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4日星期二

《卫报》随着自焚案例的增加,藏族人在精神抗争中行动起来

核心提示:在阿坝这个青藏高原偏僻的小镇,也是近期藏民抗议浪潮的中心,“卫报”见证了北京政权如何通过安保、宣传和“再教育”压制异议者。

原文:Inside Tibet's heart of protest Link to this video
作者:Jonathan Watts 发自阿坝
发表:2012年2月12日 13.45 EST
本文参考了其他“同来源译文”,“译者”对此文做了二次校对

120210AbaTibetJonWatts_5808421.jpg
【原文配图,点击这里查看与本文同时发出的1:52的视频】

在这个世界屋脊,中国的武警在用带刺的警棍、半自动武器及灭火器试图消灭那些抵抗北京统治的藏民。

沿着阿坝的主要公路,每隔20米有警察和戴着红袖的共产党官员在寻找潜在的抗议者。数十名武警列队坐在商店和餐馆外展示着他们慑人的武力。

在附近的格尔登寺(Kirti monastery),消防警察在消防车内密切注视着叩头的朝圣者,以防有人突然演变出自焚抗议。

外人本来是看不到这些的。北京当局已竭尽全力封锁了通往阿坝的路。在过去两年内,有23位藏族喇嘛、尼姑和藏民针对中共的统治进行了自焚抗议,其中13人在阿坝。

北京当局已经封锁了互联网和手机信号。周边道路上都有哨卡,防止外部的观察员,尤其是外国记者进入。

但经过10小时车程,途径山谷和冰雪覆盖的平原,“卫报”成功进入了阿坝,并见证了北京当局正试图通过安保、宣传和“再教育”运动来平息异议。他们的这些策略收效甚微。尽管他们派出大批的安全人员涌入阿坝,藏民的抗议仍在继续。

藏民流亡团体称,最新一起发生在2月11日周六。18岁的尼姑丹增曲珍(Tenzin Choedron),向自己泼了汽油的身体点火自焚,当时,她高呼反对北京的抗议口号。目前其下落及境况不明。

此前三天,一名前格尔登寺喇嘛仁增多杰(Rinzin Dorje)用同样的自我牺牲方式进行抗议。他被送往医院,其下落及状况亦不清楚。

这种自杀自残的行为正在升级和扩大。据流亡团体称,在过去两年中,已有23起自焚事件,包括在过去8天就有6起。北京当局对该数量表示异议,但承认超过12起,并警告说会有进一步动乱。

藏区的紧张局势正向外波及。上周,在四川省会成都,拿着灭火器的武装防暴警察在关注着在春熙路商业区的人群。在警察看不到的地方,一名来自青海的喇嘛表示,情况已经恶化。“现在对藏民来说很艰难。控制非常严。增加了很多警察。”

在成都市藏民聚居的地方,每隔几十米都停有巡逻的警车。很多当地人都感到害怕。一名来自阿坝的店主说,“谈这个很困难。太敏感了。他们说有人死了。”在成都的其他藏民则非常希望知道那些被封锁藏区的消息。

一名来自塞达的餐馆老板说,“我的母亲、父亲和丈夫仍在那里,这真令人担忧。一个多星期了,我一直无法打通他们的电话。”据报道,在色达也发生了藏民自焚事件。“政府说,只有一个人被打死,但我们听到的是几十人被带走了,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如何。”

在下周藏历新年到来之前,预计会有更多的示威。据中共官方《西藏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中说,西藏的中共党委书记陈全国对安全人员表示,要做好准备,“反对分裂破坏的战争”。

北京的对策看来包括使用致命的武力。据自由西藏团体消息,上周四,安全部队开枪打死了一名喇嘛和其弟弟。据称,Yeshe Rigsal和Yeshe Samdrub在参加了甘孜炉霍县要求达赖喇嘛回藏的抗议后,两周多来都在逃亡。

藏民在多个地方爆发了抗议,但最激烈的是在阿坝,这是一个四川西北的多山地带,那儿反抗中共的统治已有数十年。在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在长征中在这里遇到了抵抗。2008年,这里也是与武装人员发生血腥冲突的地方(之一)。23起自焚中有13起都发生在这里。

今天,阿坝到处是路障、检查站和安全人员,这让人联想起冲突中的中东或北爱。但是这里的暴力更多的是加于自身的。这里的“战斗”也不是为了领土,而是为了人心与信仰。

阿坝的当地人都在压力下要向北京当局表忠诚。每座建筑上都飘着五星红旗。宣传海报上强调说,为了实现经济发展的需要需要和谐稳定。

藏民社区各有不同想法。

在阿坝附近一条公路上,一名喇嘛表示,“我们都是佛教徒,而我不同意自焚这种极端的方式,我们需要和平”。

但也有人对当局收紧限制,及以谈判方式解决问题的前景越来越渺茫而感到懊恼。

自2010年以来,北京当局与达赖喇嘛的使者之间就没有过任何对话。与此同时,北京已加强了对寺院的警戒与控制。

引发藏民不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北京强加给藏族僧侣的漫长的“再教育运动”,并强迫他们公开宣称达赖喇嘛是一个反动的叛徒,及要他们公开承认爱国主义,并效忠北京。

一名流亡了13年的喇嘛Kanyag Tsering表示:“他们称是‘再教育’,但在现实中,这意味着威胁和恐吓。僧侣们宁可死也不会接受这个。”“我很担心,如果目前的政策继续这样下去,会有更多的自焚抗议,甚至出现更可怕的抗议方式。”

阿坝很长时间依赖都是青藏高原的僧侣和寺庙集中的地方,因为其重要性,也就被束缚得更紧,西藏国际运动的Kate Saunders这么说。“在西藏,寺庙就象是大学。目前发生的事就和军队围住了牛津或剑桥一样。好象英国试图阻止学生们学习任何非官方要求的东西。让人喘不过气来。”

中国说这些措施都是必要的,因为动乱是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的阴谋。“由于出现了打砸抢等暴力事件,中国政府已经为藏区稳定采取了适当的措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说。“部分地区的时间不会影响到中国民族地区的和谐稳定。”

局势平静下来的前景还未可期。民族大学的一名教授在匿名状态下说今年的军队比2008年出现致命的起义时还要多。他说:“汉藏关系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过去四年来情况更糟了。”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和“藏僧自焚”相关的更多译文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