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美国国防部战略报告 《保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的防务重点》

核心提示:美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要求建立强大、灵活和能力卓著的军队。它将更小、更精干,但将会机敏、灵活、即时反应、技术先进。它将拥有尖端能力,充分利用我们的技术、联合与网络化的优势。它的领导层将是最为优秀的、经过战斗考验的专业人员。它将存在于全球范围内,重点是亚太地区和中东地区,同时仍然确保我们对欧洲的防务承诺,并加强所有地区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它将维持我们的能力,去完成我们认为最为重要的、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使命

原文:sustaining U.S. Global Leadership:Priorities For 21st Century Defense (PDF)
发表:保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的防务重点
作者:美国国防部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奥巴马总统致词

白宫/华盛顿  2012年1月3日

  我们的国家正处于一个转变时刻。感谢男女将士们所做出的巨大牺牲,我们负责任地结束了伊拉克战争,将"基地"组织推上了败亡之路,将本·拉登绳之以法,我们还在阿富汗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让我们能够把职责开始移交给阿富汗方面。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让国内财政部门走向正轨,重建我们的长期经济实力。为此目的,2011年的预算控制法案规定,必须削减联邦政府的开支,包括防务开支。

  作为总司令,我责无旁贷,我们要迎接这一时刻的挑战,使我们变得更为强大,从而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保持我们的军事优势,维持我们的部队、军人家庭和老兵的信心。因此,我要求这个回顾性报告明确我们的战略利益,为我们在今后10年里的防务重点和开支提供指南。

  本报告依据美国的长远国家安全利益而制定。我们谋求维护我们的国家、盟友和伙伴的安全。我们谋求开放与自由的国际经济体系所带来的繁荣。我们谋求建立公正和可持续的国际秩序。在这种秩序下,各国与各国人民的权利与责任尤其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得以维护。

  实际上,在结束今天的战争之际,我们将会关注更为广泛范围内的挑战和机遇,包括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繁荣。从中东到北非地区的新生代要求获得普世权利,我们支持政治和经济改革,深化合作伙伴关系以确保地区安全。与暴力极端分子杀人成性的景象相对照,我们正与全世界的盟友们联合起来,以增强他们促进安全、繁荣和人的尊严的能力。正如成功地保护利比亚人民的使命所展示的,盟友们的实力不断增强,为分担重任创造了新的机遇。

  应对这些挑战不仅仅是我们军队的工作。因此,我们强化了美国力量的所有工具,包括外交与发展、情报工作和国土安全。展望未来,我们还将记住历史的教训,避免重复过去的错误,那时我们的军队没有为未来做好准备。在结束今天的战争、重塑我们的武装力量的时候,我们将确保我们的军队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准备应对各种紧急情况。特别地,我们将继续投入力量,增强对于未来获得成功来说至为重要的实力,包括情报、监视与侦察、反恐、对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反介入环境下作战,以及在所有领域包括网络空间中取得优势。

  最重要的是,我们将保持部队、军人家庭和老兵们的信心,他们承受了10年的战争压力,使我们的军队在世界上首屈一指。虽然我们必须在财政上做出艰难选择,但是我们将继续重点关注受伤的战士们、心理健康和军人家属。在最新的一批老兵退役之际,作为一个政府和一个国家,我们继续承担一项道德义务,就是让我们的老兵获得关怀、利益和就业机会,那是他们应当获得的。

  我们所面临的财政抉择是艰难的。但是不应有任何疑问的是,在美国本土和世界各地,我们都将使我们的武装力量继续成为有史以来获得最好的训练、最好的领导和最好的装备的战斗力量。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要求我们承担领导职责,美利坚合众国仍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维护自由与安全的力量。

  贝拉克·奥巴马

国防部长帕内塔致词

  1000 国防 五角大楼  华盛顿特区 20301-1000
  2012年1月3日

  我即将公布国防部新的战略指导方针,以阐明21世纪的防务重点,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这一指导方针反映出总统对国防部的战略指导,其内容深受国防部的文职和军事领导层的影响。这一领导层包括参谋长联席会议、各个军事部的部长以及各作战司令。

