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赫芬顿邮报》 中国2012:牛年还是熊年?

核心提示: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和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这两位投资界的大腕对2012中国经济前景各发表了截然相反的看法。罗杰斯认为尽管房地产业困难重重,但中国经济整体依旧活力四射。查诺斯尤其对中国的整体房地产也和部分银行忧心忡忡。
 
原文:China 2012: The Year of the Bull (Rogers) or the Bear (Chanos)? | The Huffington Post
作者:珍妮特 塔瓦克里(Janet Tavakoli)
时间:2012年1月9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一说起关于中国到底是牛年还是熊年的问题,我就想起了传说中两个吉姆的对决: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和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吉姆•罗杰斯用一句名言来回应对中国持悲观态度的投资人:"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10年前连'中国'这个词都不会拼的人,现在全成专家 了。"而吉姆•查诺斯的名言则是"中国的房市是迪拜乘以1,000——甚至更糟。"他过去两年一直这么说。查诺斯指向的是信贷泡沫,他说他刚刚开始做空并会一直坚持下去。罗杰斯则说"中国没有(信贷)泡沫,"有的仅是城市和沿海房地产的价格泡沫,把中国比作迪拜是错误的。吉姆•罗杰斯看好中国的长期前景:"中国在她崛起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严重的问题,但绝不是'迪拜乘以1,000'?!"
 
吉姆•罗杰斯:牛年

詹姆斯•B•罗杰斯(James B. Rogers)靠着做对冲基金交易员挣到了钱,然后就出发去看世界。如果你有个商业学位却没有读过他的大作《资本家的冒险》(Adventure Capitalist)、《热门商品》(Hot Commodities)和《中国很牛》(A Bull in China),你受的教育是不完整的。在他的环球之旅中,他展示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腐败的政府做的血本无归的投资和浪费。他也指出了有潜在投资价值的领域和应该避免或是做空的领域。他曾经做空印度一年之久。他自己做研究,并且观察到知名经济学家们往往把中国和印度相提并论:"这表明非常不了解两者的情况。"
 
中国大环境

据罗杰斯说,中国就像英美一样,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挫折。他说"美国在19世纪有过多次萧条,一场毁灭性的内战、定期的街头屠杀、鲜有法制和人权,以及几任军政府。最近的一次崩溃发生在1907年——眼看美国即将取得20世纪最伟大的成功的时候。然而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还发展的不错。" 

中国真实的增长速度是多少?罗杰斯不相信任何政府数据。他认为他们都在撒谎。可是中国的增长速度却比发达国家的都高。西方的衰退会影响中国,但对中国的伤害会很小。中情局估计2010年的出口只占中国10万亿美元GDP的16%,而其GDP增长率为10.3%。(考虑法定汇率购买力平价调整因素)

与美国相比,中国较高的家庭储蓄率以及外汇储备为其在经济衰退期提供更多的缓冲空间。中国感受到了发达国家的问题所带来的影响,也开始经历通货膨胀,但是罗杰斯说中国和发达国家相比受的影响要小得多。中国是个债权国,美国是个债务国。(参见:"Clear and Present Danger,",TSF,2011年10月31日。)

全球性的衰退将影响中国以及和中国做生意的其他国家。罗杰斯以绝对和相对的视角来审视全球经济:"至少对我来说,当世界其他地方正在苦苦挣扎的时候,声称'我关于中国的看法是正确的!'是件令人尴尬的事情。世界上其他的国家正在不断向中国求援,因为中国的表现持续优于他们。"
 
麻烦就是机会

罗杰斯不会住在他所心仪的任何一个座中国大陆的城市里,因为那里的污染水平会威胁到他家人的健康。有估计说按美国的标准,只有20%的中国城市空气质量合 格。但中国的官员说80%的中国城市空气合格,并且空气质量和去年相比还有所提升。这很难令人信服。美国大使馆称北京的空气质量"狂差"。在2011年 12月,致癌的细颗粒物导致亚洲最繁忙的机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关闭。罗杰斯在这里看到那些能治理和控制污染的公司有赚钱的机会。

