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3日星期五

詹姆斯敦基金会 巴基斯坦不稳定的部落地区如何威胁中国的核心利益

核心提示:在喀什发生爆炸后中国政府据称调度了至少20万安全人员,在巴基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地区追捕维族恐怖分子,超过14万联合部队目前在阿富汗搜捕。中国还在修改反恐法,可能允许在海外实施军事干预。

译文:巴基斯坦不稳定的部落地区如何威胁中国的核心利益
发表时间:2012年1月6日
作者:Christina Li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尽管人们集中关注美国和北约造成24名巴基斯坦士兵死亡的偶然性空袭的后果,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巴基斯坦拒绝追捕藏匿在该国的武装分子将大大影响的另一个参与者:中国。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联邦直辖部落地区武装分子日益对中国国家稳定和领土完整两大核心利益形成威胁。7月,联邦直辖部落地区培训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武装分子再次发动一起针对中国的袭击,于中国在乌鲁木齐主办、上海合作组织协办的"中国-亚欧博览会"开幕前夕,在新疆喀什策划了爆炸事件。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媒体对巴基斯坦无力清扫自家后院的行为十分愤怒,立即严辞对该事件进行谴责。这令中国巴基斯坦领导人十分紧张,巴军队情报部门负责人艾哈迈德·舒亚·帕夏中将、外长希娜·拉巴尼·哈尔以及总统阿西夫·阿里·扎尔达里前往北京与其保护国修补关系。

据说在这些会谈中,中国要求在联邦直辖部落地区或毗邻新疆的联邦直辖北方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在爆炸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据称调度了至少20万安全人员,在这一地区追捕维族恐怖分子,超过14万联合部队目前在阿富汗搜捕。中国还在修改反恐法,可能允许在海外实施军事干预。一位官方评论员警告说,"如果恐怖分子在新疆站住了脚跟,中国可能将被迫军事介入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但是这显然不是中国所乐见的形势。"这些报道可能只是推测,但是放在一起,他们显示了北京的关切 —— 特别是当美国减少在巴基斯坦的存在 —— 可能将重新思考中国安全政策的基本准则。

联邦直辖部落地区武装分子威胁中国核心利益

北京可能要求在恐怖分子的温床设立军事基地,将凸显其对联邦直辖部落地区威胁中国核心利益的重视,这些利益包括:实现其跨欧亚大陆的西部发展战略;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和存续持续发展经济;对新疆主权施以控制,以遏制中国其他地区如西藏和内蒙古的"分裂主义",并保持对台湾的主权要求。在去年6月的第十届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亚洲安全峰会上,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阐明了中国的核心利益:

"核心利益包括任何涉及主权稳定和政体。中国现在走社会主义道路。如果有任何行为反对这个制度,那就涉及到中国的核心利益。或者,如果有任何行为试图分裂中国,那也触及中国领土领空领海完整的核心利益。此外,任何涉及中国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利益,也触及中国的核心利益。"

中国还担心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与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基地"组织关系密切,使得"基地"组织日益中国"突厥斯坦化"。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由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基地"组织操练,已声称对新疆发生的一系列袭击事件负责,并称反对中国在巴基斯坦的经济利益。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武装分子在巴基斯坦的恐怖活动网于2009年被发现,他们写信威胁中国驻伊斯兰堡大使馆要绑架中国外交官和领事。在2009年8月1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中,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阿卜杜勒·哈克·图尔基斯塔尼要求穆斯林人袭击中国利益,惩罚所谓北京对维族的大屠杀。此人在美国无人机轰炸中死亡后,一名与瓦济里斯坦主要塔利班组织私交甚密的中国维族人阿卜杜勒·沙库尔·图尔基斯塔尼接替他出任"基地"组织巴基斯坦部队和训练营的新指挥官。北京因此真正开始担心,巴基斯坦无力镇压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和"基地"组织,将破坏中国对新疆的控制,并阻碍中国深入亚欧大陆腹地,攫取战略矿产和市场的通路。