  经过10年的战争,我国正处于一个战略转折点。因此,我们正在缔造一支未来的联合力量。它将更小、更精干,但将会机敏、灵活、即时反应、技术先进。它将拥有尖端能力,充分利用我们的技术、联合与网络化的优势。它的领导层将是最为优秀的、经过战斗考验的专业人员。它将存在于全球范围内,重点是亚太地区和中东地区,同时仍然确保我们能够保持对欧洲的防务承诺,并加强所有地区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它将维持我们的能力,去完成我们认为最为重要的、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使命:打败"基地"组织及其同伙,在目前的冲突中赢得胜利;阻止和挫败敌人的挑衅,包括那些试图阻止我们的力量渗透的对手;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网络空间、太空和所有领域中实施有效行动;保持安全和高效的核威慑;保卫美国本土。

  联合力量将时刻准备面对和挫败世界任何地方的侵略。它将具有迅速扩展和重新恢复其力量与实力的能力,通过我们的人力投入和强大的工业基础投入,确保我们能够应对任何未来的威胁。它仍将是世界上最精锐的军队。

  莱昂·帕内塔


  序言

  65年来,在改造国际体系方面,美国扮演了主要角色。美国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为美国人民、我们的盟国,以及我们的合作伙伴创造了一个要比二战前更安全、更稳定、更繁荣的世界。最近10年来,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实施了范围广泛的行动,以给这些国家带来稳定,并实现我们的利益。随着我们负责任地逐步削减这两场战争中的军力,采取措施维护我国的经济活力,在这个加速变化的世界上维护我们的利益,此时我们面临着一个拐点。因此,鉴于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环境,以及我们不断变化的财政情况,应当对美国的防务战略作一个评估。这项评估反映出总统对国防部工作的战略指导,并深受国防部的文职和军事领导层的影响。这个领导层包括参谋长联席会议、军事部门的部长和各作战司令。根据这项评估,我们制订了一项防务战略。这项战略使我们的防务事业从注重今天的战争转向作好准备应对未来的挑战、维护美国广泛的国家安全利益、推进国防部恢复平衡和改革的工作、支持通过降低防务开支水平来削减赤字的迫切需要。

  这份战略指导文件描述了安全环境规划以及国防部准备完成的重要军事使命。它将成为2020年联合力量的一份蓝图,提供一系列准则从而帮助为决策提供指导,这些决策涉及后续项目和预算周期中的武装力量规模与形式,并揭示拟议战略可能带来的部分战略风险。

  富于挑战性的全球安全环境

  全球安全环境呈现出一个日益复杂的复合体,其中挑战和机遇并存,必须运用美国国家力量的所有要素。

  本·拉登死亡,"基地"组织的其他许多高级领导人或者被捕,或者被杀,使得该组织的能力大大削弱。然而,"基地"组织及其同伙在巴基斯坦、阿富汗、也门、索马里和其它地方仍很活跃。更为广泛而言,暴力极端分子将继续威胁美国的利益、美国的盟国、合作伙伴和美国本土。存在这些威胁的主要地区是南亚和中东。由于破坏性技术的扩散,这些极端分子拥有施加灾难性威胁的潜在力量,可能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安全与繁荣。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将继续采取积极的态度反击这些威胁,手段包括监控世界范围内非国家实体的威胁活动,与盟国和伙伴国合作建立对无人治理领土的控制,在必要的时候直接打击最危险的组织和个人。

  美国的经济、安全利益与从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地区和南亚的弧形地带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这使得挑战与机遇混合在一起并不断演变。因此,虽然美军将继续致力于全球范围的安全,但是我们必须恢复亚太地区的平衡。我们与亚洲盟国和重要伙伴的关系对于该地区今后的稳定与经济增长至为重要。我们将注重现有的联盟,它们为亚太地区的安全奠定了重要基础。我们还将扩大与整个亚太地区新兴伙伴的合作网络,以确保集体实力和实现共同的利益的能力。美国还将投入力量与印度建立长期的战略伙伴关系,以支持印度有能力承担该地区经济的稳定和为更广泛的印度洋地区提供安全保障。此外,我们还将与盟友和该区域的其他国家有效合作,以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抵御正在积极实施核武器计划的朝鲜的挑衅。