罗杰斯在查诺斯之前察觉到了中国局部的房地产泡沫。在2009年他对城市和沿海房地产泡沫发出警告。政府采取措施抑制投机。罗杰斯相信中国的房地产问题更多的是价格泡沫而非信贷泡沫,因为信贷体系中的杠杆比率并不高。

中国的购房贷款人需要具备良好的信用,即使是首次购房也要交很大的一笔首付,许多人是付全款的。买第二套房所需的首付就更高了。通过有毒资产证券化提高杠杆率在中国房市中从没发展起来。在部分城市的中国开发商会倒闭,但强劲的中国经济增长有许多源动力。在美国,许多借款人在没有存款或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买房,有时还不止买一套。银行家们把不良贷款多次打包提高杠杆率。美国信贷泡沫的规模远大于中国。

中国经济远远不仅是房地产。即使一些局部房地产市场崩溃,中国其他的地方还是势头良好,并会持续下去。就算上海的炒房客们输得精光,中国人还是能通过投资在水资源、空气污染治理、农业、原材料及能源来获取利润。
 
长期趋势:说中文

罗杰斯把家从纽约搬到了新加坡。这里的政府决心用两代人的时间把中文变成这个一城之国的母语。罗杰斯决心让他的女儿们现在就这么做。

在2009年他的女儿们参加了新加坡"说中文运动"(新加坡官方语言包括英语,马来语,中文和泰米尔语)宣传片的拍摄。他的大女儿开心(Happy)说着流利的中文,指挥她反应敏捷、当时才只有一岁的妹妹蜜蜂宝宝(Baby Bee)坐在佩奇•帕克(吉姆的太太,孩子们的妈妈)的膝上,拍着手,像中国拜年一样抱拳作揖,然后指着一盏灯。罗杰斯最新的一本书叫《给我孩子们的礼物》(A Gift to My Children)
 
爆炸式需求 

中国会经历一些减速带和障碍,但即使是在一个减速的经济环境中某些商品的市场份额还会持续上涨。中国正在经历爆炸式的耐用消费品需求,短期和长期都有获利机会。

麦当劳15年前进入中国,她用了10年时间才做到盈亏平衡。2011年麦当劳海外加盟商的销售收入上涨7%。麦当劳不会公布中国的数字,但说中国——全球增 长最快的地区——2011年的销售收入比2010年有大幅度增长。麦当劳为能赶上中国这班车欣喜若狂。麦当劳宣布到2013年中国的加盟商要从1,300 家增长到2,000家,这是目前在中国规模最大的拓展。麦当劳能在2011年成为高市值股票中的佼佼者部分原因就是其来自中国加盟商的收益增长。

据彭博新闻社的消息,百胜餐饮集团(Yum! Brands, Inc)对其旗下的连锁快餐肯德基在中国的成功兴奋不已。这个成功完全淹没了麦当劳的成功。2011年来自中国的利润首次超过了百胜旗下美国多家连锁快餐的利润。
 
罗杰斯的牛市投资

罗杰斯在他所关注领域内的乐观是有理由的。他基于全球商品供求关系对中国的食品生产和消费及原材料的长期需求做了研究。在这个10年剩余的时间里他青睐所有的商品,尤其建议关注从历史角度看来价格被低估的品种。

全世界的央行都似乎决心要通过印钞来解决问题,同时用通货膨胀来摧毁货币的价值。这会提升房地产的价格。罗杰斯通常做空全球股权投资,持有房地产和生产性农业用地。
 
吉姆•查诺斯: 熊年 

詹姆斯•S•查诺斯(James S. Chanos),凯尼科斯投资(Kynikos Associates, L.P)的创始人和总裁,以其长达30年的做空投资赢得了声誉。他做空的公司包括了80年代破产的鲍德温(Baldwin United)和本世纪初破产的安然公司。

这位对欺诈和伪善进行犀利批评的人物是伯尔宁学校(Browning School)理事会的主席,也是南丁格尔班福德学校(Nightingale Bamford School)的理事,还是纽约历史协会的理事。查诺斯也是耶鲁大学的客座讲师,开设一门深受喜爱的课程:"历史上的财务欺诈:司法的观点"。

