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路透社:开放的缅甸与中国的同盟关系发生动摇

核心提示:随着缅甸展开激动人心的改革,其与中国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在某些场合中,长期以来不断恶化的怨恨情绪突然爆发出来。

发表:2月14日
作者:路透社记者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路透社缅甸曼德勒电】当官员们首次出现要求陈清风(音)撤掉她位于缅甸北部最大城市的服装店的中文招牌时,她没有理他们。

这位曼德勒的华裔居民用普通话说:"几天后他们再来询问为何中文招牌还在时,我说我一直很忙。他们让我立刻把它们取下来并签署了一份不把它们挂回去的保证书。"

其他华裔店主表示接到了类似要求,尽管执行得并不彻底。

缅甸首都内比都的政府官员说,并未正式取缔中文广告,但要求在曼德勒——一个由中国商人控制的城市——撤掉它们表明人们日益对北京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感到不安。

随着缅甸展开激动人心的改革,其与中国——缅甸这个东南亚国家最大的投资者和第二大贸易伙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在某些场合中,长期以来不断恶化的怨恨情绪突然爆发出来。

在数十年的孤立期中,缅甸依赖中国,把中国当作自己最亲密的外交和军事盟友。西方在1988年亲民主的示威活动遭血腥镇压后实施的广泛制裁迫使缅甸不得不加深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但随着缅甸走上重返民主之路,一场探讨中国的角色、一度受压制的争论的音量正越变越高。自从奥巴马政府跨越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十年占领,重新将"重心"转向亚洲以来,美国和中国的地缘政治对抗加剧了,缅甸的改革恰恰是在此刻展开的。

历史上的摩擦

不管怎么说,在一个历来对其他强国持怀疑态度的国家,中国不断增强的经济影响力从来都不是那么受欢迎。人们对北京据称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支持缅甸共产党的记忆挥之不去。中国也有自己的牢骚。散布在中缅边境的缅甸士兵和各叛乱组织间的冲突导致无辜中国人死亡,令难民争相穿越边境。

曼德勒的餐馆老板胡杰驰(音)说:"政府过去曾试图取缔国外的影响。这种情况似乎又出现了。"胡杰驰和服装店老板陈清风一样也是华裔缅甸公民。

在离此地车程两小时的地方,人们正在组织民间活动,试图阻止中国在缅甸最具战略意义的投资:从孟加拉湾延伸至中国渴望能源的西部省份,将石油和天然气输送至中国最不发达地区的双管管道。

在接受本社采访时,这些激进分子说,缅甸去年9月30日迫于公众压力出人意料的决定搁置中国出资兴建的36亿美元的密松大坝项目,这鼓舞了他们。美国官员告诉本社记者,响应公众要求的态度是促使华盛顿去年底与缅甸进行历史性和解的一个关键因素。

这个项目对中国利害攸关。缅甸为人口众多、被陆地包围的中国西南部地区提供了关键的出海口。友好的缅甸有助于打消越来越担心被美国及其盟友(从日本到澳大利亚和印度)"包围"的北京的疑虑。

两条管道的故事
People drive on a moped at the construction site for a pipeline which will transport Myanmar gas into China, outside of the northeastern Myanmar town of Pyin Oo Lwin January 23, 2012. REUTERS-Staff
【人们骑着摩托经过油气管道建筑工地。照片:路透社】

从可以俯瞰一座殖民地时代的高尔夫球场的房子望出去,觉迪哈清楚的知道在他看来是什么阻碍了改革:中国。

这位将作为反对党、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所在党派全国民主联盟的候选人参加4月1日的议会补选的前政治犯说:"这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把我们差来差去的中国人并不民主。"
The construction site for a pipeline, which will transport Myanmar's gas into China, is seen outside of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Pyin Oo Lwin January 23, 2012. Picture taken January 23, 2012. REUTERS-Staff
【油气管道建筑工地。照片:路透社,2012/01/23】

