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华尔街日报》 西藏的反抗对中国和达赖喇嘛来说都是难题

核心提示:北京近几个月来开始在全国范围取缔宗教活动,还提醒中国共产党党员不能信教。宗教问题专家认为,近些年来共产党官员中信仰宗教特别是佛教和基督教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政府担心这一趋势有朝一日可能会颠覆他们对党的信仰。自焚者大都是崇敬达赖喇嘛的新一代年轻藏人,但他们的行为却违背了达赖喇嘛所倡导的和平抗议。

译文:西藏的反抗对中国和达赖喇嘛来说都是难题
时间:2012年1月9日
作者:BRIAN SPEGELE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CTIBET1]
【11月份的噶丹曲林,35岁的班丹曲措死后。照片:Brian Spegele/华尔街日报】

【四川道孚】四川省发生一波前所未有的自焚事件,对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都意味着一个新的挑战。对前者来说,这引起了人们对当地不同意见的关注,而对身为西藏宗教领袖的后者来说,他不希望人们认为他在煽动此类行为。

自焚事件在周末再度登上报纸头条。据新华社1月7日报道,四川省两名还俗僧人自焚,二者一死一伤。新华社称两人是格尔登寺的还俗僧人。格尔登寺是又一个藏族政治激进活动中心,近几个月内曾遭到警方的包围。

按照中国官方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的说法,这两起自焚事件使得自去年3月以来已知在四川省境内自焚的藏人人数增至13人,其中至少7人身亡。此外还有一名藏人在西藏境内自焚身亡。

CTIBET
【不同大小的圆圈代表2008年3月10日至2011年11月21日间,以自治州/地区为单位,藏族政治犯的数目。不包括四川省135名囚犯,因为未指定自治州。资料来源:国会中国执行委员会】

1月8日,新华社另一篇没有提及自焚事件的报道称,西藏高级官员保证将加强对寺院的管理,还说促进西藏的和谐是一项重要工作,因为它关系到国家的稳定。

去年11月,噶丹曲林尼姑庵一位三十五岁的尼姑,班丹曲措,全身淋上煤油,还喝了几口,点火自焚,据她的同伴说。

[CTIBET1]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组织发布了这张没有日期的班丹曲措的照片。11月6日,据报道,她的尼姑同伴告诉记者,有大约10000名藏人聚集在中国西部一个寺院周围。】

此后不久,班丹的朋友发现在她居住的小屋床头,贴着一张名单。班丹女士记下了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所有的人都在川西的一个角落地区,抗议中国在该地区的政策 —— 该地区邻近西藏自治区,为藏族聚居区。其中就包括附近灵雀寺的僧人,29岁的次旺诺布。

在道孚,班丹和次旺自焚的地方,他们俩已经成为一些人心目中的烈士。他们的照片在镇上人家里供奉。在一段互联网上流传的视频中,班丹女士已经被火焰吞没,她试图站起来,一位女士向她跑过来,给她的脚上围上哈达,以表示崇敬。

在此类自焚事件发生的同时,北京近几个月来开始在全国范围取缔宗教活动,还提醒中国共产党党员不能信教。宗教问题专家认为,近些年来共产党官员中信仰宗教特别是佛教和基督教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政府担心这一趋势有朝一日可能会颠覆他们对党的信仰。自焚者大都是崇敬达赖喇嘛的新一代年轻藏人,但他们的行为却违背了达赖喇嘛所倡导的和平抗议。达赖喇嘛并不容忍自杀行为。

道孚县政府官员并未对自焚以及引发自焚的事件予以置评。不过中国官方媒体曾多次指责达赖喇嘛煽动了此类行为。

在新华社上个月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政府支持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张云写道:"静观这几起自焚事件,在为无辜的年轻生命的丧失而感到悲伤、惋惜的同时,也不能不让人对事件的幕后操纵者、支持者和赞誉者产生愤怒和厌恶之情。"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拒绝与达赖喇嘛直接打交道;尽管流亡藏人,一些国际领袖,甚至一些自由派中国学者认为,达赖喇嘛是中国的最佳希望,以平息西部辽阔的藏区。达赖喇嘛已经76岁了,很多人警告,他往生后,年轻藏人会采取更极端的抗议形式。

