。监测系统进行了升级,可以更加积极的跟踪和识别想绕过封锁使用Twitter的中国公民。Twitter用户因为他们的推文而被[安全机构]质疑变得常见,至少有一人仅仅因为发推就被逮捕。

转载自《互联网共识:全球为了互联网自由所做的斗争》一书,麦康瑞著。由Perseus图书集团下属的Basic Books出版。© 2012年

2 comments:

Rebecca Mackinnon 说...

我的twitter 应该是 @rmack

小米 说...

 I am sorry. It's been corrected. And would you like to join us for an on-line discussion about China's censorship?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