这位说话温和的大学历史教师在1988年起义失败期间入狱,他希望政府终止这个管道工程;这一工程长达790公里,穿过这个国家的,经过他居住的英国殖民时期就已闻名的山城彬乌伦(殖民时期名为眉苗)。

人权组织说,这些管道会让成千上万人背井离乡,破坏农民和渔民的生计,中国得到的好处超过了缅甸,缅甸长期能源不足。

对北京来说,这些管道是一处必不可少的能源安全资产,它们将降低中国对穿越马六甲海峡的运输活动的依赖。北京已招募了成千上万中国工人来修建它们。

觉迪哈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希望议会停止兴建管道。它并未获得人民的允许。"

一年前,在这个批评家常常被1962年政变以来掌权的将军们关押起来的国家,说这种话是危险的。但由一个执政一年名义上的文官政府领导的改革已开始为多年的独裁主义和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孤立状态松绑。

政府已放松了部分媒体审查制度,允许建立工会,开始和少数民族叛乱分子和谈,释放了成百上千异见分子,显示出脱离中国强大的经济和政治势力范围的迹象。去年12月它受到了褒奖,希拉里·克林顿访问了缅甸,这是1955年以来美国国务卿首次访问这个国家。

互联网上的抱怨

缅甸能源部长吴丹泰承认公众对这些管道感到担心,但说它们明年会按计划完工。

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解决了管道沿线的每一个问题,我们支付的土地使用赔偿金比以前高得多。我在考虑所有反政府组织可能会提出的问题。我每天都在互联网上看到许多组织提出问题干扰我们的工程。"

对缅甸许多人来说,这些管道恰恰包含着中国影响力散发出来的腐臭味:破坏环境,侵占土地,任人唯亲,贪污腐败。
Farmer U Thant Lwin stands on the site of his old paddy field, which has been ripped apart to make way for a gas pipeline to China, near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Pyin Oo Lwin January 23, 2012. Picture taken January 23, 2012. REUTERS-Staff
Farmer U Thant Lwin stands on the site of his old paddy field, which has been ripped apart to make way for a gas pipeline to China, near the northeastern Myanmar town of Pyin Oo Lwin January 23, 2012. Picture taken January 23, 2012. REUTERS-Staff
【农民丹伦和他的稻田。照片:路透社】

当被问及上述情况时,丹伦(音)就是心中充溢着不满的众多农民中的一员。中国的推土机把他家稻田撕成两半,就为了给油气管道和配套公路开道。

"就因为中国人,我们面临很大困难。"丹伦在他家的农田边说,他家位于彬乌伦附近的农村。

"如果管道项目被取消,我会非常高兴。"丹伦说,"但我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这并不是恨不恨中国的问题。我只能接受现实。我无权无势。绝大多数人都不敢站出来反对管道项目,因为这属于政府工程。"

当地一名和尚,广受尊重的Candobhasa则讽刺了所谓管道项目将给受影响的村庄带来急需的资金与发展机遇的说法。他盘腿坐在寺庙的地板上,对记者说:"这些是我们的自然资源。我们应该留给自己,帮助自己发展,而不是卖给中国。我们的权力不够大。政府没有和我们分享从管道赚来的钱。我们想知道钱都流到哪里去了。"

和尚自己的土地被其中一条管道切成两半。项目责任方是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另一些人几乎开始为对抗中国而摩拳擦掌了。

一位来自缅甸北部的人权活动人士Khon Ja说:"当我们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一道站起来反对他们的时候,中国会大吃一惊的。"

她喜欢向来访的人展示电脑里的一幅图片。这幅图片能够恰如其分地解释中国觊觎缅甸的原因,因为图上详细标注了今后有望把中国西南部与外界联系起来的公路与铁路线。

"我们拥有众多自然资源,处在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而且与中国拥有一条很长的边界线,全长超过2000公里。"她在仰光咖啡馆告诉我们。

缅甸同样需要中国

然而,中国无处不在的影响力并不容易被驱散。

虽然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但缅甸是亚洲最穷的国家之一。刚刚起步的缅甸企业家需要繁荣的边境贸易以及中国的投资。缅甸军队需要中国帮助结束两国边界上的动乱。

