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华尔街日报》 杨紫琼谈饰演昂山素季

核心提示:杨紫琼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谈饰演昂山素季的感受:我发现了一位不可思议的女子——她集无私、慈悲、坚强和美丽于一身。

原文:Michelle Yeoh on Becoming Suu Kyi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发表日期:2012年2月8日
作者:Dean Napolitano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OB-RR915_michel_G_20120207115410.jpg
【杨紫琼在电影《昂山素季》中饰演这位女政治活动家。】

由于出演电影《昂山素季》中这位女政治活动家,杨紫琼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学习缅甸语,研究这位几乎喜怒不形于色的女子。

杨女士最初从出演香港动作片出道,比如《太极张三丰》,接着出演了007系列经典《明日帝国》以及获得奥斯卡奖的《卧虎藏龙》。谈到工作,她说:"因此我要尽最大的努力去饰演她,我对她满怀尊敬和爱戴。"

电影讲述了昂山素季自1988年从英国回到缅甸(Myanmar,旧称Burma)探望她生病的母亲,直到1999年其丈夫迈克尔·艾里斯病逝于癌症的故事。这十年里的绝大部分时间,她为了国家的民主进行抗争,即使身处软禁之中。这期间她与丈夫艾里斯、儿子亚历山大和金聚少离多,骨肉分离。

2010年,昂山素季从软禁中重获自由。之后缅甸发生了一系列改革,包括另外一些政治犯的释放以及她的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得到了官方认可。今年初,她宣布将在4月份竞选议会成员。

OB-RR916_michel_D_20120207115811.jpg
【杨紫琼花了几个月时间学习缅甸语,并用缅甸语演绎了一场充满激情的著名演讲。】

吕克·贝松执导的《昂山素季》周四在香港开机。不久的将来,新加坡、台湾和美国等地都将是本片的大市场。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49岁的杨紫琼谈到了饰演昂山素季女士(Daw是缅甸语中的敬称)时所作的准备以及与这位诺贝尔奖得主的会面。她十分清楚自己接受了一个非比寻常的挑战。

《华尔街日报》:饰演一位在国际社会如此知名的人士,你是否感到更大的压力?

杨紫琼:绝对的。因为她如此受人尊敬和爱戴,尤其是她倡导的非暴力争取民主的方式,你会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但是作为一名演员,一名艺人,你会希望接受一些富有挑战性的角色。如果你足够幸运,你会发现这个角色中包涵着一些你要传达给观众的信息。拍摄《昂山素季》的过程中,我们慢慢地得到了一种来自昂山素季的认知:为什么这个故事如此重要,我们如何更好地理解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民主,以及一个家庭要经历怎样的牺牲才算牺牲。在我们看来他们牺牲的东西过于珍贵。

《华》:2010年12月你与昂山素季在她家会面。她看起来如何?

杨:据我观察,我发现了一位不可思议的女子——她集无私、慈悲、坚强和美丽于一身。当我得知自己有机会见到她,我真的非常紧张,也非常兴奋。有人告诉我"不要与你心中的英雄见面,因为你可能会失望。"如果真的如此,那对我而言将是毁灭性的灾难,但我真的情不自禁想见她。

《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杨:我在想我应该做什么。当她跟我说"你好"的时候,我在想我要不要和她握手。你知道我当时多么尴尬吗?但她对我说"来吧",接着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华》:你在研究昂山素季的时候了解到什么?

杨:通常她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她并非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她从不会说自己多么艰难——他们历经的那些困难和折磨——我们通常会这么做。我们知道如何抱怨,那样所有人都会知道我们做了多少事情。我们希望人们知道。但在我的观察中,她绝不会如此。

《华》:你是否见到了她的孩子们?

我只见到了金,她的小儿子,因为他住在英国(那儿也是拍摄场地之一)。我觉得和他的见面至关重要。但我想那时候非常重要的是他们给我们一些祝福,不需要说他们想参与其中。有时候作为艺人能做的太有限了。

《华》:你还和她的其他朋友会面过吗?

杨:许多朋友已经与她多年未见了。有时我觉得去问某些朋友,他们只有回忆中的回忆——而那些记忆似乎都是关于昂山素季女士众所周知的一面。我们认为我们不能总说这些,因为很多人都说她是一个非常坚毅的女子。但她也是一个人,对不对?首先她是一个母亲,一个妻子。

《华》:为了角色你学会了缅甸语。学得怎么样?

杨:最初的半年简直是一种折磨。缅甸语一点儿也不像粤语、普通话或者英语。它只需不停地记忆背诵记忆……幸好我有一位足够耐心的好老师,而我自己也能够坚持下来。

《华》:你成功演绎了一场她20世纪80年代晚期在缅甸发表的支持民主的著名演讲。

杨:这个根本没有捷径可言。因为她的这些镜头是有资料可查的:你们都可以看见她的演讲。你们都知道她演讲时是充满感情的。那是她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演讲,但她非常坚定。虽然她带了笔记,但她根本没有看一眼。所以我不可以只是把内容读出来那么简单。

《华》:拍摄那场戏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

杨:我觉得最满意的一幕莫过于吕克过来找我说:"对不起,我想我们要重来一遍,因为饰演你政治伙伴的那个缅甸演员哭了。但那时他不是应该流泪,而是欣喜若狂。"我们再来的时候,他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后来我们发现他正是1988年听过昂山素季女士演讲的观众之一。所以,你知道,是的,感谢上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点击观看杨紫琼接受采访的视频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