然而有报道说这位愤世嫉俗的离婚人士却阴差阳错把他房子的钥匙给了一位风尘女子,他在夜店里结识了这个红颜知己并邀请她参加了聚会——这个尽职调查可够马虎的?埃里奥特•斯皮特斯(Eliot Spitzer)在2008年3月不得不辞去纽约州州长的职务,就是因为据称和这位风尘女子在华盛顿的酒店里共度良宵。

在斯皮特斯丑闻过后,查诺斯声称他对于他管家的非法活动并不知情,他是清白的。查诺斯常流连于纽约和迈阿密的夜店,是众多游荡的俄罗斯美女们的目标。他是怀疑论者的灵感来源。

当前,这头粗野的黑熊最著名的做空当属中国房地产市场。他从没到过中国——他对批评他从没在安然工作过的人反击说,他的分析师们在那里工作过。他的数据直指地方性房地产泡沫。查诺斯做空原材料供应商,像铁矿石,水泥,钢材和煤炭。他已披露持有的资产(作为对冲)包括澳门的赌场。查诺斯说他是"看多腐败,看空房地产"。

腐败的一个特点就是你永远不能相信它彻底消失了。只要有腐败,赌博在澳门就是合法的。洗钱,贩毒,卖淫和做假账则是另外一回事了。赌场因着庄家优势一般都能盈利。但我不知道这些财务报表是否比那些中国借壳上市公司的报表更准确哪怕一点点。澳门赌场的股票可能是因其作为对冲的多头已经失效而大跌,也可能不会。当做多腐败的时候,查诺斯应该还是做了尽职调查的。
 
债务和中国的房价下跌

房价下跌也会给那些并没有借款的业主带来压力。对个人业主和单个开发商来说这事关重大。不少的中国购房人付现金,但还有许多人付高额的首付。有些首次购房人只付了房款的30%;以美国"标准"来看是够高的了,但当房价下跌30%的时候还是会很痛苦。第二套房需要至少50%的首付款,而第三套房(如果允许购买的话)则是要付全款。一些投资客买了多处房产。即使是全款购房者,房价下跌也会影响他们对自身财富多少的感觉。

中国部分地区的房价正在急速下滑。有分析师们说"拐点"出现在9月份,并预期形势还会持续恶化。中国的报纸报道了上海开发商在降价抛售存量房后所引发的骚乱。签约的购房人看着房价跌去25%。在北京的部分开发商则是降价20-30个百分点。中国的那些空空如也的"鬼城"的开发商给全款购房者立降30%。美国主流财经媒体报道说中国主要城市的房价可能会在明年下跌20-30%。

没什么别的行业的崩溃——至少是在地方上——会比房地产业的崩溃更能导致硬着陆。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房屋建筑业占GDP的比例已由1999年的3%左 右上升到了13%。中国的地方政府背负着10.7万亿人民币(1.7万亿美元)的基建贷款,他们要靠土地销售收入来还款。投资管理公司GMO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上的借款已经占到中国GDP的1/3。无论是用谁的数据来分析,预期中的土地销售收入滑坡都会招致严重后果。

由于有表外融资渠道的影响,没人能知道地方政府确切的贷款数额。隐性的国家贷款也包括"担保",例如对当前3,300亿美元并在不断上升的铁路债务的担保。五花八门的各类担保令中国的实际债务大为膨胀。

资本金不足的银行显然面临着问题。据吉野村证券亚洲的吉姆•安托斯(Jim Antos)讲,贷款的增幅已由30%下降到了15%。安托斯认为存在信贷泡沫。他断言当前的债务按照2010年人均贷款6,500美元的水平是不可持续的。安托斯说人均GDP是4,400美元。(中情局估计2010年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人均GDP是7,600美元。)