根据官方数据,在2010年4月/11年3月财年,中国和中资公司承诺在缅甸投资140亿美元,将外国总投资额从一年前的3亿美元提高到200亿美元。

广州暨南大学的缅甸问题专家林锡星说,"缅甸无法承担损坏缅中关系的后果。"

而在中国的慷慨之下,华

Ethnic Chinese children read Buddhist scriptures that were written in Chinese, in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Lashio January 20, 2012. REUTERS-Staff
【在腊戌,华裔儿童在阅读汉语佛经。照片:路透社】

裔并非唯一的受益者。

在离中缅边境4小时车程的城市腊戌,一位印度大家庭的老奶奶,面露喜色,骄傲地向记者展示她的设施齐全的大房子,并与一张褪色的照片上,10年前居住的茅草屋相比较。

对这一切变化,她用一个词解释:"中国"。

"他们给我

Chinese New Year decorations are seen on sale in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Lashio, which has a large ethnic Chinese population, January 19, 2012. REUTERS-Staff
Chinese New Year decorations are seen on sale in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Lashio, which has a large ethnic Chinese population, January 19, 2012. REUTERS-Staff
【腊戌一个售卖中国农历新年喜庆货物的商铺,腊戌有大量的华裔人口。照片:路透社】

们带来了好生意,"她说到她家的修车铺。"很多车到中国去搞商贸。我们修车,生意好极了。"

腊戌的市场充斥着中国制造的商品。由于几十年来的华裔移民,多数来自邻近的云南省,中国成为市场上的主要语言。

由于几乎没有自

A bilingual sign written in Chinese and Burmese for regional bus services is seen at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Lashio January 20, 2012. REUTERS-Staff
【腊戌公共汽车的缅汉双语标牌。照片:路透社】

己的工业,甚至缅甸最基本的商品都得从中国或泰国进口,从洗衣粉到酱油。与之竞争的本地商品通常更贵。

例如,一大瓶中国大理牌啤酒在腊戌卖500-600缅币,价格是差不多大小的缅甸酒的一半多。中国经济的规模效应和良好的物流意味着其商品能够很容易击垮本地对手。

中国供应的后果

在腊戌通往中国的大道上,整天车来车往。从中国过来的车辆满载着冰箱、电视和其他消费品;而它们带走木材、廉价煤炭和其他资源。走私犯则将毒品、玉和宝石运往中国及更远的地方。

许多人疑问,如果西方制裁取消,

Workers mend a truck used to carry goods to and from China in the northeastern town of Lashio January 19, 2012. REUTERS-Staff
【在腊戌,工人正在修理一辆货车。这样的车在中缅间运输货物。照片:路透社】

这是否会发生改变?对欧洲和美国的贸易会将中国挤出去吗?

那不太可能,Aung Zaw Win说,他在曼德勒制造机械,大部分生意是和中国和华人达成。

他在曼德勒中心告诉我们,"中国仍会是我们重要的市场。中国有良好的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我们无法在短短几年内替代他们。"

但是他也在为此做准备。意味美国外交官最近访问Zaw Win,问及制裁对他的生意的影响。一个日本公司在咨询合作事宜。

"我已经为取消制裁准备好了。我正在新建一个出口美国和欧洲的工厂。我无法直接购买美国造的零件。我只能到中国,从街头贸易商那购买。"

他的朋友,Sein Win,相信市场会决定谁在缅甸生意做得好:中国、欧洲还是美国。

"每个人都知道美国和欧洲的产品比中国制造价格贵。市场会起作用,我们还是会和中国做生意,因为中国货便宜。"他说着流利的普通话。

新加坡经济学人智库的亚洲分析家Manoj Vohra同意,取消制裁开始并不会有太大不同。"我们不会马上看到欧美公司的大量投资,缅甸将会继续依赖中国作为地区经济发展和投资的盟友。"