威胁的政治维度

因此,北京在喀什发生爆炸后将精锐的雪豹突击队派到巴基斯坦边境附近并加强"严打"行动(《中国日报》,2011年8月13日),这一点也不奇怪。新疆是中国的战略地区,其领土面积三倍于法国,占据中国陆地面积的六分之一,与八个国家接壤: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新疆资源富饶,是中国通往中亚、里海地区和中东的能源和战略矿藏的重要运输通道。

新疆的动荡是对中国共产党可信性和正统性的威胁。中国共产党高级官员似乎认为,如果人们认为政府软弱,无力控制新疆,这可能鼓舞西藏、内蒙古、台湾和其他潜在地区的分离活动。此外,中国共产党需要继续获得中亚的能源和战略矿产,满足其贪婪的经济发展需求。中国通过上合组织在这片欧亚腹地的核心地带发挥其影响力。

1996年,当时的江泽民主席主持了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新疆的稳定。在一份"7号文件"中,中国共产党指示解决地区问题。7号文件列出来三条主要安全关切:(1)外部势力影响新疆稳定;(2)宗教激进团体在基层挑战当局,侵蚀国家权威;(3)在这一地区,经济不发达成为不满的催化剂。中国共产党处理这些问题的措施也有三条:(1)通过与中亚共和国的多变外交解决外国势力影响的问题;(2)打击对国家权威的挑战;(3)发展经济,解决贫困问题。这份7号文件是中国"西部大开发"的丝路政策,稳定新疆,刺激当地经济发展的蓝图。

威胁的经济发展纬度

受"基地"组织训练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发动的恐怖袭击可能对中国稳定新疆战略的核心原则构成威胁——在资源开采方面,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进入欧亚大陆中心的跳板。中央政府为刺激内需进行的投资有43%以上用于西部地区项目(新华社,2009年10月16日)。新疆还是连接中国和欧洲的"亚欧大陆桥"铁路至关重要的途经地区(《北京周报》,2011年8月11日)。

2010年4月23日,在中共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会议上,胡锦涛说,"把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搞上去、把新疆长治久安工作搞扎实,是具有全局和战略意义的重大而紧迫的任务。"新疆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王宁(音)表示,这一地区的发展将加速中国和中亚各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促进区域繁荣稳定。为达到这一目的,中国民航总局计划在2012年之前在这一地区建成六个新机场,机场总数达到22。他们还计划新开航线,连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和伊斯坦布尔,迪拜,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和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

中国西陲的门户喀什,象征着北京的延伸和弱点。喀什将发展成为经济特区,与巴基斯坦的北部省份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和吉尔吉特-巴蒂尔斯坦省一起,形成新的丝绸之路架构的中心骨干。中国希望在巴基斯坦和中国边境两侧建立跨境经济发展区,成立制造业中心,发展贸易,清算,并使用人民币作为边境贸易结算货币。因为联邦直辖部落地区接壤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和吉尔吉特-巴蒂尔斯坦省,最近的恐怖袭击发生在喀什,这些都是中国丝绸之路发展战略的核心基石,如果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武装人员进一步影响当地稳定,中国将无法发展这一中心骨干地区。

威胁的军事纬度

在有关恐怖主义的媒体报道中,有关新疆的一个重要方面被极大忽视,那就是中国的核武库。中国罗布泊核试验场位于新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第二炮兵的部分分队也驻扎在新疆。中国所吹嘘的第二炮兵的一些隧道——用来隐藏导弹和核弹头的所谓"地下长城"——也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周围。全国范围内持续不断的骚乱至少使得中国存放在新疆的核弹头变得易受攻击,就像在文革期间那样(《华盛顿邮报》,2011年11月29日;《人民日报》,2009年7月6日)。万一再次发生这类骚乱——可能比1989年规模更大——这些武器可能更容易被维吾尔好战组织夺取。

巴基斯坦无力应对武装分子的后果


如果巴基斯坦继续对联邦直辖部落地区好战分子持放任态度,并且中国领土上发生的袭击事件严重性加剧且频率增加,北京可能会将其视为对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持续威胁。中国似乎已经在采取诸多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