如果用1-10来打分的话,安托斯认为中国的债务问题是8分,希腊的是10分。安托斯告诉我说:"中国应该感谢希腊",因为希腊引开了人们对中国债务的注意力。批评家说人民币仍然是不可自由兑换的货币,但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中国房地产业之外领域的增长,较高的家庭储蓄率以及外汇储备都预示着一个非常不同的结果。

GMO称惠誉估计有35%的银行贷款直接或间接的与中国房地产市场相关,瑞银的估计则是40%-50%。无论哪个数据正确,衰退带来的后果都将是惨烈的。(见"Between Errors of Optimism and Pessimism," Edward Chancellor,GMO, 2011年9月;以及 "China Real Estate--Final Destination," 瑞银,2011年8月25日。)"迪拜乘以1,000——甚至更糟。"听起来查诺斯是在打自己的如意算盘。
 
乌坎起义

房地产开发的放缓在一些地区意味着政府土地销售收入的下降,这就会带来更多的不良贷款。然而,即使政府放宽政策,开发商的情况能够迅速好转,地方居民也不一定乐意出售可耕地,因为食品价格在飞涨。

如果人们感到他们受了不公正的待遇,地方政府官员在攫取他们的土地和金钱,那么就要出事了。2011年,20,000名乌坎居民把共产党的官员赶走了。当官员们要非法出售宝贵的耕地给房地产开发商的时候,这个大渔村的居民们拒绝就范。由于食品价格飞涨,人们想在土地上种植更多的农作物。

武警也没能控制住乌坎。省长跑来斡旋,达成了包括罢免腐败的地方官员在内的协议。 

乌坎问题不单单是一个政策或者是对民不聊生漠视的问题;它是一次对贪婪腐败的地方官员们攫取公有土地行为的反抗。这样的攫取在中国许多地方都在上演。现在食品价格的上涨使得可耕地更有价值,更多的民众觉醒了要和腐败作斗争。

主流媒体的报道聚焦于愤怒的村民而非揭露并驱除腐败的官员。这样一来,中国的政客和美国政客如出一辙,主流媒体偏袒政客和受他们庇护的人。

换句话说,其实什么问题也没解决,2012年的中国是否变得更加动荡不安,让我们拭目以待。
 
减速,增长和储蓄

前文已经提过中国已经采取措施来给过热的经济和房地产业降温。减速就意味着减少地方土地销售数量。部分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推迟支付贷款利息。美联储保持零利率政策,而中国央行设定的利率是6.5%。许多经济学家进言要求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利率增加贷款以刺激经济。宽松货币政策的问题是中国已经陷入了通货膨胀之中。  (见迈克尔·佩蒂斯:《中国金融市场:是时候放松信贷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1年10月31日。)  

中国自己借了许多债务,但她又是个全球债权国家。较高的家庭储蓄率是一个缓冲,比发达国家高的经济增长率也是缓冲。一个高速成长的债权国能够部分缓解愚蠢行为的恶果,但这些恶果正在逐步显现出来。

迪伦•格莱斯(Dylan Grice)指出小道消息可能带来误导,中国可以"让盘子再转几年"。   (见迪伦•格莱斯:"Popular Delusions: On China's swindles: how big is the bezzle?" ,载 Societe Generale Cross Asset Research,2011年11月4日。)地方性房地产泡沫,高风险贷款和赤裸裸的腐败是具体问题;供应商减速和价格下跌已经出现。之前的小道消息是否夸大了问题?没有可靠的数据谁也说不清。你也必须得谨慎的看待政府公布的增长数据,然而许多美国的公司已经公布了远超过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率的增速。
 
中国的一牛一熊

关键是中国的问题会在何时,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中国的经济?

在我看来吉姆•罗杰斯和吉姆•查诺斯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在回答这个问题。吉姆•罗杰斯投资于特定商品的可持续的需求增长,特别是供应受到限制还处于历史价格低位的品种。他对水资源和空气治理,农业,原材料和能源行业持乐观态度。吉姆•查诺斯则是看空特定的银行、房地产开发商和铁矿石,水泥,钢材和煤炭等建筑材料的供应商。

看来,如果2012年既不是牛年又不是熊年的话,就该是吉姆年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