然而,中国公司虐待当地工人已经引起"巨大的不满和愤怒,"Vohro说,他认为来自西方国家的竞争将会最终鼓励中国在和缅甸交易时"达成更好一些的协议"。他说,在密松大坝事件后,对中国投资者的信息发生了一些变化:"是的,我们欢迎你们——但是你们得付出更多。"

移民潮

华裔已经令人惊奇在缅甸生存了数个世纪。

移民自1842年到1948年的英国殖民时期就已经膨胀。1949年结束的中国内战带来了另一波移民潮。当中国共产党赶走国民党,很多人逃到缅甸和泰国,然后和缅甸政府作战,直到最后撤离到台湾。

他们在奈温将军统治下面临着残酷的歧视,他禁止华裔和其他外国人拥有土地,禁止中文教育,挑拨反华暴力活动。

在缅甸的经济首都仰光,1967年血腥的反华暴乱还令人记忆犹新。暴乱烧毁了一所学校,大量华人店铺被抢劫。

"那时太糟糕了。自那以后,对我们来说什么都变了,"店铺主吴彦顺(音)说,他的父亲1949年移居仰光。吴先生担心最近的政治变化会弱化政府和中国的联系,使得他和其他华裔容易受到攻击。

"你不知道,一些对中国人不满的人会不会再次将矛头对准我们。现在和中国的关系不坏。如果缅甸开放,这可能会变化,会有更多有关中缅关系和中国对缅甸影响的讨论。"

与华人的对抗以前曾经在东南亚爆发过,最著名的有1969年马来西亚和1998年印尼前总统苏哈托下台之前的反华事件。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仰光的华人社区看起来很没有华人风格,有点奇怪,特别是和其他东南亚城市相比。其"唐人街"几乎没有中餐馆,店铺也不播放华语流行音乐,几乎没有中文书店,中文也用得很少。

不像马来西亚和泰国,仰光没有政府批准的华人学校。这个城市只有几所私人办的"补习班",实际上只不过是语言学校。

30岁的教师李林(音)出生在缅北,父母是华人,说很难得到教材。

"政府严格限制从进口中文教材,"她在一个旧店铺楼上的教室里说。"我们只能用影印版。我们叫去中国的人试着偷偷带几本新书回来。"

很多华人觉得深深地与缅甸相连。

"我做出了很大努力和邻居们搞好关系,"杂货店老板蔡同衡(音)说,"如果谁来烧我的铺子,我想要他们知道,他们也会毁了我周围所有缅甸人的生意。"

A man stands in front of a gem store where the romanised version of the store's Chinese name replaced its Chinese characters on the store front in Mandalay January 17, 2012. REUTERS-Staff
【在曼德勒,一位男子站在一家宝石店门口,店里的中文字招牌被罗马字母代替。照片:路透社】

在曼德勒,对中文广告的禁令令人回想起奈温时代的反华暴乱。

它也令人回想起印度尼西亚一个类似的对中文招牌和出版物的禁令;自1965年一场归咎于中国支持的印尼共产党的未遂阴谋之后,印度尼西亚颁布了这一禁令,此后数年内一直有效。缅甸新政府已派出官员到印度尼西亚学习民主之路。

An advertisement, with Chinese characters removed from it, is seen in Mandalay January 23, 2012. Picture taken January 23, 2012. REUTERS-Staff

【曼德勒一幅广告,汉字被删除(译注:似乎是东航的广告。)照片:路透社】

"你能做什么?这是他们的国家,"咖啡店老板刘奎有(音)说,他是缅甸公民,祖先来自云南省。

一家摩托车店也受到禁令影响,尽管这家店的老板不是华人,以前只是在英语广告旁边加几个小的中文字。当我们问店里的缅甸裔工人Bein Nei Tha,他笑了。

"这好像有点蠢,"他说,"我认为政府想限制外国人的影响,但是为什么还留着英语在那?"

(Andrew R.C. Marshall参与报道; Jason SzepBill Tarrant编辑)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