  在这个生机勃勃的地区,要维护和平与稳定、通商自由并保持美国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军事实力和驻军的基本平衡。长期内,中国作为一个地区大国的崛起可能会以各种方式影响美国的经济和我们的安全。维护东亚的和平与稳定十分符合我们两国的利益,建立合作性的双边关系也符合两国的利益。然而,中国军事力量增长的同时必须进一步澄清其战略意图,以避免在该地区造成摩擦。美国将继续投入必要的力量,以确保我们保持在该地区的机会和按照我们的条约义务与国际法自由行动的能力。通过与我们的盟友网络密切合作,我们将继续促进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从根基上确保稳定,促进新兴大国的和平崛起、经济的活力和建设性的防务合作。

  在中东,阿拉伯的觉醒不仅构成了战略上的机遇,也构成了挑战。政权的更迭、各国内部及彼此之间在改革压力之下的紧张局势,给未来带来了不确定性。但它们在长期内也可能会产生出比较积极地响应本国人民合法愿望的政府,产生出美国更为稳定和可靠的合作伙伴。

  我们在中东的防务工作旨在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分子和破坏稳定的威胁,并维护我们对盟国和伙伴的承诺。尤其关注的是弹道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美国的政策将注重海湾地区的安全,在适当的情况下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合作,以阻止伊朗开发核武器能力,对抗其破坏稳定的政策。美国一方面将进行这项工作,另一方面将维护以色列的安全以及中东的全面和平。为了支持上述目标,美国将继续注重美国及盟国的军事力量在伙伴国家和该地区的存在,并对此提供支援

  欧洲拥有美国最坚定的盟友和伙伴。其中许多国家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与美军并肩做出牺牲。在谋求全球范围的经济安全方面,欧洲是我们主要的合作伙伴,在可预见的将来仍是如此。与此同时,在欧洲和欧亚大陆的一些地区,安全方面的挑战和悬而未决的冲突依然存在。在那里,美国必须继续促进地区安全和欧洲-大西洋一体化。维护欧洲的和平与繁荣以及增强北约组织的力量与活力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北约组织对于维护欧洲及其以外地方的安全来说至关重要。大多数欧洲国家现在都是安全的生产国,而不是消费国。加上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撤军,这创造出一个战略机会来恢复美国在欧洲的军事投入平衡,把重点从应对当前的冲突转移到注重未来的实力。与这种不断演变的战略局面相一致,我们在欧洲的姿态也必须随之变化。与此同时,美国将会坚持履行我们按照第五条款(译注:指"华盛顿条约"的第五条款,该条款阐明:北约的任何一个成员国如果遭到武装袭击,都将被看作为是对整个北约的袭击。)对盟国安全的承诺,提高联盟行动的能力与协同性。在这个资源受限的时代,我们还将与北约盟国合作,共同发展"智能防务",按照需要汇集实力、加以共享和专业化,以应对21世纪的挑战。此外,保持我们与俄罗斯的接触仍然很重要。我们将继续在共同感兴趣的领域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促使俄罗斯在范围广泛的问题上做出贡献。

  为分担全球领导的成本费用与责任,增强世界其它地方的伙伴关系也仍然很重要。在全球各地,我们将谋求成为安全方面的首选合作伙伴,谋求与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非洲和拉美国家——建立新的伙伴关系。这些国家的利益和观点正在融合起来形成一个自由、稳定和繁荣的共同愿景。在任何可能的时候,我们都将制订创新性的、低成本的和低耗资源的策略,以实现我们的安全目标这依赖于演习、驻军轮换和顾问能力。

  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和贸易,美国将与全世界的盟国和伙伴合作,谋求维护全球公域的通行自由,这些公域在国家的管辖范围之外,是国际体系中十分重要的联接部分。全球安全与繁荣越来越依赖空运或海运货物的自由流动。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主体对全球公域的通行权构成潜在的威胁,无论是通过反对现有规范还是通过其它反对自由通行的策略。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主体都能够而且有意图对美国进行网络间谍活动,并有对美国发动网络袭击的潜在可能,从而可能会对我们的军事行动和我国本土产生严重影响。从事航天活动的国家数量增加,也导致了太空环境日益拥挤和竞争加剧,对安全保障构成威胁。美国将继续与有实力的盟国和合作伙伴一起,领导全球努力确保全球公域的准入权和使用权,对此既要强化有关负责任行为的国际规范,又要维持相关的、互相协作的军事实力