分析家们指出,对政府限制宗教活动的绝望不断上升,正在把抵抗推向一个新的方向。

根据美国政府的国会执行委员会对中国的报道,生活在四川省的藏族面临着比其他藏区更严格的拘禁形势,甚至比西藏还厉害;委员会一直在监视中国的人权状况。在12月份的报告中,委员会指出,自从2008年席卷青藏高原的示威活动之后,北京提高了反对达赖喇嘛的运动调门,加强"干涉和微观管理藏传佛教事务,"包括对僧尼进行"法制教育"。

七月份一次被阻挠的达赖喇嘛庆生会成为班丹女士和次旺先生生命最后几个月中的决定性事件,据几位参与者的详细叙述。

7月6日凌晨2点,道孚县的几位僧人和尼姑出发爬向附近的一座山;数年来,他们一直在山上庆祝达赖喇嘛的诞辰和其他节日。他们希望黑暗能够帮助他们躲过警察,但是很快,安全部队保护了这群人,在枪口下命令他们返回。

僧尼们说,作为惩罚,地方官员切断了灵雀寺的水电供应,给甘丹曲林尼姑庵停了电,尼姑庵有自己的水源。地方官员没有回应我们的询问。

专家们说,报道中的报复行为符合一个模式。"我们似乎看见对付这一地区寺院的新策略,"罗伯特·巴内特,位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现代西藏专家说,"这些看起来包括,控制手段、束缚手段,破坏人的决心和精神或者集体力量。"

从照片上看,次旺不象一个典型的藏族喇嘛。他喜欢飞行眼镜,有个相当醒目的腰带。一位灵雀寺的领导说,"他热爱寺庙,他热爱佛教,但是他不爱中国。"

次旺于八月自焚。住在道孚大街三楼一座楼房的一位女士用她丈夫的手机拍下了他死去时的照片,并把记忆卡藏在珠宝盒内。照片上是次旺烧焦的身体,他双手合十,就像在祈祷一样。

道孚县的藏族人告诉我们,藏民拿着石头,围在次旺的尸体周围,不让警察拿走。当地居民和僧人们说,他们后来把尸体搬到灵雀寺。

次旺死后几个月,班丹向她所在的尼庵请几天病假回家。她的尼姑同伴说,班丹热爱唱歌,常常吟唱呼唤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的藏族民歌,她们说班丹已经深深地陷入绝望。在11月3日早上,班丹叫她妹妹陪她一起去医院。他们叫了个车进城。班丹叫司机停车。

"等几分钟。"她跟她妹妹说,认识班丹的僧人和尼姑们告诉我们。她沿着道孚城的主路,在自己身上浇上汽油,在靠近次旺自杀的地点。同伴们说,当火焰吞噬她的头时,她叫着,"达赖喇嘛万岁。"

自焚事件再次引发了要求达赖喇嘛的支持者与北京对话的呼声。达赖喇嘛正苦苦寻找在其死后维持西藏运动统一性的办法。

西藏流亡政府高级官员格桑坚赞在去年12月达赖喇嘛访问布拉格期间曾说:"进行对话并找到缓解西藏境内紧张局势的方法和手段是十分重要的。"

他还说,这些年轻一代"藏人的政治意识和冲劲都要强得多",他们"更倾向于通过公开抗议表达自己的仇恨与不满"。

四川省道孚县灵雀寺周围的高科技监控设备凸显出中国政府的永恒存在。灵雀寺的领导人避免踏进寺庙的院子里,而是挤在墙边以寻求私密性。寺里的一位领导人指着警方在街对面安装的一个用来监视寺内250名僧人的摄像头说:"他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灵雀寺外面的大街小巷上还安装着更多摄像头,据藏人说,它们全都是在2008年抗议活动后安装的。

当地警方和政府拒绝置评。

在灵雀寺的大经堂,摆放着纪念次旺和班丹的照片。班丹死后,噶丹曲林的尼姑们在便签纸上找到了她记下的名字。在这页纸的下面,有人添上了班丹的名字和她去世的日子。尼姑把这页纸再订回到床头。

[CTIBET1]
【班丹曲措死前保存了一张列有所有自焚僧人名字的名单。这张照片摄于她在噶丹曲林尼庵的小屋。(译注:有人把班丹曲措的名字和自焚日期写在这张名单的最后一行。】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1 comments:

John 说...

中国政府绝不应该和印度藏人大癞接触。应该宣布,中国西藏省的事务,绝不会和一个印度藏人去谈。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