巴基斯坦增加中国解放军的军事存在

正如先前所提到的,据说其中一项行动是,中国要求在联邦直辖部落地区设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地,除了现有的在巴基斯坦北部的驻军以外。在事关中国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中国有在边境遭到侵犯和威胁时作出强有力回击的历史。1950年中国入侵北朝鲜;1962年中国入侵印度;1979年中国入侵越南;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它多次在南中国海对抗其他主权主张国。自去年一月以来,人民解放军的工程人员一直在协助地震救援工作;但是,外界并不清楚他们将呆多久,解放军小分队是否缺乏安全因素。北京从不容忍对其领土完整的任何直接侵犯(除了在领土纠纷谈判中的妥协之外),这暗示,如果伊斯兰堡不能有效对付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武装人员,中国将试图进入巴基斯坦亲自处理。最近美国和巴基斯坦纠纷的余波也表明,巴基斯坦的弱势可能刺激中国向伊斯兰堡施压,加强中国在该国的存在。伊斯兰堡向提出华盛顿的要求几乎与塔利班11月的进入和谈的条件一一对应:巴基斯坦检视其美国联系,停止北约供给线,关闭舍姆西空军基地。这进一步强调巴基斯坦在面对武装人员时的虚弱,将促使中国施压伊斯兰堡支持中国在联邦直辖部落地区或联邦直辖北部地区建立基地。1月4日,陆军总司令卡亚尼应中国政府邀请赴北京进行为期五天的正式访问,讨论中国安全和国防关系的全部议题。这次访问值得关注,外界可依此评估北京如何看待巴基斯坦的安全局势,如果可以的话,中国将能够如何保护其利益。

减缓未来中国对巴投资

另一项行动是进一步撤走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投资并阻止今后在巴基斯坦投资。11月22日,武装分子在俾路支省的一次炸弹袭击中对准了运送中国工程师的车队。9月,在巴基斯坦主要城市的炸弹袭击后,中国的庆华集团取消了一项190亿美元的煤炭项目。11月份,巴基斯坦从信德省派出一个大型代表团访问北京,试图获得中国投资。为了消除中国的安全关切,代表团重申巴基斯坦采取了特别措施,以保护中国在巴基斯坦的120个项目和13000名项目人员。中国对利比亚的大量投资损失和36000名工人的撤离还记忆犹新 —— 提醒中国人在高危国家投资的不菲代价,特别是在一个成为几十个恐怖组织基地的国家。由于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与基地组织的紧密联系,他们明显针对新疆和中国公民,以及基地组织和其他恐怖组织的合作,北京有合情合理的理由担心,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现状正越来越不可持续。

结论:巴基斯坦处在两难之中

由于近期美国/北约与巴基斯坦摩擦的附带影响,伊斯兰堡正试图打中国牌,用他们"全天候的朋友"来替代美国。然而,仔细看来,比起美国的援助,中国的援助要逊色许多,并且中国在近期乃至中期也不是切实可行的替代者。中国也不愿意调上美国的重担。例如,全球发展中心5月份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自2004至2009财年间,中国对巴基斯坦的平均援助额为900万美元,相比之下,美国的援助为2亿6800万美元。剑桥大学2月份也发表了一份报告,显示在2001年至2009年期间,美国对巴基斯坦的平均直接投资额占了巴基斯坦吸收外资的28%,而中国同期仅仅投资区区2%。从军事援助看,2010年,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少量军事交易远远比不上美国对巴基斯坦的25亿美元军援,而美国对巴基斯坦的军事援助达到18亿元。

北京也日益强烈地认为必须采取积极举措保护自身在海外的利益(《亚洲时报》,2011年12月17日;《中国简报》,2011年11月11日)。作为对10月份13名中国船员被杀事件的回应,中国部署准军事力量在湄公河进行巡逻的意愿突出表明不断变化的安全压力如何有可能导致北京偏离以前的"不干涉"政策,在海外部署军队。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参与联合国的海外维和行动,但是这是中国第一次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在他国执行长期行动。中国派出了300名武警组成联合巡逻队,巡视无法可依的金三角地区(老挝、泰国和缅甸),中国新的反恐法也为其海外军事干涉铺平了道路,这可能成为一个信号,如果巴基斯坦不能控制其境内的武装人员,中国将如何解决无法无天的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以保护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利益。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