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政治需要会照顾中国经济不至于硬着陆

核心提示: 尽管出口下滑、资本流动不畅、地方政府债务巨大以及经济通胀风险挥之不去,中国政府对今年领导人平稳交接的政治需要,始终是防止经济硬着陆的最好的保障。 

原文:Politics Shelter China's Economy
作者: NICK EDWARDS
发表:2012年2月2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尽管出口下滑、资本流动不畅、地方政府债务巨大以及经济通胀风险挥之不去,中国政府对今年领导人平稳交接的政治需要,始终是防止经济硬着陆的最好的保障。

在今年深秋,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移交权力之后,中国应该不会在经济上出现大的问题,在没有任何经济冲击的前提下,恐怕全年增长率会是这两位十年前上台以来最低的。

在一个用稳定来证明共产党的统治不可挑战的政治体系里,这谈不上。这正是为什么任何对经济体的重大的威胁的反应都绝对不能走错半步。

"这是考虑事情的唯一标尺," 纽约咨询机构MES Advisers总裁Paul Markowski指出(Paul Markowski还为中国货币政策决策者担任长期投资顾问)。

"当金融风险太大,债务所有权的组成意味着政府可以为了现在不考虑重拳出击的手段,"他这么说。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中国的政府债务已经占到GDP的26.9%,远远低于被视为稳定分界线的国家金融的60%的国际门槛。并且2011年的财政收入再破纪录,达到10.37万亿元人民币,(1.64万亿美元),本年度的预算赤字仅仅占GDP的1.1%。

即使考虑到10.71万亿人民币的地方政府坏账,还有分析人士认为的1.26万亿或者同等规模的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或者任何各种各样的重组成本,最悲观的预测也不认为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60%。

这说明,没有任何信号表明中国政府愿意再用四万亿人民币刺激经济发展,在2008年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到达顶点时它曾公布了这样静静刺激计划。因为那时,大部分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所依赖的国际贸易冻结了。

政府坚信"微调"的经济政策:调整税率,减少官僚习气以及放宽银行准备金率,这样银行必须保证货币供给稳定增长,从而与国际资本流动复杂多变的大背景进行抗衡。

美洲银行及美林证券(中国)的经济学家卢婷认为,流动风险被夸张了,因为分析家错误解读了每月外汇交易数据,以及没有考虑因中国努力扩展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使用而进行货币交易所带来的影响。

卢认为,没有必要激进地调整银行准备金率,他预测到今年年底,会有两次,每次50个基点的降息。

但是,在公布下一年财政预算的两会召开前两个星期,2月18日,银行准备金率下调50个基点至20.5%。来自香港兴业银行的经济学家姚伟说,不应该低估这一事件的意义。

姚在给其客户的备忘上这样写道,"这次调整的时机暗示,在三月初的两会上,将会出台更多的财政放宽政策。这与我们最初的预想是一致的。"。

政府到底会公布什么可能出乎个人的猜测。

"围绕着中国经济政策的种种混乱根源在于这一事实,即中国政府依旧控制着经济的众多方面。在一个成熟的经济体里,不会有这么多政策变量可以持续影响经济发展的轨迹,"她写道。

2008-2009年的经济刺激计划曾带来过房地产市场的投机风潮。而现在,按计划已经有两万亿的人民币用来建设大量保障房,从而抵消由政策导致的私营房地产市场逐渐冷却所带来的风险。

里昂证券新加坡首席执行官Fraser Howie 认为上一次的经济刺激计划凸显了北京干预经济的意愿,以及这种干预所孕育的风险。

"中国没有奇迹。他们不能打败经济学原理,"Howie说。"他们所做的只是带来了到现在都始终无法解决的麻烦——这就是两千万失业工人——然后当事情发展到某个时候,他们用一个坏的债务问题替代了它。"

这也可以帮助解释为什么对经济硬着陆的恐惧挥之不去。

2011年,出口成为经济增长的净阻力。由于中国最大的出口品市场欧盟正苦于与债务危机的恶魔作战,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在第四季度低至8.9%,是两年来的最低。

当时很多分析家认为对出口的焦虑是不必要的。

"虽然近一半的中国出口品发往欧洲地区,但其中四分之一发往德国——这一区域最强的经济体,"伦敦劳埃德银行的分析家们在给客户的备忘里这样写道。

官方数据表明,2011年中国向深陷麻烦的经济体,如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的出口总额共计62.3亿元,不足GDP的百分之一。而向德国一国的出口额达到76.4亿元。

同时,发展中的经济体的需求依旧是稳固的。世界银行估算,在过去五年中国际进口的增长的70%都来自于此。

纽约高频经济咨询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Carl Weinberg不明白的是,鉴于人民币依旧在稳健升值以及别的地方存在的投资风险,为什么外国投资者会离开中国。Carl Weinberg认为资本外逃论没有道理。

"即使中国的GDP增长在今年放缓——我们始终怀疑这一点——它依旧比世界上其它大的经济体增长的迅速,"他在给客户的备忘中如此写道。"巨大的资本回报率足以说明问题,并且使中国比起哀鸿遍野的欧元区来像是天堂。我们怀疑投资者是否真的会放弃它。"

相关阅读:

及更多与"中国经济"相关的译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