  核武器、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技术的扩散可能会放大地区性国家行为主体所构成的威胁,从而使他们获得更大的行动自由,挑战美国的利益。恐怖分子获得使用哪怕是简单核装置的机会都可能对美国带来毁灭性后果。因此,国防部将继续增强自己的实力,与一系列国内外伙伴合作,采取有效的行动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

  美军的主要任务

  为了在这种环境下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实现2010年的《国家安全战略》规定的目标,联合力量将需要重新校准其实力,有选择地进行新的投入,以便成功地完成以下任务:
  • 打击恐怖主义和非正规战争。通过与国家力量的其它部门协同行动,美军必须继续对"基地"组织及其同伙不断施加压力,无论他们可能在哪里。这项工作的中心将是实现我们的核心目标,即阻止、解体和挫败"基地"组织,防止阿富汗再次成为安全的庇护所。由于美国削减在阿富汗的驻军,所以我们打击全球恐怖主义的活动将会更为分散,其特点将是直接行动与安全力量协助相结合。按照过去10年来得到的经验教训,我们将继续增强和保持适应于打击恐怖主义和非常规战争需要的实力。我们还将对真主党等其它被认定的恐怖主义组织所构成的威胁保持警惕。
  • 阻止和挫败侵略。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够阻止并击败任何潜在敌手的侵略。可信的威慑不仅来自于让侵略者无法实现目标的能力,而且来自于让侵略者承担无法接受的代价的补充性能力。作为在多个地区拥有重要利益的国家,我们的军队必须在即使承担着其他地方的大规模行动之时,还能够在一个地区阻止和挫败一个机会主义敌手的侵略。通过在所有领域——陆地、空中、海上、太空和网络空间——实施联合军事攻势,我们所设想的军队能够充分剥夺一个强大国家在一个地区实现侵略目标的能力。这一能力包括保障领土和人民的安全,促进向稳定治理的转变,在限定的时期内可以使用小规模的常备力量,在必要情况下需延长时使用后备力量。即使美军承诺在一个地区承担大规模行动,它也能够剥夺一个机会主义的侵略者在另一地区实现目标的能力,或者让其承担无法接受的代价美军将计划在任何可能的时候与盟国和联盟军队共同作战。我们的地面部队将会在平衡调动、驻军和预先配置等方面迅速反应并提供资金支持,来保持在多个可能会发生这种冲突的地区常备不懈所需的灵敏性。
  • 即使存在反介入或者地区封锁的挑战,仍能投射力量。为了有效地阻止潜在的敌手,防止他们实现目标,美国必须保持在我们的进出和行动自由受到挑战的地区投射力量的能力。在这些地区,老谋深算的敌手将会利用非对称的实力,包括电子和网络战、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先进的防空能力和布雷等方法来增加我们对行动做出估算的难度。中国和伊朗等国将继续采取非对称手段来对抗我们的力量投射能力,同时,先进的武器和技术的扩散也将蔓延到非国家行为者。因此,美军将投入必要力量,以确保自己在反介入和地区封锁(A2/AD)环境下实施有效行动的能力。这将包括实施联合作战介入理念、保持我们的潜海实力、开发一种新的隐形轰炸机、加强导弹防御力量,以及继续努力提高至关重要的太空实力的响应能力和效率。
  • 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军实施一系列旨在阻止扩散和利用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活动。这些活动包括实施减少威胁合作(纳恩-卢加尔)计划,以及制订计划和采取行动来查找、监视、跟踪、拦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与其相关的零部件以及制造这些武器和零部件的方法和设施,并避免其危险性。这还包括政府上下一致积极努力挫败一心要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的野心,包括阻止伊朗谋求获得核武器能力。在与美国政府其它机构合作的情况下,国防部将继续投入力量发展侦察、抵制和应对动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以防止预防性措施失效。
  • 在网络空间和太空采取有效行动。如果没有可靠的情报和通信网络,没有通向网络空间和太空的可靠通道,现代军队无法采取迅速而有效的行动。今天,太空系统及其支撑性基础设施面临着一系列威胁,可能会使军事资源品质降低、遭到破坏或者中断。因此,国防部将继续与国内和国际上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合作,投入力量开发先进能力,以保卫自己的网络、作战实力和在网络空间以及太空中的响应能力
  • 保持安全、可靠和高效的核威慑。只要核武器依然存在,美国就会维护一个安全可靠的和有效的核武库。我们将部署这样一支核力量,它可以在任何情况下让敌人预计到不可接受的损害,既可以威慑潜在的敌人,又可以让美国的盟友和其他安全合作伙伴确信可以依靠美国的安全承诺。我们的威慑目标有可能依靠一支较小的核力量来实现,从而不仅有可能减少减少我们武器库中核武器的数量,而且可能降低核武器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
  • 保卫本土和支持公民政府。美国军队将继续保卫美国领土,使之免遭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的直接攻击。我们还将在诸如安防失效或者发生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为国内公民政府提供援助,这可能是对十分严重的甚或是灾难性的事件作出反应。保卫本土和援助公民政府需要建立强大、稳定和常备不懈的国家军队,包括强大的导弹防御能力。在美军在国外与敌人陷入冲突之际,美国本土面临的威胁可能是最大的。
  • 提供起稳定作用的驻军。美军将在国外保持可持续的驻军节奏,包括轮转调配和双边以及多边的训练演习。这些活动使威慑得到加强,帮助增强了美军、盟军和伙伴国军队的国内外防御能力和竞争力,加强联盟的凝聚力,增加美国影响力。要减少所投入的资源,就必须提供创新性的和创造性的解决办法,以保持我们对盟军和伙伴国军队协同能力支持、增强伙伴国实力。然而,随着资源减少,需要在这些行动的位置和频繁程度方面考虑周全
  • 维护稳定以及平叛方面的行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结束后,美国将注重采取非军事手段和进行军队之间的合作来解决不稳定问题,减少投入大量美军执行维稳行动的需要。然而美军将会做好准备,以便在必要情况下执行有限的平叛等维稳行动,并在任何可能的地方与盟友的力量协同作战。因此,美军将保持并继续总结在10年来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平叛与维稳行动中获得的经验教训、专门知识和特殊能力。然而,美军将不再规划采取大规模、长期的维稳行动
  • 人道主义、灾害救援和其他行动。国家经常动用军队来应对威胁到本国和别国公民的安全和福祉的一系列情况。美军拥有可以迅速部署的实力,包括空运和海运、监视、医疗疏散和看护,以及向救灾领导机构提供极其宝贵的通信支持,对受害者的扩展援助,包括自然灾害或人为灾害、本土和国外。国防部将继续发展联合策略和军事反应方案,以阻止大规模的暴行,并在必要的情况下采取应对措施。美军还将保持在紧急情况下帮助海外美国公民实施非作战撤离行动的能力。
  上述任务将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的联合力量形态。然而,美军的总实力将基于以下一系列使命之需求:打击恐怖主义和非正规战争;阻止和挫败侵略;保持安全可靠和高效的核威慑;以及保卫本土和支持公民政府。

  迈向2020年的联合力量

  为了确保这些使命的成功,几项原则将指导我们的军队发展与计划的制订。第一,由于我们无法绝对有把握地预测战略环境的演变,所以我们将保持一个范围广泛的军事实力组合,它们将在整体上为执行上述范围广泛的任务提供普遍适用性。国防部将明确区分上述使命中涉及规模和形态的关键任务,并对这些使命领域和防务计划的所有其它领域加以明确的区分。基于历史的和规划中的美国军事力量使用情况,并考虑到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不加区别地剥夺执行任何任务的能力是不明智的。类似地,国防部将以这样一种方式来管理军事力量,即保护其实力再生的能力以满足未来的不可预见需求,维持智力资本投入和层级结构,它们可能是扩充力量的关键要素。

  第二,我们一直试图区别目前应当做出的投入和可以推迟的投入。这包括对我们改变方针的能力的考量,这种改变可能是被多种因素所推动,包括战略、作战、经济和技术领域中的冲击或演变。因此,"可逆转性"概念是我们决策估算的一个重要部分,这一概念包括在工业基础、人员、现役-预备役部队之间的平衡、态势和伙伴关系重点等方面我们所制定的方针

  第三,我们决心保持一支常备不懈的强大军队,即使我们降低总的规模。我们将抵制牺牲战备状态来保持军队结构的诱惑,实际上我们将在某些领域恢复战备状态,10年来我们由于必要的原因忽略了这些领域。军队如果没有做好战备工作,其士气、新兵的招募和兵员的保留就容易受到侵蚀。除非我们做好准备,以便派遣胸有成竹的、训练有素的和装备充分的将士参战,否则国家将会使其最重要的军事优势——完全由志愿者组成的军队的健康和素质——处于风险之中。

  第四,国防部将继续降低"办事费用"。这要求降低人力成本的增长率、进一步改善营运开支效率和总部、商业活动和其它辅助性活动的效率,然后才是在满足战略需要方面承担降低开支的进一步风险。随着国防部采取措施减少人力成本,包括降低军饷和医疗保健费用的增长率,我们必须保持将士们的信心。

  10年来,全部由志愿者组成的男女士兵们显示出了多方面的能力、适应性和献身精神,承受着在两场同时进行的冲突中作战带来的持续压力和紧张。他们还承受着长期不断的军事调动。超过4.6万人的将士受伤,还有超过6200人的将士失去了他们的生命。在国防部裁减军队规模之时,我们将尊重这些牺牲,采取合适方式。这意味着采取具体的措施,为将要退役将士的生活过渡提供便利。包括对一些项目提供支持,以帮助老兵们把自己的军事技能转而用于民用劳作,以及帮助他们寻找工作。

  第五,有必要研究这项战略对现有的作战和应急计划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以便使更加有限的资源更好地满足需要。这将包括更新在威慑和作战上需要强调采取全球联网化的策略。

  第六,国防部需要研究最适合于这项战略的现役力量(AC)和预备役力量(RC)的组合问题。10年来,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始终显示出良好的战备状态和对国家安全持续贡献的能力。今天以及今后摆在美国面前的挑战将要求我们继续使用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在决定现役部队和预备役部队的适当组合以及预备役部队的战备水平时,对今后10年行动节奏的预期将成为一个重要因素。

  第七,随着我们从伊拉克撤军和减少在阿富汗的驻军,我们将采取额外的措施保持和巩固网络化作战所取得的重要进展。在这些方面,联合力量终于实现了真正的相互依赖。这必将对一系列国防部规则产生重要影响,范围从确立作战要求到我们的部队如何在一起训练。

  最后,为调整战略以及相应的武力规模,国防部将尽一切努力维持充足的工业基础和科技的投入。我们还将鼓励行动理念的创新。10年来,美国和盟国、合作伙伴汲取了深刻的教训,在打击恐怖主义、平叛和安保力量援助等领域中采取了新的行动策略,最经常的是在没有争议的海洋和空中环境中行动。因此,需要进行类似的工作,以确保美国、其盟国与合作伙伴能够在反介入/地区封锁(A2/AD)、网络以及其它有争议的行动环境下行动。为此目的,国防部不仅将鼓励一种变革的文化,而且将在如何花费其"种子资金"方面采取谨慎态度,既要考虑资源压力必须削减投入,又兼顾维持重要创新流的迫切性,这种创新流可能会提供显著的长期收益。

  结束语

  美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要求建立强大、灵活和能干的军队,其行动应当与美国国家力量的其它部分相协调。我们的全球责任举足轻重;我们付不起失败的代价。现有资源和我们的安全需要之间的平衡从未如此微妙。军队和国防部所制订的决策计划将以本文件所描述的战略方针为准则。本文件的制订是为了确保我们的武装力量能够在可接受的风险水平下满足《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需要。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